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正月初一的一大早,高卧未起的梅子青,便迎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客人,紫霄宫掌教李稚川。

    从雾隐谷到北渊长生城再到长州,梅子青和李稚川打过的照面不少,却几乎没有单独说过话,甚至还没有跟李子说的话多。

    所以此刻的他对李稚川的突然来访有些诧异。

    “很惊讶?”

    宾主落座之后,李稚川将手中拂尘一收,笑问道。

    梅子青点点头,一向沉默寡言的他此刻依旧吝惜言语。

    李稚川笑容不变,“我在得知你的来历之后,也很惊讶。”

    梅子青气势一变,然后又迅速收敛,面对这个天榜第一人,似乎自己没有诉诸武力的必要。

    看着梅子青气势勃发又收敛,同时一直沉默,李稚川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和蔼一些,“不必紧张,我既然如此来找你,定然不会是心怀恶意。”

    不得不说,仙风道骨的外形还是有作用的。

    梅子青终于开口,“李掌教请说。”

    “隐族如今境况如何?”李稚川笑容依旧,双眼目光灼灼。

    你要开门见山,我便直接了当。

    梅子青皱着眉,“我能问一下您是如何知晓的吗?”

    “可曾听过荀郁荀国相的大名?”李稚川并未藏掖,坦坦dàng)dàng)地开了口。

    “荀郁?”梅子青反复念了两遍。

    当世三大合道境巅峰高手之一,哦不,薛征已死,如今只剩两大了。

    西蜀国相,大端皇帝的岳父,大端皇后和国师的生父。

    云落的外公。

    梅子青自然是了解的,可是为什么他会知晓自己的跟脚呢?

    他眉头越皱越紧,然后猛地展开,惊呼道:“隐川荀氏,他是隐川荀氏的人!”

    李稚川一点也不激动,淡淡道:“管悠悠从未隐藏过她是隐川的人啊。”

    梅子青恍然大悟,不好意思承认自己先前一直以为管悠悠说的是颍川而不是隐川。

    他想了想,便如实答复道:“没什么两样,依旧各自在秘境中避世,少有出山,此番我是偷偷跑出来的。”

    李稚川微微颔首,继而疑惑道:“就没人试图联系过你们?比如那四位?”

    梅子青明白他说的是四圣,摇头道:“就算有,也不是我能知晓的。”

    “嗯,也是。”李稚川点点头,没有跟梅子青客。

    梅子青:“.......”

    我不要面子的?

    李稚川手中出现一封书信,“这是荀国相写给你家族长的信,麻烦你转交一下。”

    说完就将信递向梅子青,梅子青轻轻摇着头,“我暂时不回去。”

    “为了那个木叶山圣女?人家不是不搭理你吗?”

    看着李稚川有些坏笑的样子,梅子青终于知道李子的德行是跟谁学的了。

    位高权重之人,那也是人啊,是人就都有七六,都有喜怒哀乐,只不过这些绪往往会因为那些其实不甚重要的光环被掩盖,自己会端着,旁人也会下意识地忽视。

    “我喜欢她是我的事,跟她有什么关系。”

    梅子青的回答令李稚川不由得竖起了大拇指,够不要脸。

    但是他还是劝道:“只是你还是回去一趟吧。事关重大。”

    “马上就是五宗大会了,我前些天得到消息,这次五宗大会将会和以往的许多次都不大一样。”

    李稚川缓缓将关于五宗大会的最新消息跟梅子青说了,梅子青渐渐认同李稚川事关重大的说法。

    “你们几大隐族,往昔避世不出,自娱自乐,当然无碍,但如今的况,可需要好好考量了。”

    “南北朝廷一致的压力,未来修行者联盟的利益,更有如今天庭可是换了人的。”

    梅子青跟着云落同行时已经不短,自然知晓李稚川所言无虚,但他还有些疑虑。

    李稚川起笑骂道:“又不是不让你回来了!”

    梅子青被一语点醒,恭敬地接过信封,恭敬地行礼相送。

    -

    纠结许久之后,云落和陆琦还是没有与蒋琰一道去往长州。

    蒋琰将在正月初四,带着早早遴选好的一帮属吏,去往长州。

    云落和陆琦则在正月初二便向荀郁和文伟辞行,西行去往天机山,拜访天机邹家。

    这是陆琦提议,云落考虑许久,再征得荀郁和文伟赞同的一个想法。

    当年在另一座布置跟这里一模一样的小院中,云落曾经对随荷承诺过,若是修行有成,就去天机山看她。

    如今已是知命境下品剑修的云落,勉强称得上修行有成这个说法,是应该履行自己的承诺了。

    何况还有那一封感真挚而细腻的信。

    沿着官道一路向西,繁华的锦城渐渐被远远抛在后。

    马蹄声阵阵,举目望去,人烟渐渐稀疏,村落房舍也慢慢少了起来。

    当地势也开始崎岖不平,历经三奔波的云落和陆琦已经来到了这块盆地的西侧边缘。

    又走了两三天,二人的眼前终于望见了一座高耸巍峨的雪山。

    跟这里的雪比起来,西岭上的那点白色尖顶,就显得略微单薄了些。

    雪山的山体如被刀切斧凿,陡峭而凌厉。

    站在山下,顿觉渺小。

    环顾四周,天地之间充斥着一种感觉,叫做纯净。

    云落和陆琦早已将马匹转卖,对视一眼,开始徒步登山。

    天机山顶,杨清在山风最大处吐纳,砥砺剑意,一道道雪白的剑气在周缭绕;

    邹荷百无聊赖地坐在不远处的一颗树上,随手从树

    枝上拢下一团积雪,握成雪球,砸向杨清。

    雪球如挟风雷之势,撞向杨清,但被杨清上始终萦绕的剑气瞬间绞得粉碎。

    邹荷觉得有趣,便开始了和杨清的雪球大作战,不亦乐乎。

    随荷无奈地看着这个幼稚的小姨,摇头走回了石屋旁,坐在一块被积雪覆盖的青石上,怔怔出神。

    也多亏这些修行者都是寒暑不侵,否则多半得落下些乱七八糟的寒症。

    她一手托着腮,双目呆滞,心中想着,不知道落哥哥有没有看到自己留下的信,自己可是跟小姨打过赌的,要是输了可丢人了。

    丢人倒没什么,自己该多伤心啊。

    哎,惆怅!

    随荷背后的石屋中,邹演悄悄打开了门,正要迈步,忽然瞧见原本随意坐着的小姑娘神色一动,立刻坐得板正,上有着若有若无的天机秘术气息在游dàng)。

    不多时,小姑娘尖叫一声,飞也似地冲下了山。

    邹演捋着胡须,欣慰地点了点头。

    云落和陆琦边走边欣赏这从未见过的风光。

    二人一个长在锦城,一个长在江东,何曾见过这漫山遍野皆是风雪的景致。

    只见树枝的枝头都被厚厚的积雪压弯了腰,那积雪澄澈、干净、蓬松,不染一丝杂质,像是天下手最巧的糕点师傅做出的雪白糕点。

    视线的前方,道路上堆砌着洁白,令人不忍心用脚印破坏,但当回望来路,瞧见两人脚印紧紧挨着,一路行来,这对好不容易走到一起的神仙眷侣又像是瞧见了一路走来的刻骨铭心。

    牵手前行,脚下的积雪发出轻微的吱呀声,被穿林而过的风声遮掩,衬托得这处天地愈发寂静。

    四周彻底的寂静中,云落听到了一声亲切而久违的呼喊。

    “落哥哥!”

    伴随着呼喊而来的,是一袭白衣从天而降,飞鸟投林,撞入云落的怀中。

    陆琦悄悄松开手,朝旁挪开一步,微笑看着这对重逢的兄妹。

    准确来说,他们分开还不到一个月,但曾经罗家巷的那个少年和少女,却已久别经年。

    云落抱着随荷,在地上绕了个圈。

    裙摆带着风卷起雪粒,在空中形成一团朦胧的白雾,随荷咯咯地笑着,纯粹地开心。

    云落将随荷放下,不用吩咐,随荷就先乖巧地跟陆琦打了个招呼,“陆姐姐安好。”

    陆琦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小姑娘的脑袋,笑着道:“随荷又变漂亮了。”

    随荷无语道:“陆姐姐你是跟落哥哥学的吧?”

    陆琦以为随荷说的是恭维人这件事,云落却清楚随荷说的是揉脑袋。

    “随荷,你怎么知道我们来了?”

    云落好奇地问道,要知道他们这趟行程,可是谁都没告诉,就是为了给随荷一个惊喜

    。

    “来了天机山,却不知道我们天机山都是能掐会算的高人吗?”

    一个满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在一侧的山道上,循声望去,邹荷跟杨清正站在那里,笑望着这边。

    见到云落和陆琦亲自前来天机山,邹荷流露出一种算你小子有良心的高兴。

    各自见礼之后,邹荷带着陆琦先走了,说是先去赏景,本来也要把随荷带走,可是小姑娘牵着云落的衣角说什么也不肯撒手,邹荷只好作罢。

    杨清、云落、随荷三人缓缓上山,因为有随荷在,便只好以心声交流。

    杨清道:“我们到了天机山之后,邹老爷子起了一卦,说是将有大变。”

    云落心中佩服,将五宗大会的新况跟杨清说了,杨清恍然大悟,紧接着便皱眉,“这般设计,朝廷有那个把握能把五宗握在自己手里?”

    原本的五宗:西岭剑宗、横断刀庄、紫霄宫、丹鼎洞、四象山。

    这五家里面有四家如今都站在云落他们这一边,唯一倒向大端的丹鼎洞如今已经没落,并没听说什么顶尖的人才和战力出现。

    虽说到时候铁定会重新选举,但朝廷上哪儿去找那么多厉害的宗门?

    要是按照这样,朝廷岂不是为云落他们做嫁衣?

    “这个问题,我跟外公和姜老剑神以及陈宗主一起商量过,他们是这么说的......”

    三双脚印步步登高,消失在风雪之中。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Copyright (C) 2020 笔下文学网(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笔下文学网提供网友发布的玄幻小说,武侠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历史小说,等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TXT阅读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作品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及书库评论均属作者或读者其个人观点和兴趣,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