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道人赋 > 第50节水到渠成诸人将破境

第50节水到渠成诸人将破境


自从知道了师姑纪烟岚有意撮合自己与莫伤秋之后,温易安再看到莫伤秋的时候可就没了之前的从容,取而代之的变成了浑身别扭。
温易安自幼便开始随着纪烟岚锤炼剑心,这些年又身居高位,什么样的大场面没有见过?殒命在他手上的宵小之辈更是不知凡几,按说早该心如铁石才对。
熟料一旦事关了男女之情,温宗主的表现可就有些差强人意了,非是他的心气儿太高对莫伤秋看不入眼,而是这种被人点破心思后的微妙情绪,令他有些不知所措。
纪烟岚对此大为恼火,认为温易安生了个榆木脑袋不肯开窍,不过这事儿又不是威逼压迫可以达成的,是以只能跟陈景云抱怨。
陈观主本就不同意纪烟岚这样乱点鸳鸯谱,只是嘴里不敢明说罢了,因此对于道侣的抱怨,他只乐呵呵地听着,却不肯给出丝毫建议。
今天可是不得了了,纪烟岚方才不经意的以神念扫过后山的大阵,却好巧不巧地正瞧见了温易安急切遁走时的狼狈模样。
见此情形,纪烟岚本已平复的剑心立时便躁动了起来,又因为陈景云不在身边没有人能听她唠叨,纪剑尊当即就如王二婶附体一般,老子娘的火气一下子就蹿了起来!
温易安今日颇有一些收获,回到悬剑峰大殿后,刚要盘膝入定体味阵中所得。
岂料就在此时,忽有一道剑光闪进大殿,还没等温易安反应过来,那剑光在他身上一卷,而后便拖着温大宗主直奔了弈剑峰。
师姑的烟波秋水剑温易安如何会不识得?不敢反抗也反抗不了,只能由着剑光将自己捆绑着前行,其实他也回过味儿了,知道师姑今次因何动怒。
剑光虽疾,却也逃不过乙阙门高手的神念感知,温易安心知自己今次是丢人丢大了,连忙神念传音去封堵一众元婴长老之口,不过效果如何可就不得而知了。
回到了浮空仙岛的莫伤秋原本还在恼火,但是在看到了温易安被捆锁着奔向弈剑峰时,那副狼狈的样子之后,心中的怒意立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解恨之感。
“曲师妹,你说若是师父还在世的话,是否也会为我费心寻找合适的道侣?”
一旁的一名风芜宗长老见宗主提及恩师,脸上不由泛起了惆怅之色,以她对莫伤秋的了解,怎会不知师姐这是在心生羡慕?原想出言安慰几句,又见师姐的嘴角似乎挂着一丝笑意,这才放下心来。
说来也是,温易安身为一个庞大宗门的主事之人,且自身还是一位战力卓绝的元婴境剑修,这样的地位和修为早已远胜旁人。
而即便如此,却仍有亲厚的长辈在为他费心筹谋,似温易安这般的福缘,确实是寻常修士无法比拟的。
温易安杵在纪烟岚面前不敢吭声,师姑的怒火可不是那么好平息的,他若敢在此时插言辩解,说不得还要受些皮肉之苦。
数落了一通师侄之后,纪烟岚怒意稍减,见温易安依旧如同少年时那般愣头愣脑,不由气笑出声。
说的多了也觉无趣,纪烟岚饮了一口灵酒压了压心火,这才言道
“我这几日剑心躁动,需得闭关守心方能破入半步元神境,因此没有功夫再去管你。
你若真是对那莫伤秋无意,自去与她分说便是,不过切记拿捏分寸,不可伤了人家的心。”
温易安乍闻师姑将要踏足半步元神境,立时喜不自胜,待听完了后面的话后,又是一阵为难,他也分不清自己对莫伤秋是否有意,况且这也不是他一厢情愿就可以达成的事情。
心中腹诽着师姑不该把莫伤秋强留下来,温易安足踏虚空折返了悬剑峰,方入大殿,就见凌度等人联袂而来,想必是有要事禀报。
事情倒也不算紧急,众人此来还是为了商议如何延展宗门触手的事宜,只是凌度的笑容因何这般可恶?段星河等人的眼神又为何如此的怪异?
“好你们几个老家伙!真当本宗主的灵剑不利否?”
想明白了众人这是一同来看自己的笑话,恼羞成怒的温宗主当庭邀战凌度等人,誓要在武力上找回颜面!
经过了一日夜的灵火煎熬,陈景云今次再得四十九枚小延寿丹,非是不能丹成五十,而是为了暗合先天之数。
修为越高,陈景云便对冥冥中的天意越发的敬畏,也越发的好奇,而要探知内中的玄奇道理,却需要足够的修为来支撑。
陈景云不认为自己此时已经拥有了这种能力,因此甘心做一个听话的乖娃子。
出了洞府,没见到纪烟岚的影子,倒是聂凤鸣师徒正坐在崖边对弈,至于灵聪兽和暴猿则在青石板上睡的正香。
对着徒孙招了招手,命她将十颗小延寿丹去交给陆漓泉,剩下的丹药则被他丢给了聂凤鸣。
小丫头如蒙大赦,一把拂乱棋局,蹦跳着跑过来接过丹药,说了句“祖师奶奶回原来的洞府闭关去了”,而后便一溜烟儿地跑了,那副跳脱的样子直看的聂凤鸣皱起了眉头。
“收起那副严师的模样,你小时候也没比倾城这丫头好到哪里去!”
陈景云训斥了弟子一句,而后便坐在了徒孙原来的位置上,命聂凤鸣重新执子。
聂凤鸣讪讪一笑,不敢出言反驳,思及自己小时候带着师弟师妹们干下的顽皮事,心中也觉有趣。
怎奈刚刚落了数枚棋子,陈景云便察觉到了弟子上丹田处的异动,不得已只得丢掉棋子。
没办法,他的修为太高,等闲落子之时就有道韵相随,聂凤鸣又破境在即,稍加感应便会引来泥丸躁动。
“凤鸣,你明日就与倾城丫头随着为师的道器分身一同折返天南吧,破境事大,不可耽搁。”
聂凤鸣闻言大喜,连忙应承了下来,他如今的修为已经到了进无可进的地步,若是再不破入七转,怕是要被急疯了。
知道弟子心中的急迫,但是陈景云一向最重弟子们的根基,要是没有到达水满将溢的地步,绝不允许弟子们涉险破境,哪怕一丝的风险都不成。
看着二弟子神采飞扬的样子,陈景云心中也自欢喜,出言嘱咐道
“修行一途最是艰难,你们几个在我的庇佑之下虽然能够顺风顺水,但是进阶七转之后就要开始求取只属于自己的道理了。
你这些年多半时间都在镇守观中,眼界终究不够开阔,是以此番破境之后需得多到外面走走,争取早日蹚出一条自己的路来。”
聂凤鸣自从见识了修仙界的广袤之后,一颗心早已活泛了起来,听闻师父此言,连忙一本正经地道
“师父说的弟子自然会铭记在心,前日曾听师娘提起,说您动了出游海外的心思,不知弟子破境之后,能否随您一同前往?”
陈景云闻言心下莞尔,笑骂道“臭小子,倒是懂得打蛇随棍上,也罢,到时便将你四师弟也一同带上。”
“多谢师父成全!”
看着弟子那副欣喜的样子,陈观主难免心生感慨,叹道“你们几人之中当属婉娘的天分最高,只可惜她要统御宗门,竟至十年未曾离山,待你修为高了,却需多替她分担一些。”
对于聂婉娘,陈景云总觉得亏欠太多,只是几个弟子之中,此时也只有她才能充当大任。 (http://www.bxwx123.com/novel/oUIob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xwx123.com。笔下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bxwx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