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女为悦己者 > 229.急什么?

229.急什么?


www.,最快更新女为悦己者最新章节!

    嗞——

    伴随着一声刺耳的警笛声, 通往羁押区的铁门被推开了,有人吆喝了一声,“师医生, 走啦?”

    “嗯, 走了。”

    身穿橘黄色囚服的男人回头说了一声, “有缘再见啊。”

    “一定一定,以后找你拉双眼皮啊。”

    一阵轻松的笑声响起:这里是拘役所,羁押的大都是轻刑犯,犯人当然往往也很老实——多数都是一些醉驾无伤亡、打架未致轻伤的小案子,大家都想着老实表现, 争取早日缓刑出去,人员流动也快, 环境甚至比看守所还要再干净一些。每当送走一个狱友, 环境就会充满喜庆和期冀, 他们中刑期最长的大概就是师雩,他被结结实实地拘役了三个月, 并且并不适用缓刑。

    “师医生,这一下算是放心了吧?”

    给他办手续的小狱警语气也很亲热, “总算是结束了——身份证也换了, 护照也换了, 就是以后出国可能没那么方便……不过, 总算以后可以抬着头做人了, 是吧?”

    “是啊, 终于可以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师雩说, 他摸了摸头顶,这是一个新养成的习惯,小刑警看了也笑,“都三个月了,还不适应新发型?”

    之前被羁押期间,没有强制理发,这个‘劳改头’,是进来拘役所以后新剃的,剃得短短的,露出微微发青的头皮,看起来一下就改变了师雩的气质,不再是那个高冷的都市精英,反而好像多了一丝为非作歹的戾气——但,也因此让他比从前要更显得年轻。大概是因为在拘役所很少晒太阳,他的皮肤比三个月以前更白了不少,换上入狱时穿的T恤和牛仔裤,把背包甩到肩上,瞧着甚至有了那么一点青涩大学生的感觉。

    “给,手机电已经帮你充好了。”

    人帅就是待遇好,窗口小姑娘很贴心,提前帮他拆封手机,电充满了,“你叫车就定位到我们对面的超市好了,定位在拘役所,很多司机不接单的。”

    “好,谢谢了啊,要是真的想割双眼皮,找我——我的关系,给你打八折。”

    “真的啊?”小姑娘顿时笑靥如花,“那谢谢师医生了啊!”

    她冲他挤挤眼,压低声音,“亏得我每次都给你分个最大最漂亮的苹果!”

    “噢?真的吗?”师雩也压低声音,“我还以为是我的错觉呢!”

    两个人哈哈大笑,师雩拿起手机,一边定位一边走出拘役所,刚走出去,就被风吹得颤抖了一下:拘役所里有空调的,倒是忘了,虽然过了春节,但天气还冷,羽绒服不拉是肯定不行的。

    把羽绒服拉到下巴,顺便戴上毛线帽:拘役和有期徒刑不一样,每个月甚至可以回家一两天,所以东西都准备得很齐全,师霁从包里摸出他的UGG触屏手套,把释放证明给门卫看过,走出拘役所小小的门脸,一边解锁手机,一边心不在焉地扫了街面一眼。

    天气还冷,拘役所也不在主干道上,这整条路除了拘役所以外,都是厂区、创业园区,唯一人流量较大的就是零星几家小吃店,还有拘役所对面的小超市,大部分家属来探视都从这里买补给,所里的小超市也从它家进货,所以算是这条市郊小路的地标。

    师雩一边玩手机一边走过去,先看看微信,1000多条未读信息,他滑了一下,索性都不看,又点开滴滴——

    “咳咳!”

    有人在他身后用力地咳嗽,两声不够,还有三声,“咳咳咳!”

    他回过头看——这是一个漂亮姑娘,只是站得远,他刚才没有注意,扫过去就觉得不是熟人。

    她穿着一件剪裁得体的名牌羽绒服,肩上挎着黑白色的流浪包,脚上穿着Air Jordan黑红脚趾,细腿裤,长发飘飘,柔顺地披在脸侧——她有一双又大又明亮的眼睛,双眼皮做得很漂亮,又翘又挺的小鼻子,精致得不行,尖尖的小下巴,下颚线简直就是雕塑,在现实中看起来就已经这么漂亮,如果上抖音,绝对又是个网红女神——

    这个漂亮的姑娘站在一棵大树旁边,笑嘻嘻地看着他,双手盘在胸前,眼睛里透着狡黠,欣赏着师雩脸上的表情变化。——惊异、喜悦,不,怎么能简简单单地用喜悦来形容?这不亚于刮开彩票发现自己中了头奖,这是一种你已经对整件事完全绝望以后,忽然间峰回路转才会主宰你的情绪——但,他终究已经三十多岁了,已经习惯了收敛自己的情绪,把真实心情秘密藏起,不再外泄——

    “啊!!”

    终于,师雩能出声了,他痛心疾首地喊着,跑到这个漂亮姑娘身边。“你怎么整容了啊!你怎么整了啊!”

    这个S市最知名的整容医生几乎都快哭了,他几乎是控诉地说,“是不是把颊脂垫去了啊!为什么啊!娃娃脸明明很可爱很显小的啊!”

    “是不是还隆颧骨了?不要啊!”

    “还有你的虎牙呢?虎牙拔掉了?天啊!何必呢,胡悦,何必呢?你以前笑起来的时候非常俏皮的,现在呢?没有了啊,没有了啊!”

    “眼睛,眼睛我看看,是不是开眼角了——双眼皮做了吧,做了吧?啊!!!为什么呀!你以前很可爱很好看的啊!现在完全一点个人特色都没有了,变成网红脸了啊!”

    当《美女的烦恼》在现实中上演的时候,男朋友的反应会怎么样?大概,比起欣喜若狂,更写实的也许是眼前这位的抓狂吧。胡悦一边笑一边打开他要细看的手,“不是说我很丑吗?不是说我需要一系列整容手术吗?你崩溃什么啊,不该开心吗?”

    “我开心什么啊!——你不会之前去做手术,所以才没来庭审的吧?崩溃啊!”师雩几乎眼泪涟涟,“是不是还打了瘦脸针?下颔线怎么这么清楚?还做了吸脂对不对,那个很痛的!还要戴面罩,你是疯了吗——”

    吸脂手术做完,不但疼痛,而且其实禁不起很用力的碰触,思及此,他的动作轻了点,但仍在努力细看,“鼻子呢?鼻子是假体还是缩鼻手术,还是一起做——等等!”

    他皱起眉,又仔细地看了看胡悦的脸,搓搓手套,再看看胡悦漂亮的大眼睛,看着它其中闪烁着的邪恶的笑意——

    师雩脱下手套,又擦了一下胡悦的鼻子,搓搓手指——一片黑,阴影粉。

    再眯起眼,仔细端详片刻,果断出手一撕,颧骨处被他撕下一块硅胶,伴着胡悦的尖叫,“疼啊!”

    另一侧如法炮制,颧骨瞬间平了,长发挽到耳后,少了遮掩和对比,颊脂垫带来的娃娃脸瞬间重现江湖,颧骨处两团原始肤色,让整脸的阴影都曝了光:下颔线为什么那么平,还不是阴影打得好,鬓发遮的好呗?阴影加高光,平地都造山给你看,亚洲四大邪术当是说假的?

    额头?硅胶垫,眼睛,双眼皮贴,在医生明察秋毫的双眼下,还有什么能逃得过他的审判?师雩出手如电,假睫毛、双眼皮贴,chua地一声全部撕掉,胡悦又回到那熟悉的样子——只是比平常还要丑一点,因为她一脸被撕得乱七八糟的底妆。“你有病啊!难得打扮一次,见不得人好?”

    对她怒气冲冲的控诉,他不以为意,泰然处之,“花里胡哨,何必?丑就是——”

    话刚出口,师雩心底忽然一打鼓,也是福至心灵,他忽然想起三个月以前的对话。

    ‘可是,你连我最在意的东西都不知道……’

    ‘你最在意的是什么?’

    ‘下次见到你,你不就知道了?’

    下次见到你……这,已经是下次了!

    她最在意的是什么?

    最在意的,好像是……

    在脑海中,时光疯狂倒流,倒流回了三年前初见那一天,衣冠楚楚、人模狗样的师主任,对他的小住院医说的第一句话——

    “你不能进我的组。”当时,他这样说着,漂亮的薄唇,吐出冷酷的评语。“太丑。”

    太丑。

    太丑。

    太丑。

    太丑。

    一个男人如果经常攻击女人丑,不管他是不是真心的,不管他心底其实到底怎么认为怎么想——女人当然最在意的就是被喜欢的人说丑。

    师雩垂下头,拧着眉心,沉痛地承认:这,都纯属给自己挖坑。早晚,会接受到报应。

    “丑就是——丑。”在花脸猫似笑非笑的表情,了然的眼神中,他硬拗着说完,“美就是美——你就是这个样子,就已经很好看,很完美了。”

    “真的?”她还半信半疑的样子——还没看够。

    “真的。”师雩还有什么办法,只能含泪认了。

    “我的脸硬伤不是很多吗?”

    “我喜欢就可以了。”

    “你不是觉得我配你太丑吗?”

    “情人眼里出西施,你在我眼里是最美的。”

    “你说什么?我没听见。”

    “……”

    他说,第一次见面就觉得她长得可爱,他说,其实说她丑都是乱说的,他说,其实越觉得胡悦可爱他就越要说她丑,他说——

    他絮絮叨叨地说,追着她跑,她嗯嗯啊啊地听,在前面随随便便地走着,一边走一边掏出卸妆湿巾,把底妆擦掉,头发绑成大光明马尾,瞬间从抖音网红变成了路边接地气的通勤大妞,他们还是一样,漫无目的地往前走着,已经完全忘记了该走向哪个方向,这些都不重要。

    “行了。”

    终于听够了,胡悦用手肘顶了师雩一下,语气很老佛爷范儿,“女人都在意什么,现在明白了吗?”

    师雩如释重负,捏着鼻子认栽,“我以后再不敢嘴贱了。”

    “嘻嘻,活该!”她活泼起来,对他顶了个猪鼻子,整张脸的妆都擦了,素着脸穿着羽绒服,运动鞋细腿裤,二十大几岁的人,还能强行装嫩,看着居然有点像是大学生。

    “我的错我的错。”她身边的男人也不老,脚步轻快,绕着她左走右走,像是从十二年前的校园里走出来,活泼地拉着他的女同学,“消消气,姑奶奶,我嘴贱,我嘴贱还不行吗?”

    他们的眼神撞在一块,就一小会,又各自别开,冲着地面莫名其妙地抿嘴傻乐,胡悦偏过头,手一寸一寸挪过去,小指弯起来勾了勾。

    过了一会,另一只手带着微微的温度握上来,不太火热,但在寒冷的冬季,已足够互相取暖。

    “牙齿,怎么回事啊?”

    他们就这样手牵手,慢慢往前走去。

    “那个啊,那个是之前在A市和袁苏明搏斗的时候,他撞了一下那颗牙,估计牙根受损了,后来老疼,做了几次根管治疗都不行,医生建议拔掉做烤瓷牙,拔虎牙不可能只拔一边的呀。”

    “可惜了……”某人的唏嘘之情很真切,看来,他私下还真的偷偷地中意着她的虎牙。

    胡悦的嘴角又勾了一下,她捏捏掌心的手。“家里有菜,但还能再买点——今晚想吃什么?”

    师雩没有第一时间回应,过一会,她好奇地看过去,他也正含笑看着她,眼神中,写出多少故事,多少温柔。

    “这是我有记忆以来,第一次有人这么问我。”

    他告诉她。

    这一刻,胡悦很想要抱住师雩——抱住眼前的他,抱住从前的他,那个徘徊在雪夜中孤单而凄惶的少年,那个幼失怙恃寄人篱下的幼童,那个曾经历过一切失望,在黑暗中倔强前行的师雩,她想要对他说,说那么多话,想要告诉他,就像是想要告诉当初的自己,一切都会有个结束,黑夜有一天一定会有尽头——

    但她并不着急。

    她知道,他们还有很多的时间。在浪花上泛起的白沫那么久的时间,比永恒还要更久的时间。

    最后,她只是轻轻笑一笑,简简单单地对他说。“急什么?”

    “这句话,我以后天天说给你听。”

    全文完 (http://www.bxwx123.com/novel/m0GmL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xwx123.com。笔下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bxwx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