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行医问缘 > 第一百三十九章 “故地重游”

第一百三十九章 “故地重游”


    我们慌不择路炸了家,从京城古家的院子里逃出来后,落脚点是古夫人宋汀蓉娘家的一处老宅。

    考虑到后头的追兵可能在任何时候“神兵天降”,我们只在老宅内歇脚片刻便出了院门,然而展现在我们眼前的,是房倒屋塌、荒草丛生的一座“死村”,残缺不全的屋舍背后,山峦的轮廓在黑暗中若隐若现。

    “我觉得……我们再在这呆站上一会,就该变成一群雪人了。”孙仲景说完便打了个大喷嚏。

    “怪我怪我,没想到多年未来过这,村子都荒废了,看来是不可能找个人家落脚了。”宋汀蓉懊恼的什么似的。

    “世事难料,这也是没办法的事。”陈姝的目光投向远处的一片漆黑:“这雪看来一晚上是下不完的了,要不上山找个山洞躲躲吧。”

    “这这这……冒着大雪上山?”孙仲景吓得脸都绿了,我们一脸淡定。

    “京城的山可远不如白龙山陡峭,小子,不说别的,你就问问这几个丫头,哪个没有冬日雪天进过山里的?”

    辛夷道:“就去年,冬雪来的早,我冒雪进白龙山挖过草药。”

    阿楚道:“我去山里的池塘凿冰捞过鱼。”

    我道:“我是糊涂了没提早囤下柴火,只能上山捡柴。”

    孙仲景一脸惊悚的望着我们三人:“深藏不露啊你们。”

    “所以放心好了,我们还是可以保护你的,而且这片山,我熟得很。”陈娴嘴角冷冷一勾,“这里正是含雾山,长姐,我们不若去捉月洞故地重游一番。”

    陈辞见义母的眼底一片冰凉,忙道:“娘,那咱们快带孩子们上山找个洞躲躲吧,这雪若再下大些,就真不好进山去了。”

    陈娴不答,只淡淡点了点头。

    于是我、辛夷、孙仲景和宋汀蓉这几个不会武功的便被长于轻功的陈氏祖孙带着,向含雾山飞驰而去。

    当然,此时风高雪疾,自是不能上山顶的捉月洞去的,我们在山中找了处背风宽敞的洞穴,抱了树枝枯草遮掩洞口,又捡了些干爽枝条,用火折子生了堆火以防野兽,如此方可暂作栖身之用。

    孙仲景虽也想参与“避风港”建设,奈何实在没啥经验,只能全程带着尴尬微笑做甩手掌柜,一边感叹我们的动作之行云流水。

    “小子,你别这么手足无措啊,像个害羞的小媳妇似的。”陈姝见状,开了句玩笑。

    “咳……在下再怎么说也是个男人,这些粗重活全叫你们干完了,我也实在是有点拉不下这脸……”孙仲景史上第一次被玩笑弄的脸红了。

    “这有什么的,你搬到白龙山下来住上俩月,说不定干这个能比我们任何人都熟练。”我笑道。

    一年前我还是个进了山就仿佛走进了另一个世界,瞎转悠半天后,发现要在山里过夜时心慌到不行,却被“呜呜”的夜风呼啸吓得哭都哭不出来,只能一边腿软一边拔草的现代人。

    而不过一个月,进山就对我变成了家常便饭,如今更是已经习惯了这一切。

    想要证明自己的孙仲景在曾经深受其害的我、阿楚和辛夷怀疑的眼神中自告奋勇提出守夜,在火堆边坐的十二分的端正。

    “孙家小子,你的任务很简单,看着火,别让它熄就可以了。”陈娴叮嘱孙仲景道,“但此事至关重要,这个天在山里头,若是火堆灭了可真的会出人命的。”

    在围着火烤了一会后,冻僵的身体渐渐恢复,于是困意和倦意就像潮水一样涌上来。

    呵欠声如同会传染一般充斥了整个洞穴,大家三三两两靠在一起睡了过去。

    然后辰逸便不知什么时候跑到了我的梦里去了,穿着我送给他的那件左肩绣了柏树的衣裳,笑意温柔。

    他伸出手对我说:“然儿,别闹了,快回来。”

    我下意识的向他跑过去,可跑出两步突然一阵暴风雪卷过来,我全身一冷,呼喊他名字的声音被风割的支离破碎,连辰逸的眉眼也看不大清了。

    被冻醒的我望着火堆里残存不多的顽强蹦哒的火星子和打着瞌睡,摇摇欲坠快要扑进火堆里的孙仲景,一时怒从心头起,恶狠狠的给了他一记爆栗。

    阿楚和辛夷也是差不多时候醒过来,三人围着孙仲景怒目而视。

    孙仲景刚要讨饶,猛地发现了一个更重要的问题:“等等,陈安楚,你娘她们哪儿去了?”

    此话一出,我们都转头在洞内搜寻了一圈,却发现这里只剩下我们四人了。

    “我的天爷,不会是追兵过来把人带走了吧……”孙仲景脸都白了。

    “追兵不动我们几个谁都打不过的,去朝谁都打不过的陈姝嬷嬷她们下手,除非他们自己先把自己的脑子打坏了。”我道。

    此话一出,阿楚三人皆是忍俊不禁。

    洞中阴冷,大家醒后也没了再睡回笼觉的困意。此时洞口已有微光透进,我与阿楚凑近,小心翼翼地将遮挡物拨开,于是洞中又亮几分,辛夷借光将留在洞内的包裹细软收起,顺手丢给孙仲景一抱不过来的,自己也走上前来。

    雪霁初晴,天光渐亮,银装素裹的含雾山直直撞入眼中,满目纯白刺的人眼睛有些发疼,只是冬夜漫长,尚未到日出之时,周遭一切便都瞧着有些灰蒙蒙的。

    山里什么都缺,我们不想再费劲捡柴烧热水,便偷了个懒,直接用雪擦洗漱口。

    我和阿楚、辛夷又将已经松散下来的长发草草用发带束了,一时觉得轻快灵便许多。

    唯一的不好是带出来的干粮,在天寒地冻中口感变得实在不敢恭维,咬在嘴里像是混了冰碴子。

    我漫不经心的边吃早餐边东张西望,注意到雪地里不少杂乱脚印,看鞋底花纹和尺码大小应是陈姝等人无疑。脚印的路线从洞口延伸出去,向上通往含雾山深处。

    我想起昨晚被提起的山高处的捉月洞,推测她们是上山去了。

    阿楚和辛夷及孙仲景也不约而同的想到了一起,众人在洞内呆着无事,加上阿楚也挂心母亲和奶奶的情况,我们一致决定顺着脚印找过去。

    风雪已止,加上严冬时节,山里也未遇到猛兽,除了道路上因积雪有些湿滑,我们一路上走倒也畅通无阻。

     (http://www.bxwx123.com/novel/eKZ96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xwx123.com。笔下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bxwx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