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看出三个小孩的脸色不好,宁王一点都不在意,脸上依然挂着一抹欠揍的微笑。

    沈昊林和沈茶对望一眼,无奈的叹了口气,这宋家的人,甭管是大的,还是小的,都一个样儿,全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唯恐天下不乱的德性。宁王这个程度还算是好的,只是嘴上胡说八道而已,他那个侄子,尊贵的皇帝陛下,要是抽起疯来,比这个可要厉害多了。

    “清若哥哥,坐!”宁王朝着吴清若笑笑,又看看沈昊林、沈茶,“你们也坐,说起来,你们师徒应该很多年不见了,难道不叙叙旧吗?”

    “等金大人给你看完病,自然会的,不用担心。”吴清若请金苗苗坐在宁王的旁边,“金大人,请。”

    “王爷客气,这本来就是我的分内之事。”金苗苗微微颔首,搬了个小板凳坐在宁王的床边,示意他把手伸出来,“殿下与家师颇有渊源,就算陛下不开口,臣也会主动请缨的。”

    “原来是看在惠兰的份儿上,金大人才会对我悉心照料啊!”宁王的表情有点小委屈,“本王……不好吗?”

    “……”金苗苗很漠然看了一眼突然在自己眼前放大的那张脸,“殿下,坐好,你影响到我了。”

    宁王愣了,他没想到金苗苗会回了这么一句,再看这个小丫头的表情,几乎没什么变化,嫌弃的撇嘴。

    “不愧是惠兰那个家伙的徒弟,跟他一个样子,一点情趣都没有。”

    “金大人只不过是负责给你看病、调理身体,你想要点什么情趣?”看到宁王无往不利的魅力终于碰到了铁板,吴清若心情还挺好,他看看沈昊林、沈茶,“听说金大人也上过战场?”

    “是!”沈昊林点点头,“徒儿刚接手的那一两年,几乎所有的人都要上战场的。苗苗的战功不错,因为她上场的机会其实不多,整体排名不是很好看,只能勉勉强强排进前五十。”

    “金大人这么厉害呢,真是失敬!”

    本来宁王还想着再说几句,但突如其来的咳嗽打断了他下面的话。

    “殿下还是少说话,省省力气比较好。”号完了脉,金苗苗又做了一些其他的检查,看到宁王很痛苦的吞了一口口水,她想了想,从药箱里拿出一个小葫芦,倒出了一颗小小的药丸,示意宁王张嘴。“别吞下去,含在舌下,嗓子会舒服一点。”

    “金大人。”吴清若走到床边,伸手摸了一下床头放着的茶壶的温度,转头问金苗苗,“辰辰的情况如何?”

    “在往好的方向发展,至少比昨天回来的时候要好很多了。”金苗苗看看吴清若,又看看宁王,“身体上的病养养就好了,但殿下心中的病,还是需要您自己的努力。殿下心思郁结,想的东西太多、太杂,短时间可能不会有什么反应,但随着时间慢慢的变长,心里的压力和纠结就会慢慢的反应在你的身体上,就会让你生病。这一次的大病,固然有风寒、有旧疾的因素,但绝大多数的原因还是在于殿下思虑过度的缘故。想要身体健康,殿下就要保持自己的心情舒畅,少操心、少耗神。”

    宁王听完金苗苗的话,很意外的没有给出任何的回应,只是朝着她笑了笑,然后眯起眼睛,不知道又再想些什么。

    看到这个眼熟的画面,金苗苗很无力,她看看宁王,又看看沈茶,来来回回的看了得有五六次。

    “金大人,这是何意?”吴清若不太理解她的这个行为,“辰辰和小茶怎么了吗?”

    “同一种人。”沈昊林也叹了口气,“心思太重,什么事都要亲力亲为,想要他们不操心、不管事是绝对不可能的。虽然他们嘴上答应着不再操心了,但实际上根本就做不到。”

    “国公爷说的不错,你们二位可真是一模一样。你们要清楚,先天身体骨比常人弱,就要好好的养着,而养病最大的忌讳就是耗神、耗心,可你们二位呢,一样不落全都占了!”金苗苗抱着胳膊,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有些挫败的摇摇头,“我也是真惨,碰上了你们这两个不听话、不遵医嘱的病人。你们二位若是普通的病人呢,我还能对你们粗鲁一点,但……”她耸耸肩,“算了,我认命,只能更努力的钻研医术,让你们不受那么多的痛苦。”

    “真是难为你了。”沈茶和宁王相互看了一眼,同时勾勾唇角,“为了不让你这么的为难,我们尽力控制住自己,好不好?”

    “旁人说这个话,我还是相信的,但小茶……”金苗苗轻轻摇摇头,“你在我这里,是一丁点儿的信誉都没有了。你也不要勉强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她看了一眼宁王,“殿下也一样,让你们憋屈着过日子,情况恐怕会比现在更糟糕。”

    “什么话都让你说了。”沈茶看看金苗苗在给宁王开新的方子,目光转移到了宁王的身上,“殿下刚才说允许我们提问题,可殿下也应该知道,我们现在最想要解决的是什么。”

    “是长姐的案子。”宁王殿下点点头,“这件事说来话长,听我慢慢说。”他接过吴清若给他倒的温水,想鹰王道了谢之后,小小的喝了一口,说道,“你们都查到了,长姐是被冤枉的,所谓的证据都是伪造的。”

    “但完颜萍派人来告密应该是真的,对吧?你们是借着这个契机,才炮制了这个案子,对吗?”看到宁王点头,沈茶一皱眉,“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们明明有能力把这个压下来,却任由这件事情发酵,甚至还推波助澜,亲手炮制成一个悲剧,到底是什么苦衷让你们不得不做出这样的决定,下这样的狠手?”

    “源于一封信,准确说来是一封没有署名、来源诡异的警告信。”看到沈昊林、沈茶一副不相信的模样,宁王喘了两口气,“最开始的时候,这信只是送了少数几个王府,我们以为是谁的恶作剧,并没有当真。但后来事情的发展出乎我们的意料。”

    “连续十天,每天早晨先帝醒来,都能在枕边看到这封信。”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Copyright (C) 2020 笔下文学网(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笔下文学网提供网友发布的玄幻小说,武侠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历史小说,等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TXT阅读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作品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及书库评论均属作者或读者其个人观点和兴趣,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