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大唐之特种国师 > 第1044章不如一起

第1044章不如一起




    这样一路走一路行侠仗义?收拾了不少的海盗,且也将不少有着丰富矿藏的海岛位置都给记录了下来,以待将来大唐出兵,将这些海岛的矿都给占了。
    他们走这一路,每到一处便打听倭国,看看他们有没有走错方向,而又距离倭国还剩下多少路程。
    据前两日遇到的一支商船负责人说,继续往他们前行的这个方向再走上三天,便能到达新罗与倭国交汇海域。
    若是想去新罗,便朝西方而行,若是想去倭国,便朝东方而去。
    至此,一船人这才松了口气,方觉总算没辜负这么长时间以来的辛苦。
    甲板上不知何时被搭起了一座凉棚,凉棚下放着桌椅,秦朗、小程和李崇义三人围桌而坐,脸上贴满了纸条,手中拿着扑克。
    嘴里还时不时的嚷着:对尖、对二,三带一、王炸等等。
    他们身旁放着冰镇过的饮品,还有各色果子小吃,若是不看脸上时不时咬牙切齿青筋直冒的样子,倒真是悠闲的紧。
    三人中小程脸上的纸条最多,密密麻麻的几乎找不到脸皮在哪。
    李崇义与秦朗两人脸上的纸条却不相上下,比起他来可是少多了,这让小程一直都忍不住怀疑两人是否联合起来对付自己。
    可饶是他万般怀疑,却也抓不到一点证据。
    这两个人的心眼子都像是漏了的筛子眼儿似,那叫一个多!
    若是自己能看透他们二人算计,那平时也不会总被两人说傻了。
    只是吹口气,听着脸上的纸条呼啦呼啦直响,到底有些不甘心。
    “我说你俩是不是故意的?”小程目光紧紧的在两人脸上巡逻,意图从他们脸上看出心虚、紧张等情绪,来证实自己猜测无误。
    “为啥我当地主被炸的七荤八素,还跟谁一伙谁输?”
    “你俩商量好的吧?明明手里有四个二,不做炸非要拆开打,结果放跑了地主,害小爷我输的裤子都没了。”
    不怪他多疑,实在是有些太奇怪了!
    不管他跟谁一伙,剩下的那个人准是地主!
    而他和一伙的那个人,手里要么没大牌,要么单牌多的让人直叹气,好容易手里拿上四个二或者两个王,还不得不拆开打,结局输的惨兮兮。
    要知道,脸上贴的这些纸条,最后他娘的要一把火给点了啊!
    就不说到时他英俊潇洒的面容还能不能看,就只说他那一脸宝贝络腮胡怕是也剩不下一根毛了。
    他脸上,最让他满意的就是他那一把胡子了,简直是太有男子汉气概了,一看就知道是阿朗口中所说的硬汉猛男。
    若就这么没了,他能心疼的跳海!
    早知道就不和这两个阴险货一起玩牌了,就是要玩,拿银子玩他不香吗?
    输钱也比没了胡子的好啊!
    听了他的话,秦朗和李崇义两人脸色依旧平淡如初,秦朗连眉毛都没抬的道:“你别是输不起想耍赖吧?”
    李崇义冷笑:“我看像!”
    “这家伙向来说算不算数耍赖习惯了,有什么是他做不出来的?”
    “只你今日想耍我们哥俩的赖,却是你打错算盘了!”
    “再说,一开始是谁非拉着我俩玩牌的?”李崇义挑眉似笑非笑:“是谁说没钱了不玩钱的?”
    “又是谁说不能耍赖的,谁耍赖谁小狗的?”
    一连串的责问说的小程心虚至极,暗自思忖不知现在自己承认自己是小狗可还来得及。
    没错,是他拉着这两个家伙玩牌的,也是他说要不玩银子的……
    可那不是他先前输了太多银子,害怕把赎子桑的钱都给输进去不敢再玩却又不甘心输的惨兮兮,这才想出这个法子的么?
    且那时他哪里知道自己竟然还是输成了这个狗模样?
    难不成近些日子自己就像阿朗曾经说的……那个叫做什么来着……
    哦对了!
    水逆?
    难不成近来是自己水逆?
    诸事不顺?
    做什么都倒霉的原因?
    他偷眼看了看两人,嘿嘿一笑道:“要不然咱们别玩了,去……去钓鱼吧?”
    “有些日子没吃海鲜了,你俩不馋吗?”
    “想想那大虾……想想那大螃……蟹……”
    他一连串蛊惑的话在秦朗似笑非笑,仿佛早已把他看透的目光下越来越小声,直至尽数吞回了肚子里。
    “你果真像崇义的那般想耍赖?”
    “还记得自己说过,不战到最后一刻不罢休,不耍赖抢钱,也不会在输掉裤子的情况下单方面结束牌局。”
    “否则等咱们哥几个回长安后,一年之内不许见子桑?”
    要他说就活该!
    原本就是这家伙非拉着他和崇义两人陪他玩牌,他们不想玩儿还不成,又是撒泼又是耍赖,三姑六婆们的招数让他用的简直是淋漓尽致。
    他一心想着校队海图,没心思陪他胡闹,而李崇义最近迷上了对着海豚吹笛子,更是懒得搭理这家伙。
    可两人再是抗拒,也没抵抗过这混蛋的三姑六婆大法,到底是心不在焉的被他拉上了拍桌。
    他和崇义不想玩儿,心里又想着自己的事儿,便频频输给这混蛋,很是让他赢了不少的钱。
    这家伙越赢还越来劲了,赢了钱便也罢了,得意洋洋说自己赌遍天下无敌手也罢了,还敢嘲笑他和崇义两个输的当裤子。
    叔叔能忍婶婶不能忍!
    若是不给这混蛋点教训,让他知道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家伙怕不是得上天!
    且说道他和崇义联合起来收拾他……倒也不算有错,虽然他们两人并未商议过,却是不约而同的选择了这般做。
    这就叫默契!
    想起自己曾经在得意猖狂的情况下立下的誓言,小程欲哭无泪。
    “咱们兄弟几个就不必这般认真了吧?”
    “大不了……大不了我把前些日子赢你俩的钱还给你俩,这赌局就作罢了吧,行不行?”
    小程一边可怜兮兮的告饶,一边将手中的四个三扔出去,瞅着手里剩下的对子在心里阴险奸笑。
    或许自己也不是那么太倒霉,若是这炸没人压的住,自己这回就能跑了。
    李崇义看着小程手里仅剩的两张牌,微微一笑:“四个四。”
    无视小程满脸的不可置信,打出一张二来。
    “那些钱既然你赢了便是你的,我们兄弟不至于连这点钱都输不起。”
    “只不过若是想结局赌局,却只能怪你长得不美想得太美了。”
    小程这会儿已经不想去想美不美的问题的,再一次被这混蛋压了炸,顿时气得火冒三丈:“你还记不记得你跟老子是一家的?”
    “你特娘压老子干屁?”
    两个炸,两倍的纸条……
    他已经彻底不去想一会儿赌局结束之后自己的惨状了。
    真的,太特娘的伤心了!
    这家伙就是个混蛋,专门来跟自己作对的!
    秦朗看了看小程脸上基本已经找不到能够贴纸条的地方了,有些遗憾的啧了一声,道:“你真不想玩了?”
    悲愤欲绝的小程没有失去警惕心,瞪眼看着秦朗道:“若是不算我耍赖,那我确实不想玩了。”
    若是不成,就是死也的跟这俩混蛋磕下去!
    “行吧。”秦朗看了看手里的牌点了点头:“咱们兄弟谁跟谁,不算便不算了罢。”
    “不过,你既然输了,这赌约可得履行。”
    摸了摸自己的宝贝胡子,小程下了好大的决心,一脸心痛至极的点了点头。
    比起胡子,他更想看见子桑!
    为了子桑,莫说胡子,就是命都不算什么。
    “成吧。”秦朗眯着眼微微一笑:“王炸,K炸。”
    “一共四个炸,算一算翻了多少倍,自己把纸条贴上吧。”
    说着从系统空间里拿出个火折子来,挑眉看向李崇义问道:“你点还是我点?”
    李崇义摇着折扇微微一笑,从袖子里也翻出个火折子来,道:“不如一起?” (http://www.bxwx123.com/novel/EXM6D.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xwx123.com。笔下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bxwx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