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道人赋 > 第48节犴公子

第48节犴公子


    灵宝阁之所以能够屹立北荒数千年,且将分店开遍整个修仙界,所仰仗的便是背后的散修势力。..
    野泽之中卧虎藏龙,就连中州五大宗门也不敢小觑之。
    “这一下算是开了眼界了!”
    聚在灵宝阁特意为众人准备的精舍中,一众天南商队主事的脸上尽是不可思议之色。
    下方那些争相出价的修士实在太过疯狂,是真正的把灵石当成了白菜,出手那叫一个阔绰!
    看到众多北荒修士为了一枚小延寿丹争的面红耳赤,有的甚至不惜口出威胁之言,而那名主持交易的灵宝阁老者则是一副智珠在握的模样,陆漓泉不由攥紧了拳头,心中直呼:“亏了、亏了!”
    一众商队主事之中,只有陆漓泉是真正的商贾出身,灵宝阁此番会将小延寿丹的收益拿走三成,这让他有了一种被人割肉的感觉。
    咬了咬牙,陆漓泉碎步来到老神在在的柴斐身边,之后恭声道:
    “六爷,今次这十枚小延寿丹虽说卖出了天价,但是所得终究只是一些灵石罢了,灵石虽好,却对门中帮助不大,不若下一次由我等自行运作。”
    柴斐满意地看了陆漓泉一眼,点头道:“老陆这话说的中肯,不过既然想要打响名头,便总要分出一些好处。
    放心,经过这一次售卖之后,小延寿丹的价格定然会被抬的极高,也算是为你等以后自行售卖给了一个参考。”
    陆漓泉等人闻言皆有喜色,有了这样的灵丹妙药在手,就不信那些修仙者还敢在自己面前装大,这几年受的窝囊气也该找回来了!
    大厅的角落里,一个身形略显瘦弱的华服公子正一边摇着折扇、一边饶有兴趣地看着乱哄哄的报价场面,四个窈窕女修陪伺在侧,不时娇笑着指指点点,与那华服公子逗趣。
    “小延寿丹呐!自己今次定要在尊主那里讨来一些,此物若是运用的好了,说不得就能再招募几个得用的人手过来。”
    华服公子如此想着,眼睛便扫向了柴斐所在的精舍,待做了一个奇怪的手势之后,就带着侍从们起身离去,似乎对那小延寿丹丝毫不感兴趣。
    “据说这犴公子向来出手大方,平素最喜欢拿着灵石砸人,却不知今次因何转了性子,难道连小延寿丹都不能入他的眼?”
    “犴公子年纪轻轻就已经跻身元婴境界,自然不把区区一甲子的寿数看在眼里,哪儿像咱们,一大把年纪了还要在此挣命。”
    有厅中修士见华服公子竟然中途退场,不由小声地议论起来。
    柴斐伸了个懒腰,吩咐陆漓泉等人留下来分配今日的收益,他自己则摇醒了犹在一旁酣睡的灵聪兽。
    一人一宠悄然离开精舍,出了灵宝阁之后,便架起遁光向着犴公子乘坐的座驾天舟追去。
    天舟素影,映碧平湖。
    相距剑煌山三百里的一片水泊之上,安童挥退了左右,独自立在船舷处眺望远处的水天一色,一时感慨万千。
    人之际遇当真玄奇,原本生的畸形的大头童子,在忍下了陈景云亲自施展的炼筋淬骨之术后,此时非但化身成了一位翩翩佳公子,手底下也已经有了不小的势力。
    修为高深、待人以诚,更兼行事方正、出手阔绰,又是个肯为弱者出头的,单凭这几样,就使得那些平素郁郁不得志的散修高手对安童心悦诚服。
    “狴犴为正、行止有章,仗义执言、明辨是非。”
    受了安童恩惠者因为不知其姓名,便就以“犴公子”称之,名声累积,十年方有小成。
    正在感慨叹息时,天水相接处忽有遁光划过且还直奔天舟而来。
    安童以神念察看,见是一位身着青色道衣的胖道人和一只肋生五色光翼的痴肥灵宠,哪还不知道是柴斐和灵聪兽到了?
    柴斐足踏莲影降在天舟之上,打量了一身华服的安童几眼,见他规规矩矩地抱拳施礼且还口称“拜见少尊主”,于是脸上便露出玩味之意。
    运起混元宝珠布下了一道禁光之后,这才出言打趣道:“安童,我早已在师父口中知道了你的狡狯德行,所以少在这里装出这副恭谨的模样。”
    安童闻言面色一垮,心中又觉一阵松快,当下笑着回道:“这些年一直都当自己是个君子来者,不知不觉间竟然落下了不少毛病,还请六爷勿怪。”
    柴斐莞尔一笑,复道:“犴公子在北荒散修之中名头不小,我在闲云观中也有耳闻,今日既然得见,自然要畅饮一番,莫要藏私,快快把你去岁献给我大师姐的好酒拿出来!”
    “哈哈哈!不想六爷竟也是位酒中豪客,属下前些时日正好得了一些名为神仙醉的好酒,原本是打算献给尊主的,今日正好请六爷先行鉴一番!”
    安童一边大笑,一边挥手布下宴席,二人就在天舟甲板上盘膝而坐,先对饮了三大盏灵酒之后,这才各自大呼痛快!
    灵聪兽也喜灵酒,见他二人居然敢把自己晾在一边,当即大眼一瞪就要发飙,柴斐见状一拍额头,连忙好言抚慰,又赶紧把自己的酒盏捧了过去,这才让胖东西暂熄了怒火。
    见到安童一脸古怪地打量着灵聪兽,柴斐语带无奈地解释道:“你可莫要小瞧了这位灵聪大爷,它可是我师父的心头肉,就连修行的功法都是特意为它独创的,若是真的恼了,我可不是对手!”
    看着眼前这只憨态可掬的灵宠,安童不由一阵啧舌,暗道:“尊主他老人家是有多闲?居然为一只灵宠创出了修行功法?”
    再看看灵聪兽脖颈处悬着的三个储物袋,安童眼珠一转,认为自己需要巴结一番,于是连忙自腰间取出一个酒葫芦,而后堆着笑的送到胖东西面前。
    灵聪兽见他识趣,大眼中透出满意之色,用爪子一抓胸前的储物袋,那葫芦灵酒就自行投入了其中,而后又有一块拇指大小的天蓝色石头自其中飞了出来,落在了安童的身前。
    “这是?天外精金!”安童打眼一瞧,就认出了此为何物,当即不可置信地叫嚷了一句。
    “大惊小怪的做什么?我师父怕它学坏,不许它随便乱收礼物,这是拿天外精金跟你交换呢,你且收着就是。”
    “哎呀,这可如何使得?安童这里还有一些灵酒,请灵聪兄一并笑纳了吧!”安童一门心思地想在灵聪兽那里多混些好处。
    如此打趣了一阵,甲板上的气氛更显轻松,安童这才放下酒盏,正色问道:“六爷今次亲自过来找我,可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交代?”
    柴斐颔首道:“不错,前些时日我在天南捉到了一个佛门探子,据那人的交代,其身属的乃是一个隐在北荒暗处的庞大势力,我今次前来,一是为了交割这些灵石,再就是把一些打算说与你听。”
    伸手接过柴斐递来的储物袋,神念一扫,安童便不由再次佩服起闲云观的大手笔来,储物袋中那一堆堆码放整齐的高阶灵石,让他一阵阵的目眩神驰。
    道人赋
    (http://www.bxwx123.com/novel/oUIob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xwx123.com。笔下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bxwx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