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沈茶被金苗苗这么一吼,迅速把自己的记忆拉回了午马镇的那个晚上。

    一到午马镇,金苗苗就去验尸了,一直到二更天的时候,才满身疲倦的回到驿馆。回来之后也没休息,拽了正打瞌睡的沈茶就往外走,把沈茶吓了一跳,以为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结果呢,被金苗苗强拉硬拽到存放尸体的冰窖,径直走到完颜与文的尸体跟前。

    “你急急忙忙把我拽到这里来,到底是为什么啊?”沈茶一边裹紧身上的斗篷,一边疑惑的看着金苗苗,“是金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你看看就知道了。”金苗苗掀开盖在完颜与文身上的白布,把他整个反转过来,后背朝上,冲着沈茶努努嘴,“你看他后背上的那个图案。”

    “这个……”沈茶手里拿着烛台,凑近完颜与文,眯着眼睛仔细的端详了一下,“这个圈儿里面的是什么东西?是兵器?完全看不出来是什么兵器啊!”

    金苗苗没说话,又掀开完颜与文几个随从身上的白布,在他们的身上都有着同样的图案。不同的是,完颜与文的图案在后背接近腰部的地方,而其他的人,则是在手腕、脚腕这种相对比较明显的地方。

    “你想要告诉我什么?”沈茶依然是一脸的困惑,“他们是主仆的关系,身上有同样图案的印记,也不算奇怪,是不是?”

    “我想告诉你,几个月前,我们抓的辽暗探的身上也有同样的图案,跟完颜与文的这些随从一样,都是在手腕、脚腕这样的地方。”金苗苗把几个人的白布盖好,“辽人和金人最近的三年都是水火不容,你觉得他们彼此联系、身上有着同样图案的几率有多大?是巧合,还是别的什么?”

    “这件事还没有一个定论,暂时别声张。”

    金苗苗点点头,叹了口气,“先把眼前最要紧的事解决了。”

    沈茶把自己在午马镇看到的以及跟金苗苗的对话都说了一遍,朝着宁王和吴清若挑挑眉。

    “整个过程就是这样。”她摸摸下巴,目光又落在了那封信的落款上面,“后来,我回去查过这个图案,并没有查到任何的线索,就暂时搁置了,没想到……时隔几个月,又看到了这个。”

    “也难怪陛下说,薛伯母案子背后的真相牵扯的不只是大夏,还有辽、金两国。”沈昊林点点头,指着那个兵器问吴清若,“师父也不知道这个是什么?”

    “从来没有见过,说是兵器,但又不像,说不是兵器吧……”吴清若轻轻摇摇头,“又说不好它是个什么东西,如果知道这个代表了什么,或许可以解开这个谜团。”

    “宫里面有个秘密书房,里面有很多书籍都是外面禁止流传的,你们可以去找找线索,说不定就能找到答案。”宁王咳嗽了两声,“说起来,这个图案,我们好像也见过,是不是?”他看向吴清若,“我记得在宁王府扫地的那个小子,就是最先发现这封信的小子,还有宫里那几块硬骨头的身上,似乎都有这个印记。”

    “不是,没有。”吴清若否定了宁王的说法,“我们见过也只是在收到的那些信里扫过一眼。”

    宁王抬起头看天,想了好一会儿,才叹了口气,“记不清了,反正是见过的。”

    三个小孩哭笑不得,心说可不是见过的,这么大的一个标记就在信纸落款的地方和信封的封口处,只要眼睛没问题的都见过了。

    “对了……”沈茶看看金苗苗,“既然完颜与文的身上有这个图案,那完颜喜呢?还有耶律南和耶律岚身上呢?是不是也有这个?”

    金苗苗摸着下巴,低着头想了好半天,才朝着沈茶摇摇头。

    “没有。”

    “确定?”

    “我很肯定,他们身上确实没有。”

    “等一下!”宁王打断了金苗苗的话,“你怎么会知道这几个小子身上没有?你看过?”

    “这不是很正常吗?辽国的耶律兄弟在过年的时候途径嘉平关城,特意找我给他们扎了两次针,因为他们觉得身上非常的不舒服,脑子也是懵懵的,不是很清醒。我在他们的后背、胳膊、脑顶上都扎过,总不能穿着衣服扎,对吧?至于完颜喜,就前不久,他大病了一场,若不是我及时的救治,他的小命可就没了,他的那些雄心壮志,可就会变成泡影了。”金苗苗看了一眼宁王,微微勾起唇角,“殿下的想法不要这么……嗯,不干净,我是个郎中,眼里只有病人,并没有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

    “抱歉,是我说错话了。”

    “我接受殿下的道歉。”

    “这个图案到底是个什么意思,我们会去查的,但现在有个要紧的问题要解决。”沈昊林看着宁王,表情异常的严肃,“薛伯母的案子到底要怎么了结,我们应该如何告诉小天这个真相?我们或者说宁王殿下您需要给他一个交代。”

    “交代?”宁王冷笑了一声,“他想要一个什么样的交代?昭告天下,他的母亲是被冤死的?当然可以,但不是现在,我们必须要把隐藏在背后的、寄这些信的家伙给揪出来。”

    “可是……”

    “可是什么?”宁王轻蔑的撇撇嘴,“你们回去之后,完全可以实话实说,把你们在西京查到的东西原原本本的告诉他,让他自己去选择。如果他是我长姐的孩子,就应该知道怎么做。”

    “口说无凭,他是不会相信的。”沈茶轻轻摇摇头,“殿下不了解小天哥哥的性格,他想要查的事情就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想要他相信薛伯母是为了大义自愿赴死的,就要拿出实打实的证据来,口说无凭。”

    “实打实的证据?”宁王挑挑眉,“想要什么实打实的证据?是想我长姐托梦给他,还是……”

    “等等!”吴若清打断了宁王的话,用一种不确定的语气说道,“我记得你长姐是不是留了一封手书给你?”

    “手书?”宁王被他说的一愣,“好像……是有这么回事,我要想想把它放哪儿了。”

    沈昊林、沈茶、金苗苗交换了一个眼神,他们没想到居然峰回路转,事情有了一个巨大的转机。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Copyright (C) 2020 笔下文学网(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笔下文学网提供网友发布的玄幻小说,武侠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历史小说,等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TXT阅读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作品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及书库评论均属作者或读者其个人观点和兴趣,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