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豪门重生手记 > 380未来

380未来


承平十七年九月,京城的鼠疫,似乎终于进入了尾声,一整个月京里都没怎么死人,之前避往各地的官员也都渐渐地回到了北京城内,内阁众臣也重新回到了城里,开始有条不紊地预备大行皇帝的丧事和嗣皇帝的登基大典。皇城被清扫一新,四处都拿烈酒喷过,在酒气熏天之中,存活的太监宫人,恭迎了内宫的新主人权太妃与嗣皇帝。许太皇太妃亦被恭迎回宫,代身体不适的权太妃主持六宫内务。

    大疫过后,京城内可谓是百废待兴。甚至山西一带鼠疫未平,也需要相应处理。许、杨、权、王四家,还有很多扫尾工作要做,譬如崔家,虽然尘埃落定后,也不至于不识时务,但总是要好生敲打一番的,而达家既然已经履行了和权仲白的约定,似乎也是时候去新大陆寻找鲁王了。还有身处广州的杨七娘等人,也要北上和蕙娘、桂含沁碰头,顺便和杨首辅接触试探一番。身为军阀、贵戚,他们的力量已经足够有威慑力了,但在文官之中,这个小团体的力量还有些单薄了。蕙娘也是在帮助王阁老和许多老太爷的门生重做接触,新的朝局中,必定要有新的力量对比。在登基大典前,不论是哪一方,自然都要为此做些准备。

    不知不觉,已是九月中旬。众孩回到京城以后,良国公府免不得是一番喧闹,权仲白和蕙娘找了个时间,坐下来认认真真和歪哥谈话,将来龙去脉向歪哥全部交代清楚,末了蕙娘道,“此后这件事便算是过去了,你不必再藏着什么忧虑,以后还和从前一样,该怎么玩,就怎么玩吧。”

    歪哥已很有小大人的样子了,长达半年的分别,似乎使得他更加沉稳,静听完父母的解释,他也没说什么,只是淡淡地道,“知道啦――”

    这腔调,倒是很有上位者的样子了,蕙娘好气又好笑,斥他道,“你这什么态度,和爹娘说话,也来摆架子?”

    免不得又心疼细问歪哥在广州的半年生活,歪哥说的和乖哥没什么两样,都是挺风平浪静的,无非就是从天津到广州,又从广州回京城而已。他们回避过了瘟疫最猖獗的日子,倒不像是蕙娘和权仲白,这半年来惊风密雨的,几乎都很少有安闲相聚的时间。

    权伯红和林氏此时也带着孩子回了京城,林氏免不得回娘家坐上一坐――京城这一次动荡,真是元气大伤,除了有限几户人家之外,几乎每家都有死人的,林家也不例外,林氏好几个兄弟和侄子都去世了,她也要跟着戴孝。权家人也是如此:阜阳侯府也有人去世,乃至权家四房、五房,都有人不幸中招的,也都不需再提了。

    值得一提的,还有三姨娘――她本人倒是没事,但再嫁的丈夫却是没有熬过这一劫,三姨娘倒霉又成了寡妇,蕙娘便盛情邀请她来家同住。

    今时不同往日,三姨娘住进权家,再不会有任何人敢于说三道四,权仲白本人自然是没有意见的,只是三姨娘依旧十分自律,不愿给女儿带来不便。乔哥此时便大力邀请三姨娘住回焦家照顾他的起居,三姨娘犹豫再三,到底也是因为不放心乔哥,便答应了下来――经过两年的脱序生活,她的生活似乎又回归了正轨,只是这一次,三姨娘便要比以往更悠游自在得多了,对于守寡的礼节,似乎也没有那样看重。

    蕙娘本身忙得也是焦头烂额,见母亲自得其乐,也是乐见其成。至于旁人的眼光――虽说遗诏颁布后,她顿成了天下的瞩目焦点,但今时不同往日,现在又还有谁敢来说三道四?

    要处理的问题,其实依然不少,良国公即使不快,也还是借出了他多年私下培育的死士,来做一些最后的扫尾工作,将东北据点再一次清扫一遍,中原诸省现在也在逐渐恢复秩序,蕙娘少不得派出人马,将此地再逐一梳理一遍。此外还有瘟疫中宜春票号的人手也损失惨重――到现在山西都还是疫区呢,乔家根本已经自顾不暇,蕙娘身边的精锐丫鬟团现在也顾不得打理家务了,全都投入了宜春票号的处理工作中去。至于那些盈门的宾客,蕙娘便丢给权夫人和回到家中的权叔墨来处理了,权幼金这些年过去也渐渐长大,只是还未说亲,一向在学堂念书,现在正可一起帮忙。

    出乎蕙娘意料,太夫人还可,在大家摊牌以后,权夫人对她是越发体贴和顺,虽然未曾明言,但感激之意依然是毫不掩饰地自言行中流露出来。虽说两人辈分有差,但她几乎觉得权夫人都有几分崇敬她了……这对良国公府当然也是好事,有个可靠的后方,蕙娘也能把精力更投到具体的事务中来。要知道,虽然现在王阁老算是她的人了,但还有一整个庞大的旧党,等着她去征服呢。

    权仲白这一阵子也是忙着指点众人四处清洁扫尾,杜绝鼠疫再度流行,终于,在登基大典近在眼前时,两人终于都空闲下来,可以去赴杨七娘的邀约。

    杨七娘这一阵子也是马不停蹄忙得够呛,许太妃重归内宫,而且一回宫就掌握大权,也可视作是许家和皇权亲善的信号。算来平国公一家也是连着几代都手握重兵了,许凤佳虽然在遗诏中不见踪影,但杨七娘却得提起,而且还是以造船重任赋予,她忽然进入众人视野,吸引的眼球绝不会比蕙娘少上多少,这一阵,一面大肆部署造船事业,一面也要利用自己杨阁老之女的身份,和众新党多加接触,再说还有很多许家的家事要处理,几人虽然都在京城,但也有一个多月没有互相照面了。

    因杨善桐留在天津没有回京,今次便只有两家会晤。现在两家亲近,也是大大方方,不必怕人揣测什么,杨七娘约了蕙娘权仲白在大报国寺进香,都没有包场,只是让人僻处一方静室,俾可方便三人闲谈而已。

    蕙娘和权仲白两人并肩下车,自然吸引了众多香客的注意力,在众人惊为天人的低声议论中,两人排闼直入,杨七娘已在静室相候,见面问过寒暖,杨七娘开门见山道,“此次请你们过来,是想商议一下新阁臣的人选……”

    这是个很有深度的话题,登基大典以后,不久就是新年,势必将迎来改元,人事上肯定也要有一番新的变动。身为幕后的掌权者,三家势必不能保持沉默。只是现在,几家都有了新的政治诉求,还要好生协商,务必协调共赢才好――现在天下未稳,根本还没到窝里斗的时候呢。

    几人商讨了一番,初步定了几个可能的人选,还要继续和桂家商量。因时间已晚,又随口说了些闲话,杨七娘便道,“今日就到这里吧。”

    蕙娘也道,“不如一起去上一炷香,过几日登基大典诸事完毕以后,再到冲粹园相聚。”

    杨七娘面上掠过一丝阴影,没搭理蕙娘的话茬,反而提起,“静宜园那面,也不知收拾得如何了。”

    疯子,是不适合在喜庆的大典上出现的,这几个月比较轰动的大事,就是三皇子就藩贵州,宁太妃也跟着一起去了。至于牛太妃,现在还被安置在静宜园里,内阁也算是一以贯之了,索性又把她表哥卫麒山调去看着她。

    蕙娘被她这样一说,也觉得香山有点晦气,转而道,“或者到我们家里也是一样的……”

    说着,两人步出院子,在权仲白的伴护下,进大雄宝殿参拜烧香,杨七娘先拜完出去,等蕙娘也拜完了,出去寻到她时,她却仍未走动,而是站在殿外台阶上,遥望着大报国寺外的宫墙一角,久久都未曾说话。

    从这个角度看过去,皇城内巍峨的宫殿,几乎是连绵成山峦,在青灰色天空下透着一股难言的压抑,蕙娘本要说话,顺着杨七娘的眼神看去时,不禁也看得痴了。好半晌,方才轻声道,“该走了。”

    “后日就是登基大典了。”杨七娘轻声说,“你可曾想过,真能走到这么一步?”

    蕙娘回思前尘,亦是感慨万千,她发自肺腑地道,“真是盲人起瞎马,夜半临深池,每一步都走得跌跌撞撞、磕磕绊绊,怎么走到今天这一日,我自己都是糊涂得很。现在我终是明白,为什么历代雄主均都尊崇宗教,今天这一日,又岂只是我等权谋之功?”

    是啊,虚无缥缈的运气,似乎主宰着每个人的一生,今日的局面,何曾在任何一人算中?杨七娘深吸了一口气,近乎自语,“走到这一步,对将来,心里有底吗?”

    “若是从前,也许还算是有底。”蕙娘沉吟片刻,亦老实道,“从前,这天下终究是很小的。四海之内,无非就是这些国度,无非就是这些距离……”

    “是啊,蒸汽机出来了,织布机出来了,改良火炮出来了……”杨七娘望着天边,呢喃道,“千年未有的变局,已经拉开了帷幕,未来究竟会是如何,这大秦的下一步,又会踏在怎样的一处呢?”

    自从蕙娘认得她开始,杨七娘从未如这一刻一般迷茫,她几乎是求助地望了蕙娘一眼,低声重复道,“这未来,究竟会是怎样呢?”

    蕙娘有些莫名其妙,只好道,“人谁也不能前知,前些年你是如何走过来的,今后也该如何走下去。将来怎样――这事,不是到了将来,自然就会知道的吗?”

    杨七娘不禁有几分愕然,细思片刻,也不禁宛然而笑,扭头道,“你说得是,将来的事,将来不就知道了。”

    却终究有几分惘然,又自低语道,“也许会比今日更好,也许,又会比今日更坏得多了……”

    蕙娘正要说话时,忽见左近寒光一闪,不由定睛看去,只见一人手中忽而拔出了一把匕首,直冲向正在一边同桂皮说话的权仲白,后者背向此处,一时间竟是毫无回应。四周护卫,也多没料到此人动作如此之快,几乎谁也没能反应过来。

    事出突然,蕙娘竟丝毫不及细想,连一声也来不及出,直觉反应,便是飞身挡向权仲白,欲以自己的血肉之躯,挡住攻击。

    噗哧一声闷响,这匕首想必是磨得极快,才一眨眼,便没入了身体之中。

    作者有话要说:还有一更就完结了。

    干脆我熬一下夜写完算了,你们说好不好? (http://www.bxwx123.com/novel/eS8zP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xwx123.com。笔下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bxwx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