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医品天成 > 第123章 她又美又正义

第123章 她又美又正义


    话音未落,屋外突然响起“哐啷”一声。

    接着,小厮跪地低呼道:“小的罪该万死,世子爷饶命啊。”

    顾君宁心中一惊,只听韩中尧问道:“十三,怎么了?”

    门口,韩彻的声音淡淡响起。

    “回祖父的话,我不慎碰到下人,撞洒汤药,和这下人无关。”

    那小厮连连磕头谢恩。

    韩彻嘱咐他收拾地上的碎片,让厨房重新送一碗药过来。

    韩中尧对他的处置并无异议。

    小厮千恩万谢地退下了。

    “祖父。”

    韩彻出现在门口。

    顾君宁下意识回头看去。

    清冷的天光从洞开的门口洒进来,韩彻站在逆光中,修长高大的身形被勾勒得格外清晰。

    他长身玉立,风度翩翩,哪怕只是淡然而立,周身也自带一种上位者的尊贵威严。

    顾君宁不由得想起年轻时候的韩中尧。

    那时候的他,应该比眼前的男子更外向开朗些。

    韩彻的目光缓缓落在顾君宁身上,他抿了抿唇角,吐出几个字。

    “顾大夫来了。”

    顾君宁欠身福了福,恭谨道:“世子爷安好。”

    两人不约而同,嘴角都往下撇了撇。

    韩中尧许是乏了,吩咐韩彻亲自送顾君宁出去。

    顾君宁背着药箱先行离开。

    韩彻迈开步子,大步跟在她身后。

    “世子爷,不必送了,韩府这条路我熟得很,走不丢。”

    他却轻嗤一声,冷笑道:“顾大夫,你与那位闻郎君的事,就这样定下来了?”

    顾君宁恼道:“你偷听我们说话?”

    “谈不上。”

    他走到门口,刚好听到那一句而已。

    那双狭长的眸子里,隐约浮起一层寒意,又似乎带着些微期许。

    “你,回答我。”

    顾君宁挑了挑眉,不当一回事,随口答道:“对啊,这有什么好问的?”

    韩彻俊脸微沉。

    “你执意如此,当真……不改了?”

    这孙子今天怎么怪怪的?

    顾家和闻家的交易,什么时候要他点头同意了么?

    “不改。”

    顾君宁面不改色心不跳,气定神闲地盯着他。

    他明显被噎了一下。

    “好,顾大夫得偿所愿……”

    韩彻没有说完,飞快地别开脸,不肯再看她哪怕一眼。

    怪了。

    刚才她是不是眼花了?

    她好像在那张俊逸的脸庞上看到丝丝缕缕的失落。

    韩彻一贯云淡风轻,遇事历来不显山不露水,脸上总是波澜不惊。

    但就在那一瞬,她看到他满脸落寞。

    这种情绪,不应该是他会有的。

    虽然只有短短一瞬,但她的心狠狠一揪,竟有些心疼起他来。

    不过,顾君宁很快安慰自己,这也是难免的。

    孙子嘛,她这个祖母辈的不心疼,那谁来心疼呢?

    终于,韩彻匆匆离去。

    “顾大夫慢走不送。”

    他走得太快,衣角带风。

    顾君宁慈祥地看着他远去,心疼他被韩中尧管得严,少年心性都磨得差不多了。

    刚从定国公府回来,她便被龙八抓上了马车。

    “干什么?”顾君宁惊魂甫定,“光天化日,哪有你这样抢人的?”

    龙八连声催促,让车夫赶紧回去。

    “顾君宁!”

    他气急败坏,垮着脸,瓮声瓮气地说:“你要是不跟我回去,就没人拦得住我。小爷一气之下,没准把那糟老头打个半死。”

    “什么老头?”

    顾君宁心中浮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原来,孟氏这几日病情加重,原先开的药,吃了都没什么效果。

    何春宜来给她灸过艾条,但她的病情毫无起色。

    池青阁池奉御是请不动了。

    龙家便想起这次选药的主评审之一,明崖老人。

    明崖老人性情执拗古怪,京城权贵请他看病的人不计其数,但他命人将所有客人都轰走了。

    安康侯府的人原先没抱多大希望。

    没想到他们一去请,明崖老人就随他们回来了。

    顾君宁听得一头雾水,不解道:“这不是好事吗?”

    “好个……”那个“屁”字刚到嘴边,龙八意识到面前的人是谁,又艰难地把那个字吞了回去。

    “什么江南第一名医?就是个老糊涂,老混蛋,老骗子!”

    顾君宁和明崖老人曾有一番深谈。

    对方的医术深不可测,怎么可能如龙八所说的这样不堪?

    “胡说!”她脸上带了一层薄怒,“哪有这样辱骂大夫的?好好说话,他到底做了什么?”

    龙八见她不高兴了,这才收敛起怒火,把明崖老人进龙府后的事一一说了。

    那老头就看了孟氏一眼,便摆手说治不了了。

    安康侯急了,问他怎么回事。

    明崖老人当着众人的面,冷笑几声,摇头晃脑说,病在心肝,黑心烂肝之症,他可治不了。

    一开始,龙八以为他说祖母肝上有病。

    但他一追问,那老头居然说,此子愚不可及,看来这愚顽也会传给后人。

    龙八心头的火气噌地就上来了。

    要不是安康侯命人拦着,他非跳起来朝明崖老人头上狠狠敲几记暴栗不可。

    那明崖老人委实可恶。

    他不肯给孟氏搭脉,不肯开药方,转身便要走。

    安康侯不愿得罪这位名医,让下人备了财物谢礼,好生送老人出去。

    龙八没那么多讲究的,悄悄带人跟过去,将明崖老人绑了,塞到房间里藏起来。

    门一锁,他便立刻出来找顾君宁了。

    顾君宁也急了。

    她素来知道龙八是个不着调的,哪知道他那么不靠谱,竟然自作主张将人绑了?

    龙八解释道:“我专程来接你回去和他理论。这老东西装什么名医?”

    “顾君宁,你一定要把他的话都驳倒,当面把他的老脸打个噼啪响,让我祖父祖母好好看看,这家伙就是个沽名钓誉的庸医!”

    顾君宁恨不得现在就给龙八两巴掌。

    他这回,非得把人得罪干净。

    龙八见她气得不轻,咬牙切齿的,顿时心中宽慰,脸上的神情也舒缓下来。

    果然,还是顾君宁懂他。

    不过他自信,他也是最懂顾君宁的人。

    他早就料到她心眼好,为人正直,眼睛里揉不得沙子,听了明崖老人胡言乱语,断不会放过这种同行败类。

    顾君宁抿紧唇瓣,打起帘,皱眉看向窗外。

    她应该是急了。

    但她着急的样子也那么好看。

    龙八忍不住勾了勾唇。

    她真好。

    又美,又正义。 (http://www.bxwx123.com/novel/GCeWb.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xwx123.com。笔下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bxwx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