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道人赋 > 第59节爱吃石头的观主

第59节爱吃石头的观主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就在陈景云与纪烟岚决定前往化外一游的同时,伏牛山这边却已经开始了闲云观自开宗以来最大的一次庆典。
  虽然已经入了仙门,但是闲云观辖下的武人们还是更愿意把一些江湖中的称谓挂在嘴边,这些日子更是张口闭口的总要谈及聂凤鸣“聂二爷”与袁华“袁四爷”。
  前日聂凤鸣与袁华相继破境功成,进阶七转之境,期间虽无天罚降下,但是破境之时的一番大动静却是惊掉了一地的下巴,若非陈景云的道器分身亲自出手遮掩天机,恐怕北荒那边都会有所感应。
  待到风云散尽后,天南大宗师境以上再出两位武道尊者,一时间,闲云观辖下修士尽皆欢呼雀跃、与有荣焉!
  其实对于“尊者”这个称谓,聂婉娘和聂凤鸣等人一直心有抵触,认为天南修行界中能够配得上“尊”之一字者,唯师父陈景云一人。
  岂料众人的这个想法却被陈观主嗤之以鼻,观主大人如意算盘打的极响,认为只有门下的徒子徒孙们都成了尊者境以上的修士,才能让他更有颜面。
  红轮西坠之时,也正是闲云观最为热闹的时候,此刻皓月初升雪鉴银盘、山河摇影映挂碧天,伏牛山下喧声阵阵,灵峰之上五色光斓。
  相比于山下的热闹,灵峰大殿之中倒是更多了一些随意安然,身着玄色道衣的陈景云高居云座,两旁徒子徒孙和一众闲云观主事长老以及白芷姐妹各有位次。
  再看殿中诸人,聂婉娘今日一改往日的端庄,正笑逐颜开地频频举杯,还时不时地与彭仇夫妇说一些聂凤鸣和袁华少年时的趣事,只是谈笑间却难掩眼中的感慨激动之意。
  彭仇自然同样如此,他当年护着小姐少爷冒死北遁,不想居然得了一场天大的缘法,如今聂凤鸣也已成就“尊者”之位,此时思及旧主,彭大长老不由红了眼眶。
  许是因为修行有成之故,素来老城持重的聂凤鸣此刻神采飞扬,正跟程石和季灵得意地透露着他将随着师父前往海外游历的消息,引得师弟师妹羡慕不已。
  袁华则正努力地扮出一副高人模样,他虽然生的容貌一般,但却深沉内敛,又因为破入七转之后一身气机更加的缥缈难测,是以一旦装起样儿来,倒是真把几个小的给唬住了。
  只是袁华的这副样子又如何唬得住从小跟他一起长大的程石与季灵?
  师兄妹二人因为心生妒忌,于是便拉着袁华可着劲儿地灌酒,三杯五盏未见怎地,八九轮下来袁华终于原形毕露,笑呵呵地收了威严,言语间与平时便没什么两样了。
  至于几个小字辈儿,虽然彭逍、彭遥和孟不同三人已经修为不弱,名头也都不小,可那是在旁人眼中,殿中哪有几人的位置?
  于是三人只能跟姬倾城一同挤在姬桓的席上,师兄妹四人也有乐子可寻,此时正嬉笑着向姬桓与何弃我讨要好处,直扰的姬、何二人连饮酒交谈的功夫都没有。
  白芷姐妹那边的阵势可是不小,姐妹七人聚在一处,正说着一些山下的家长里短,不用想也知道七人定是步了纪烟岚的后尘,也被山下的柴婶子她们给洗了脑了。
  虽然白池蛮横地把自己的席位给占了去,石鹤长老却不着恼,他前几日不小心惹到了这七个姑奶奶,正愁没机会让人家撒气呢,今日岂不正好?
  ……
  对于闲云观的现状,陈景云心中大感满意,自当年灵猿子驾鹤西去后,天地之间只剩他剩孤零零的一人,再到现如今的宗门鼎盛人才济济,这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可是即便如此,一旦身处其中,此情此景,却依旧令他有了一种如在梦中之感。
  攥了攥拳头,感受着指掌之间蕴藏着的磅礴力量,陈景云不由翘起了唇角,这具道器分身如今也有了本体九成的实力,所差的不过是无法专精五行天心之术。
  “有了这具分身镇守山门,加上弟子们也已经逐渐成长了起来,闲云观如今再不惧怕等闲宵小之辈的算计,自己的本体又有何处不能去得?”
  如此想着,陈观主心中难免一阵得意,于是把手摸向腰间的酒葫芦,想要痛饮一阵。
  只是这一下他却摸了个空,腰间虽然束着卷云玉带,怎奈其上空空如也,哪里悬着什么葫芦?
  无奈地摇了摇头,陈观主只得自储物袋中摄出一块天外精金,而后将之丢入口中嚼得个“咯嘣”脆响,那样子竟好似咀嚼萝卜一般。
  “可惜呀!自己这分身什么都好,美中不足的却是即品不出酒中香,也识不得肉中味。”看着下边的弟子们杯来盏往、谈笑风声,陈景云不由得暗自“砸吧”了几下嘴。
  自聂婉娘而下的一众亲传弟子见到师父这般模样尽皆大笑出声,程石与季灵更是重重地碰了一下酒盏,神情说不出地得意。
  彭仇与石鹤等人虽然不敢放肆,但是也都偷笑出声,同样的错误观主已经不知道犯了多少回了,却是一直改不过来。
  唯独姬倾城觉得师祖实在可怜,别人都在喝酒吃肉,只有他老人家在那里啃石头。
  自从得知陈景云的分身将会常留山门之后,众人相聚时就从不缺少这样的场景,大家也都习惯了这位玄衣观主的存在。
  笑骂了几声“逆徒”之后,陈景云轻咳一声止住了场面,而后目光在众人脸上一一扫过,最后停在了聂婉娘处,言道:
  “婉娘,你本九天玄凤,却被师门捆住了羽翼,又身为三代首徒诸人的表率,这些年过的着实辛苦。
  今次凤鸣和小四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为师便许你一个空闲,让你好有机会四方游历,去寻找自己的道缘。”
  对于大弟子,陈景云是打心底里的看重,认为将来能够传承自己衣钵者非她莫属,以前还担心弟子心窍太过玲珑至使难控意马心猿,如今看来倒是多虑了。
  岂料聂婉娘闻言之后却浅笑摇头,恭声回道:“师父莫要为弟子担心,虽说游历四方能够增长眼光见识,但是守在家中却也未必没有所得。
  弟子这些年坐镇灵峰、感悟周天星辰演化,不知不觉间竟有了些许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悟,而且师父在时我心甚安,倒觉得留在家中更好些。”
  “唉——!既如此,那便随你。”
  见聂婉娘如此说,陈景云也只能听之任之,叹息一声之后又道:
  “为师今次在对战妖、魔族二族大能时,曾经悟得一门《玄光运灵之术》,此术威力不小,非功成七转且修行我正统闲云观功法者无法习成,今日便传于你们三人吧。”
   (http://www.bxwx123.com/novel/oUIob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xwx123.com。笔下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bxwx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