+ - 阅读记录
    “败军之将,大展宏图是不敢指望了。”范致虚笑笑说:“我这次前来,是奉钱大人的委托,来和你们协商,希望定北军把解州、同州交还给永兴军。”

    果然还是要一条通道的,杨志微微一笑说:“范大人,这件事没有可能,你们与其把眼光放在这里,不如看看泾原路和河南的情况,看看关中流离失所的百姓。你放心,该给永兴军路的食盐,我还是按照原来的数量供给,但是相关的钱粮,还需要及时拨付,毕竟在钱大人他们心里,定北军的死活,和关中、河东百姓的生活好坏,都不如自己的面子重要。”

    盛余一差点笑出声来,杨志的态度很明显,就是粮食交换食盐,其余的一切免谈,连钱盖都被扣上了不管百姓死活的帽子;沈冲等人不禁摇头,难怪赵楷让杨志坐镇河中府,真的是能拉下面子。和杨志坐在一辆马车里进城,范致虚低声问道:“你们是不是还有什么想法?”

    杨志微笑道:“范大人,你们是否认为现在万事大吉,金人已撤退就不会再回来?倘若金军再次回头呢?你们现在不抓紧时间整军备战,整天浪费在什么都不是的政绩上,岂不可笑。”

    范致虚心中一惊,试探着问:“金军这么能打,他们可是一年中两次南下了?”

    真的是一帮想当然的家伙,难怪感觉不到局势的危险,现在在想这些没用的东西,女真等塞外各族,和中原的农耕族是完全不一样的,习惯于靠着掠夺来补强自己的实力,金军现在占据着河北,想要南下只不过两三天的时间,又不是原来金人在辽阳,一路打过来还有个把月的时间。

    杨志靠在车厢上,冷笑道:“金军是来抢掠物资人口补充辽东河北,他们可没有和大宋签什么协议,想要南下还不随时就可以南下;还有,对于关中来说,西夏的威胁时刻都在,等西夏将熙河路那些地方巩固了,图谋关中是不可更改的趋势,钱盖现在应该把精力用在泾原路那边。”

    范致虚摇头说:“关中的防务还是等其他人解决吧,汴梁有撤换钱盖的意思,所以钱盖想要显示能耐,我这一趟也是没办法。”

    杨志哦了一声没有再言语,范致虚晓得自己的试探失败了,经过这些年,杨志再也不是当初那个一腔热血的人,称得上官场老手了。果然杨志后面盛情款待的同时,再也不说任何公事,掐死了范致虚想让杨志帮忙的企图;连盛余一和沈冲都明白,到了这一步,范致虚在蒲州算是没有一点机会了,只能看去太原能不能得到答案。

    范致虚特地便装去了一趟集市,发现除了城墙和房屋还能看到战火的残迹,市面上基本上恢复了正常,南来北往的商人在交易,西域的金银器、塞外的骡马骆驼、江南的丝绸布匹、河北的瓷器等等,应有尽有;范致虚三人都熟悉的汴梁商号足足有二十几家,潘楼正在翻新。前面炮竹声响,鱼羊鲜的牌匾挂在了一座半旧的酒楼上,想必是为了生意,外面都没有重新装修。

    沈冲笑道:“有黄河帮和南北行在,蔡温柔压根不担心有没有客人。”

    范致虚点点头,对沈冲说:“现在的蒲州看上去比长安还热闹,长此以往,借助与黄河的航运,蒲州迟早会成为一处大城,就象金城那样,取代了大同府的位置。沈冲,太原的情况怎样?”

    沈冲晓得范致虚问的是什么,斟酌道:“太原现在真正是一个都市,不仅仅是市场,从上到下都有一股舍我其谁的气势。静州的青盐毕竟是三大势力厮杀之地,太原没有长期指望,抱着的是抢多少是多少的态度,解盐是他们囊中之物,几乎没有可能交出来的希望。”

    范致虚不由得叹了口气,离开蒲州的时候,范致虚谢绝了杨志和叶梦得的送行;到了太原,赵楷果然一口回绝,这可是日后和陕西、河南等地交换物资的杀器,赵楷怎么舍得给。范致虚苦笑道:“郓王,钱盖现在的难度很大,汴梁和两淮那种情况,也不可能给陕西多大支援。”

    曹千里笑着说:“范大人,圣上的旨意很明确,定北军占据之地,就是太原的管辖之地,陕西困难,我们就不困难吗?河东路的物资谁能保证?”

    范致虚一时无法回答,曹千里的暗示很明确,就是要用解盐来换取汴梁等地对河东的物资支援,但是范致虚用脚趾头也能想到,康王赵构和钱盖肯定会阻止物资进入河东,在物资转运的时候截留物资。陆德夫说道:“范大人,至于物资大不了交换,不伤和气的话互通有无,只是你们对金国的意图如何,收复汴梁以后,是北伐还是和谈?”

    金国和张邦昌谈的是将大名府以南的地区全部交给伪楚,收复汴梁以后还有河北的大名府、滑县等地需要收复,盛余一算是见识了定北军的强势,在陕西钱盖和手下对这些视而不见,压根就不敢拿到台面上来说,但是定北军一个个都认为理所当然。

    范致虚晓得其中的讲究,不敢落人口舌,立即答道:“收复大名府。”

    范致虚说完就发现不妥,假如河东占据大名府,是不是大名府就归河东管了,这是自己无法决定的;范致虚顺着这个思路想下去,陡然心惊,河东不是想收复大名府,而是在提醒自己,一旦赵构推翻伪楚,金军很可能就不会将大名府交出来,甚至和河东、山东开战,这就是杨志提醒自己的意思。

    范致虚回到驿馆,就看见路允迪和曹辅在满脸焦急地等着自己,路允迪两人到了太原,赵楷得知此事,连面都没有见,让曹千里出面接待,这件事去蒲州找杨志协商;路允迪还准备慷慨激昂一番,结果被曹千里身后的鲁智深一把揪住衣领,吓得半死。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Copyright (C) 2020 笔下文学网(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笔下文学网提供网友发布的玄幻小说,武侠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历史小说,等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TXT阅读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作品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及书库评论均属作者或读者其个人观点和兴趣,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