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时尚大撕 > 211 尾声

211 尾声


    “什么????”电脑前,李玫和annie一起尖叫了起来,对视了一眼,又不约而同地看向屏幕,“没听错吧?”

    “啊??”琪琪失声喊了起来,梦碎的她一脸茫然,好像从云端跌落地面,还没幸福几分钟,‘嫂子从没有欺骗大众’的结论就被推翻。“怎么可能!”

    “疯了吗!”谢哥直起身子,有些失态地瞪着台上的双人组:明明已经,明明距离成功圆场已经这么近了,为什么还要揭露?她难道不知道这会带来多大的风暴?——人都找来了,只要宣布coco妖妖就是这个人,不就行了吗?甚至她都不需要脱面具,可以推说到网红身份需求而已。她难道不知道媒体会怎么写?现在这些记者为了点击,什么文章不敢发?更别说这行为不管怎么解释,都充满了争议!

    “我艹?”谭玉捂着嘴,从手掌底下轻声地骂了一句,她还记得这是在直播镜头里,自己得表演出得体的惊讶,不能显出异常的关心——当然,惶恐更是不能有的了:乔韵这是忽然发疯了吧,事情都已经压下去了,忽然这么说,她下一步会不会就要说起秦巍裸照的事情,把她手里那些照片印出来满天去发了?

    “哈??”豆豆和张姐也如坠云雾,觉得整场秀都不真实,在这黑暗闷热的环境中,真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

    “……呃?”李竺差点没从凳子上滑落,她的手机在包里疯狂的震动起来,但她压根就顾不上考虑这些——媒体反应,后续的宣传口径——而是一把抓住了秦巍的手臂,“她和你说过吗?这事?”

    如果说过,你事先怎么不打个招呼?——这隐藏的质问,没问出口,但秦巍也接收到了。他调整了一下姿势,有些莫测高深地笑了笑,肢体语言仍(恐怕也是厅内唯一)维持着闲适,但却没有回答李竺的意思,而是维持了耐人寻味的沉默。

    “噢?”侧耳听着随行翻译的解释,凯文的眉毛也高高地扬了起来,在这一刻,他没能顾及面部表情管理,而是略带诧异地望向了t台:才刚以为这点会是谈判中的筹码,还在思考如何运用,joe就将它一语叫破,她难道不知道这会让自己陷入多不利的境地?在cy股份谈判还没定下来的时候,在全球直播的发布会上忽然宣布……她有什么用意?还藏着什么诡计?

    “啊??什么啊,这不是在开玩笑吧?”在后台,大部分工作人员都停下了手中的活计,呆呆地看着监视器,“乔总真的是coco妖妖,那……”

    谣言里也没少提及coco妖妖和cy的关系,现在,既然一条消息已经得到了证实,那……

    大多数人的眼神,很快都落到了陈总身上,就连小范也不例外,【只是小锌的表情,要比一般的员工更惊骇,简直就是名画《呐喊》再现,倒是陈靛还维持着冷静,在后台和前场的秦巍遥相呼应,他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地瞥了休息室一眼,这才拍着手吆喝了起来。“干什么,干什么,活不干了?模特接进来,监控住直播人数,服务器是不是又要宕机了?和那边说,不行就先关掉弹幕功能——”

    他的话反倒是给极度震惊中的大家找到了主心骨,一群卡机的工作人员,立刻又顺着原本的程序运转了起来,小范也赶快往键盘上键入了几个网址,“陈总,真的快爆了,本来这期秀收看人数就比以前高,现在所有人都在发弹幕,服务端真的负荷不了了。”

    “弹幕先关掉,马上打电话,保证直播功能。”陈靛说,见手下似乎还有所迟疑,扫去一眼,“怎么?还愣着干嘛?”

    “陈总,真的……要继续直播吗?”小范压低了声音,扫了后台一眼,“直播时段快过了,而且……”

    而且,乔总忽然发疯,就不说上台制止吧,是不是至少也该……消除一下影响?

    “叫你做,你就做。”陈靛似笑非笑,又看了休息室一眼,那里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很安静,也许是隔音效果太好,就算有什么噪音,也都被关在了门后。“弹幕关掉,保持屏幕清洁,不需要吐槽来分散注意力,让所有人都能听清楚她说什么。”

    “……是、是。”小范脖子一缩,一边拨打电话,一边有些提醒意味地咋舌,“——已经破千万了!这直播,观看人数已经超过游戏联盟决赛了吧……”

    确实,还不到两分钟,网络上就已经出现了激动万分的速报消息,有些反应灵敏的新闻号也开始在微博上推送这爆炸性的消息,论坛、q群、贴吧、微信群,无数人群都通过各种渠道收到了这条新闻,就算本来不是粉丝,对八卦也不是那么的关心,只是对这争议事件有所了解的人群,此刻也在向直播地址汇聚——这就好比是一个贪官忽然当众坦诚多年来的罪恶史一样,身娇肉贵的社会名人,在舆论其实并无太多不利争议的情况下,忽然向公众宣布了自己多年来的恶行,如此drama的一幕,怎能不亲眼认证?

    匆匆扫过之前关于服装秀内容本身的描述和感想,在心中也许燃起了一丝好奇,但还是没浪费时间,点开了直播按钮,经过一轮加载(科技是真进步了,居然网速还不算太慢),很快,设计师,秦巍的女朋友,那个很敢说的乔韵,她的特写已经出现在屏幕中,她看上去丝毫没有精神异常的征兆,反之还满脸笑容,手握话筒,对着台下明显十分惊讶的嘉宾说道,“一开始妖妖诞生于我的一次试验——一次行为艺术,这么说也未尝不可……”

    “大家还记得四年前的淘宝吗?四年前的购物生态?在四年前,网红这两个字,应该对我们台下的大部分嘉宾,甚至是直播中的上百万观众来说,都是个极为陌生的词汇。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新生词。四年前,大概也就在这个季节,我刚收到帕森斯服装设计学院的offer,如果没有意外,我会和当时我的男朋友一起出国留学,等待我们的是一条很简单也很安稳的路——对我男朋友而言是这样,因为他收到的是耶鲁金融系的offer,华尔街,投资,基金,天之骄子,大家都可以想象,我也就不多说了。”

    “呵呵呵……”虽然刚揭露的是这么一个充满了爆炸性的大料,但乔韵的语气却很轻松风趣,说到最后,她还冲大家挤了挤眼,台下的嘉宾们虽然也都讶异犹存,但也不禁随之传来一阵会意的轻笑,导播也识时务地切到了台下的‘男朋友’那里,秦巍捂着脸做出了不堪回首一般的表情,不断合掌求放过的样子,亦忍不住激起了电脑前泪眼朦胧的琪琪的一丝笑意:“讨厌,这么严重的事,还不赶快说清楚苦衷,居然还开玩笑,真是太过分了……有没有把粉丝的心情放在心上啊?”

    乔韵自承身份,对她带来的打击是真的很大,不仅仅是作为粉丝,两个偶像崩塌,也有作为消费者被欺骗的感觉,更因为自己多次宣称乔韵绝对不是coco妖妖,现在更有被打脸和被背叛的感觉,眼泪有点生理性的感觉,不知不觉就流出来了,心情倒还没那么沉重,好像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这轻松的氛围感染,松动了一点。琪琪擦了擦眼睛,注视着笑容可掬,仿佛这真的只是一件小事的乔韵,“可恶,你最好有个很好的理由,否则……我是绝对不可能原谅你的!”

    “但对我来说,这条路可能很简单,但绝对不安稳——我能看到的未来,很简单啊,我在这里说的是实话,那就是去读帕森斯,然后毕业,然后用尽全力去找一份大品牌的实习工作,辛苦地积累人脉和资本,为创建自己的品牌做努力——然后毫无悬念地失败掉。”乔韵的笑容还在,但笑意已经渐渐变淡,她严肃地注视着台下,也注视着镜头,“有一个数字,我想在座的大家从不会谈论,但心里却都很清楚,不论是在国内还是在海外,新设计师成功的几率有没有超过千分之一?——也许没有,或许是万分之一,这个几率也就意味着,当你去读书的时候,你已经可以看到你的未来是怎样,它一定是失败的,这个新生品牌最后一定会被扫进垃圾桶里。有个人很喜欢和我谈现实——这就是他会喜欢的现实,很残酷的那种,你可以凭着热血去无视它的残酷,但如果你否定它的存在,不去正视这其中的困难,最后你就会成为现实的一部分,成为万分之一这个词里的‘万’。”

    随着她的述说,台下观众也渐渐度过了最初的惊愕期,亦被乔韵说得严肃起来。彼此窃窃私语,但并没有人出来反驳她的说法,乔韵还不满足,她点了台下的名。“凯文,你是做时尚生意的人,可以告诉我,我的说法对吗?”

    凯文阿诺德对镜头露出一丝笑意,他的表情很微妙,看不出太多的支持或是反对,只是谨慎地对这表述点了点头。

    “但,这是为什么呢?因为我看到的并不是这样,人们在追捧名牌,也许在西方国家市场已经饱和,但在我的国家,这门生意才刚刚开始,我不明白这两个矛盾的事实是怎么存在于此的,一方面,需求这么旺盛,几乎可以说是饥渴,但另一方面几乎没有适当的供给商,而我们设计业界整个的舆论也很低迷——原创品牌做不起来的,可以说在【韵】做起来之前,所有人都这样想,可能去国外拿点奖可以,但,没有人觉得原创品牌可以取得商业上的成功。你想做原创,去国外,去纽约,那里才有你的一丝机会——他们是这样告诉我的。即使很难,但在纽约,你还有万分之一,在中国,你根本没有希望,这是零!”

    她的表情变得很严峻,语调凛冽,似乎让人都能感觉到那份彻骨的寒意,就连琪琪也忍不住为之一怔——她当然知道国内的设计发展不是那么好,但在乔韵这么说以前,却从没设身处地的想过国内设计师的感觉,那种绝望的,悲哀的感觉——

    “我当然也认可,当时的市场就是这么的糟,我不认识哪个做原创做成了的同行,所以我申请了帕森斯。但拿到offer以后,那封信却并未让我快乐。我一直在想,为什么?”乔韵的眉头皱了起来,似乎投入到了当时的情绪里,她动情地说。“为什么做不起来?我们是有需求的,我们的消费者有迫切的需求,希望有人来教她们怎么穿衣,告诉她们如何搭配,把适合的衣服卖给他们,这里面一定是有商机的。我不相信我们这么大的国家撑不起一个原创品牌,所以我和我的男朋友打赌——他不相信教人怎么穿衣服也能赚到钱,不相信市场饥渴到这个地步,我就和他打赌,我能营造一个虚拟身份,不靠我真实身份能带来的一些关注点,设计系的学生,拿到几个奖……不,这些我都不说,我就以一个最平凡普通,快踏入职场的小女孩的身份,来分享一些日常的搭配,看看我能在三个月能做到什么。”

    她比了比身边的面具女孩,微笑着说,“能做到什么?能做到的就是这个妖妖,这个身份就此诞生,她做到了什么,也许台下的大家不清楚,但直播间的朋友们却有贴身体会。我想妖妖所代表的商机,也为国内的服装市场正式正名——从快消、二线到一线,中国的市场很大!大到每个定位,都能容纳很多竞争品牌,【韵】作为二线奢侈品,cy作为轻奢品,还有无数分布在淘宝的小店接过了快消品的定位,这是个正在飞速发展的市场,给国人留下充足的机会,中国人并不崇洋媚外,我们一样支持民族品牌,我们不是没有好品味,我们也不是没有消费能力,我们需要的只是一个恰当的环境去培育,去发芽!”

    ‘哗————’

    不论什么时候,民族主义煽情总能取得良好的效果,尤其台下都是拿邀请函的嘉宾,更不会拆台,虽然觉得把coco妖妖当作成绩来自豪地报道,有点‘丧事喜办’的怪异感觉,但哗啦啦的掌声依旧响了起来——如果不是关掉了弹幕,恐怕此时也会有一群受众激动地扣6表示支持。就连琪琪,虽然心底还觉得疙瘩很大,但也不免感到乔韵的说法好像也有点道理:如果是针对市场的一次调研,或者说是行为艺术的话,那……伪造身份什么的,似乎也不是蓄意在欺骗什么了。

    “短短几个月妖妖就获得了很多网友的支持,更接触到了高得骇人听闻的报价,这里面蕴含的商机对现在的大家,不新鲜了,毕竟我们在时装秀现场都看到了很多网红出席,比如说豆豆,还有国外的julie——嗨亲爱的。”身穿白衬衫,黑裤子,她还是那标志性的打扮,没怎么化妆,在镁光灯下却是如此神采飞扬,任何人无法挑剔她的长相,全被眼角眉梢自信的笑意吸引。“但在当时,全世界我们是第一批人,全中国我是第一个接触到草根商机的原创设计师,当我以网红的身份来接触我们这些活跃的买家的时候,供给侧疲软的原因也就没那么难分析了——为什么中国没有一个好的原创品牌做大,因为中国大众没有好的审美来接纳。我们的时尚教育是空白的,经济发展速度太快,有一些方面自然会被落下。我们不知道怎么来看时装秀,为什么要买正版,我们整个社会的思维是,在服装方面——我不知道什么是好的、知道以后我就想去买山寨的,我们喜欢山寨的高性价比,这几乎已经是一种迷信。中国的原创设计在这样的环境下怎么能发展起来?首先群众不觉得你的设计好看,其次她也不会支持正版,即使你的设计很棒,大部分利润也会被山寨商夺走。我们就是这样弯道超车,模仿西方的先进文明成果成长起来的,但这也注定让中国本土的原创环境艰难。”

    出现了一些专业术语,琪琪听得有点吃力了,她拧起眉毛,费力地跟上乔韵的演讲,也注意到台下的那些大人物脸色越来越严肃,好像一个个都开始认真了。

    “啊……还真是给她分析出了一些独到的见解吗?”

    虽然明知不该——人家骗了你这么多年,还当是光荣在台上分享经验!但,不知怎么的,琪琪居然在生气之外还有点点骄傲的感觉,就好像……就好像这种行为,一旦笼罩在什么‘市场分析’、‘供给侧改革’之类的高帽子下的时候,也就具有了一定的正当性,好像没什么值得生气的感觉了……

    不行不行!还是要坚定自己!她甩甩头,赶忙巩固了一下决心,却也不愿错过乔韵的解说:所以这么说妖妖的每一张帖子都是有用意的喽?作为基本每张都看过的资深老粉,还真有点小好奇,推自己的品牌也就罢了,推别人的——而且到现在都在推,这又是为什么呢?

    “环境艰难不要紧,掌握了办法一样可以去开拓。没有审美,我可以推广,不会看秀,我就在大陆开秀,看多了就会欣赏了,为什么秀场的服装和妆容总是很夸张?这些时尚常识我可以去普及。想要追赶时尚,但不知道品牌,我可以推荐——我用最符合大众审美,也最让高端人士不屑的穿搭和妆容获取了足够的注意力,然后从那天起妖妖就正式转成了以时尚推介为目的的网红——消费者不是没好品位,她们只是不知道还有这些好东西,中国经济越来越好,迟早有一天,所有品牌会争先恐后地进国内推销,我能在这之前介绍大家看世界,是coco妖妖的荣幸,推荐友商产品,我是没钱拿的——当然,推荐我自己的衣服,我也不给广告费。”

    一个轻松的小笑话,让台下又传来轻笑声,也让琪琪的眉头再度拧紧:之前的种种铺陈,倒是让人觉得她的做法无可厚非,甚至是值得赞赏,但这句话又让人觉得不妥了——推荐别人的没钱拿,这也就算了,但推荐你自己的不给广告费,这有什么值得骄傲的?coco妖妖推别人的还说的过去,推你自己的品牌……这行为就不纯粹啊!怎么能这样呢!

    “山寨和假货会拿走品牌开拓市场的利润,那我就自己推出低价位替代品,用这部分收入来弥补高端时尚的支出。——很多同行都不知道快消和轻奢的巨大利润,而我相信所有消费者都不知道,高端品牌实际上是整个服装行业中生意规模最小,利润绝对值最低的行业。我们高端设计师别看都叫大师,但其实99都很穷的,真的。”

    行内的吐槽,顿时让台下爆出大笑和掌声,乔韵等骚动过去才继续说道,“我们就像是拿着金饭碗的乞丐,一边带动行业发展一边被饿死,我不知道dior、lv,这些成名已久的大品牌是怎么做到持续盈利的,但我的【韵】很弱小,必须通过一切方法千方百计地发展起来,才能继续前行。很多人说,把coco妖妖和我联系在一起,是在侮辱我,但我要说他们都不知道coco妖妖到底有多强大,她又代表了什么——【韵】进入我们大部分目标客户群的眼帘,靠的是coco妖妖的帖子,我们直到很后面才有钱做实体广告。【韵】成为网红的爱用品,是靠coco妖妖,这些网红对我们的销量有多少提升——”

    她张嘴似要说出具体数字,但又吞了回去,让一众急切探身的业界人士发出叹息,乔韵的微笑有点调皮,“总之,我们自己最清楚我们在coco妖妖身上尝试了非常多精准营销的手段,是她帮助【韵】一步一步壮大,从一面来看妖妖是个名字俗气,普普通通的网红,但从另一面来看——就像是今天的秀,镜花水月,从另一面来看,她的普通也是一种精心的选择,正是因为她普通,她才拥有最强大的力量。时尚界最不应轻视的就是普通的力量,这是一门建筑在普通人需求上的生意,我们的作品可以高傲,但心态应始终谦卑。”

    “……”这……该怎么说呢?也许又是话术,但听着的确舒服,琪琪的手,握紧了又松开——她不再哭了,被骗的感觉也渐渐淡去,反而陷入了少有的深思:乔韵的做法,算是欺骗吗?似乎不应该算,从头到尾,她除了在《你我有约》里对coco妖妖的‘反奢侈品’观点做出回应以外,好像从没有说过自己的确不是coco妖妖,而且能说那件事是错的吗?那件事分明很正确,现在从以前那种草就想买的狂热里解脱出来以后,她心里是很赞成妖妖观点的。乔韵能牺牲自己品牌的利益去赞成这种对大众有利的观点,其实是说明她人品高洁,是个好人啊……

    ‘因为是好人,所以任何事都是好的’,如此非黑即白的简单观点,当然不正确,但却早已深入人心,成为许多人心中唯一的模式。琪琪就正是其中的一个,她左右为难地拧着眉头,不知道对此事该采取什么态度,是就此失望地不再关注,还是……为乔韵的成就骄傲?好像,她说得也对哦,做设计师就是国内第一设计师,做网红就是国内第一网红……能做到这一步的人,其实的确也不多啊!

    才刚这么想着,乔韵的话锋就是一转,“所以,把coco妖妖和我联系在一起,其实是我的荣幸。这说明大家认可我作为设计师的实力——这么厉害的一个网红,她的搭配选择能让上千万人点头,能营造出新的流行趋势,能一手带起一个轻奢品牌,需要多精准的眼光,多么有前瞻性的市场判断和多么高深的搭配功力?这个话题能引起大家的注意和谈论,说实话,没给我带来什么压力,反而让我非常高兴,大家不怀疑coco妖妖是别的设计师,怀疑是我乔韵,这真是看得起我!”

    她双手合十,向四面微微鞠躬,“谢谢大家,谢谢大家!”

    台下响起了断断续续的笑声和吐槽声,就连琪琪也啼笑皆非,“这……什么和什么啊!乱来啊!太乱来了!”

    瞥到屏幕一角秦巍骄傲的拍掌表情,她忍不住扶住额头,“也不约束一下女朋友,做什么大明星啊!”

    话是这样说,但她的嘴角也忍不住翘起了一点点:从前就觉得乔韵很厉害、超厉害,各方面都无可挑剔、金光闪闪的,但形象其实在心底很模糊,包括coco妖妖也是这样,不怎么谈生活,都是发搭配,专业上很信服,却建立不起什么情感联系。现在,她这么‘无耻’,吐槽之余,琪琪却也不免觉得,嗯,这么漂亮却又这么强大,这么强大……却又这么无赖……其实,说起来啊……是不是也有一点点小萌呢……

    “关于coco妖妖的事,就给大家介绍到这里,没有另开发布会,而是在此处说明,也是因为我和妖妖的身份变换,非常适合这场秀的主题。”乔韵搂着一直没说话的面具女孩,亲密地说,“至于说我身边的这位姑娘,她的真实身份到底是谁呢——”

    她拉长了声音,又恶劣地吊了一下大家的胃口,这才捂嘴笑着说,“其实,她也是coco妖妖!设计师的工作也是很忙碌的,多一个人拍照,对我们的主旨并不会产生任何影响。大家可以猜一猜,在妖妖发过的帖子里,哪些照片属于她,哪些属于我,而今后的视频中,面具后的人,什么时候是她,什么时候是我。——一个小提示,就算露了半张脸,也未必百分百是我哦!”

    “啊啊!还有两个妖妖!”

    解说都到后半段了,虽然还有很多疑惑,但好像这一次的说明也已到了尾声,这时候忽然又抛出一个大悬念,琪琪有点措手不及,一下焦虑了起来:“我靠!露脸都不是,这ps功力是多啊!啊啊啊,能不能让她也摘下面具,到底是谁啊?”

    可惜的是,乔韵似乎没有进一步爆料的意思,她和面具女孩相视一笑,松开手让她也走进返场口,这才再次慎重地对镜头微微鞠躬致意,“今天的秀,对【韵】来说意义非凡,也许是短期内,在大陆和大家的最后一次见面了。谢谢大家的支持,耽误大家的时间了,谢谢大家!”

    没有献花环节,直播切入音乐和刚才的精彩回放,小画面里,乔韵走进返场口,即使很多人还有问题,还不相信就这么结束了,但,从小画面来看,这场惊喜连连,几乎让人喘不过气的服装秀,也的确是真的到了尾声,不会再给出什么大逆转了。

    “啊啊啊啊,什么叫做短期内最后一次见面,难道如果这件事没解决好的话就要隐退吗?不是吧,不是吧?”

    虽然还没决定立场,但也是被最后一句话吓得不轻,整个人都弹起来了,琪琪一边念叨着,一边点开了天涯——这会儿她不想去贴吧,那里是支持者的阵地,而刚才整个发言环节都不能发弹幕,也让她憋得死去活来,心里有太多槽要吐,太多点想要讨论。思来想去,也就只有一向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天涯,比较适合现在的她了。

    “哎哟!”

    早猜到了这事肯定激起天大的波澜,但打开版面后,她也吓了一跳——就见那长长的页面,几乎全被相关贴填满,乔韵、秦巍、coco妖妖成了满屏满眼的关键词,【骗子】,【欺诈】、【根本不是她说的那样】——这些短语一个接着一个,全都是在说乔韵避重就轻,歪曲事实甚至是公然撒谎的,虽然还没决定立场(这句话必须一再强调),琪琪现在却也本能地蠕动了起来。

    “没……也没那么严重吧!”她很不舒服地想着,“干嘛这样说啦!要是真闹大了,【韵】开不下去的话……”

    【韵】开不下去,似乎是个很解气的结局,也算是对她被欺骗的感情做出了交代,刚才最生气的时候也不是没这么期望过,但,看着这满屏的攻讦,在不知不觉间,琪琪还是吐露出了心中最大的顾虑:“——那我该去哪买衣服啊!” (http://www.bxwx123.com/novel/lKBL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xwx123.com。笔下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bxwx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