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道人赋 > 第49节依旧不得闲

第49节依旧不得闲


();
  “秋风霜月度几许,等闲空叹韶华。
  争得光阴复甲子,闻道七星崖下。”
  北荒各宗对于小延寿丹的热情,在一位寿数无多的七星宗长老进阶为半步元神境之后被彻底的点燃了。
  各宗此时更知传言不假,原来那乙阙门的纯阳五行大阵真的可以助人显化元神、体悟大道!
  七星宗为了能让自家长老借阵破境,可谓是砸锅卖铁倾尽了宗门宝库,但是些许的付出与得到的回报相比又算得了什么?
  那位七星宗长老出了纯阳五行大阵之后仰天大哭,将一身半步元神境的气机尽数显露,直搅得剑煌山中一片狼藉。
  据说那位长老最后是被烟岚剑尊给一剑拍飞的,并在百十倍地赔偿了损坏的东西之后,才狼狈地跑回了宗门,此事在乙阙门中一时论为笑谈。
  一石激起千层浪,有了这个例子在前,那些寿数无多的修士谁不对小延寿丹趋之若鹜?又有谁不想亲身体前往纯阳五行之中修行一番?
  怎奈剑煌山这些时日一直封山闭户,令各宗拜求无门,若非那位七星宗长老当年对乙阙门的上一任宗主有过些许的恩情,否则哪有这般羡煞旁人的机缘?
  天南商队在这半年的时间里不住地往来南北,所到之处皆是大受欢迎,就连那些原本看不起“天南蛮子”的宗门也都大开方便之门,都想着能够多得一些小延寿丹。
  只可惜丹药虽好,也不缺买家,但是数量却太过稀少,除了第一次在灵宝阁寄卖时,有十枚灵丹同时现世,之后便越来越少,只有天南商队的几个大主事手中才会有上那么一两枚。
  物以稀为贵,到了现在,要是不拿出大批天南急需的资源来换,等闲再多灵石,也入不了天南商队的眼。
  陆漓泉等人想要扬眉吐气的愿望也算是实现了。
  ......
  在弈剑峰上住了小半年,眼见着闲云观与各宗的交易已经步入正轨,陈景云的心也不由得活泛了起来。
  怎奈聂凤鸣和袁华破境在即,纪烟岚近来也是剑心浮动,何况隐在北荒暗处的那个势力也还没有露头,种种牵绊之下,让他无暇前往海外苍生岛。
  当日涂山氏爷孙离去之时,曾经留下了信玉,内中详细说明了罗浮山在苍生岛上的具体方位,并将隐在天南近海中的那处上古法阵的操控之法分说了个明白,力邀陈景云前去海外一游。
  对于有可能成为天南助臂的苍生岛,陈景云自然心中在意,而且对于一直霸占着南方无尽海的那支水属妖族,他也是好奇的很,总想一观海底的奇景。
  发现了陈景云又在神游物外,纪烟岚嘴角微翘,也不打扰,只在一旁独自品茶,这样的场景最能令她心安,近几日一直躁动的剑心也跟着平复了下来。
  “祖师、祖师!那个讨厌的陆漓泉又来讨要丹药了!”姬倾城百灵一样清脆的声音打破了崖边的安静。
  纪烟岚见是小丫头来了,眼中不由露出宠溺的笑意,捏了捏徒孙红扑扑的小脸,语带责怪地道:
  “你师父不是已经下了严令,命你不许再偷偷的饮酒了吗?怎么就是不听话呢?”
  姬倾城扑闪着大眼睛,腻在纪烟岚身边,笑嘻嘻地回道:“我听大师伯讲起过,说我师父像我这般大时,可是没少伙同几位师叔到她那里偷酒喝,倾城身为弟子,自然是要效仿师父的!”
  “臭丫头!我怎么在你这话里听出了‘上梁不正下梁歪’意思?真是该打!”一旁的陈景云作势要打,见小丫头躲到了纪烟岚背后,这才作罢。
  说来也是好笑,闲云观亲传弟子一脉尽是一些酒鬼,有事儿没事儿的都爱搜刮灵酒佳酿,也都知道孝敬师父,若是此时把陈观主腰间的青玉葫芦倾倒一空,内中盛着的灵酒怕是能够装满一个池塘。
  对于徒孙口中这个惹人厌的陆漓泉,陈景云还是满意的,此人资质不错,在经商一道上也远胜外门辖下那些只知修行的武人,又因为陆漓泉是他当年亲自赐下的缘法,所以自然会有些栽培之意。
  想到小延寿丹,陈观主又觉一阵头大,似这般能夺天地之造化的灵丹妙药,炼制起来自然不易,寻常炼丹宗师即便倾尽上好的药草,怕也难得一二。
  好在他有自文琛那里搜刮来的炼丹心得,又有《癸水真解》可以提纯药性。
  不过就算如此,陈景云也还要在丹药之中加入涂山谦当年赠送的“五行之精”,否则便是他有通天彻地只能,也无法凭着一些寻常灵株大量炼制这类灵丹。
  “没办法呀,你师祖我就是个劳碌命,小倾城你可要好好修行,将来也好为祖师分忧。”
  语带无奈地感慨了一句之后,陈景云起身抻了个懒腰,而后踱步入了洞府,想必是去开炉炼丹了。
  姬倾城看着师祖离去的背影,小拳头攥的“咯嘣”直响,眼中居然露出了一抹坚毅之色!
  她早就在师父和师伯的谈话中知晓了祖师的不容易,更在父皇口中听到了这样一句话——“天南若不生观主,万古寂寂如长夜!”
  纪烟岚叹息一声并不言语,又见姬倾城紧绷着小脸,心下不由一阵感慨:
  “连这样一个小小的人儿,现在都知道往自己的身上揽担子了,闲云观呐——!从师父到弟子,哪一个是真的得了闲?”
  聂凤鸣这几日不敢修行,生怕一个不好引来泥丸宫的躁动,剑煌山可不是一个破境的好地方,他若在此破入七转,且还没有元婴显化,说不得就会引来麻烦。
  既然自己不能修行,自然就不能让小师弟得闲,柴斐扛不住聂凤鸣的老拳,只得舍了一众狐朋狗友,乖乖地入到纯阳五行大阵之中修行!
  “二师兄这是抽了什么疯?也不知道此时离开了没有!”
  五行顺逆、无始无终,灰头土脸的柴斐在戊土幻境内哀嚎了一声,抬脚踢碎了最后一只土傀,便又垂头丧气地踏进了浮在眼前的那道金色门户,看来他是真的不敢出阵。
  纯阳五行大阵的核心空间当中,温易安借着阵法之力将元神显化成了一柄煌煌之剑,剑芒过处,百十条御空翔龙被斩成了漫天流光。
  怎奈刚不可持,一击之后,温易安立觉神魂难继,只得一脸不甘地退出了大阵。
  纯阳五行大阵之外有一片灵玉铺就的聚灵法台,凡是出阵的修士都会被传至此处,十几名同样灵力不继的乙阙门修士正在聚灵法台上盘坐调息,见到宗主出阵,连忙各自起身行礼。
  温易安含笑点头,同时出言鼓励,眼前的这些人都是门中的精英弟子,说是剑煌山一脉未来的希望也不为过。
  岂料就在此时,忽有一道高挑婀娜的身影现身在了法台中央,温宗主一见来人,说了一半的话竟又咽了回去,足下遁光一闪,人已失了踪影,
  莫伤秋脸色不变,心里却是一阵恼火,也顾不得在法台上恢复灵力了,微一跺脚,便身化一道流光,瞬间折返了客居的浮空岛。
  聚灵法台上的一众乙阙门修士个个面容古怪,显见是在费力地憋着笑。
  原本还是莫伤秋在尽力躲着自家宗主的,可是不知怎地,到后来事情居然有了反转,竟是变成了自家宗主在四处躲避这位莫宗主。
 (http://www.bxwx123.com/novel/oUIob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xwx123.com。笔下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bxwx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