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怎么样,你师父这个屋子布置的还不错?”

    吴清若领着沈昊林、沈茶进了自己的屋子,他知道沈茶怕冷,提前吩咐了仆人多准备两个炭盆,还告诉膳房准备了热汤热茶,他们刚回来没多会儿,膳房大师傅就着人把汤茶送了过来。

    吴清若的屋子布置的跟一般武将的屋子差不多,唯一的不同就是多了几幅字画,多了两盆兰花,还有几盆说不上名字的花花草草,让整间屋子看上去多了一些文人的气息。

    不过,沈昊林和沈茶看出来了,那几幅字画其实讲的是一个完整的故事,讲的就是代王爷和吴清若这一生发生的事情,且这几幅字画都是出自代王爷之手,偶尔有几个看着不怎么靠谱的标注应该都是吴清若写上去的,倒是也蛮有意思的。

    “你们两个过来坐吧!”吴清若朝着两个小孩招招手,让他们坐在自己的跟前,还把一个炭盆往沈茶那边挪了一下。“这天儿太冷了,别冻着了。”

    “谢师叔。”

    吴清若看看沈昊林,又看看沈茶,轻轻的叹了口气。

    “师父可是遇到了什么烦心的事?”沈昊林和沈茶交换了一个眼神,“是否可以说出来,让徒儿为您分忧?”

    “不是,只是想到了以前的事而已。”吴清若轻轻摇摇头,看着沈茶,“当年你师父临时被调来西南边境,正好分到了跟我一个小队,同吃同住同守夜,我们两个很能聊得来,我不会因为我是守将的养子高看我一眼,也不会因为我身世不详,对我避之不及。”

    “所以,师父跟您才会结为异姓兄弟的,您两位之间的情谊可是要比有些亲兄弟才好呢!”

    “你们王叔是我的知己,你师父就是我最好的兄弟,有他们两个,我就已经很满足了。”

    “宁王殿下呢?”沈茶一挑眉,“他对您的感情可深厚,若是挺您这么说,怕是要难过的。”

    “辰辰……跟你们一样,是我们当成儿子看大的。”吴清若笑笑,伸手指了指放在旁边架子上的一个样子不太好看的小香炉,“小茶可还记得这个?”

    “这个……自然是记得的。”沈茶不好意思的摸摸下巴,“是您路过嘉平关城来拜访师父,我第一次见您时的回礼。这个东西是我第一次做的成品,怪丑的,您怎么给摆出来了?您要是喜欢,我再给您做一个,现在我的手艺可比那会儿要好多了。”

    “一点都不丑。”吴清若朝着沈昊林挑挑眉,“你说呢,昊林?”

    “是不丑,至少能看出来是个香炉。”

    “兄长!”沈茶更不好意思了,“本来就是个香炉嘛!”

    沈昊林没说话,只是笑笑,目光继续停留在那个架子上,他在这个小香炉的旁边看到了一把镶满宝石的匕首,这是他第一次上战场,从金国一个将军身上找到的,觉得样子很好看,就直接送给他师父了。

    吴清若看着眼前的两个小孩,记忆被拉回到了多年前,沈茶所说的路过嘉平关城的那一次。

    那次也不算是路过,是奉命去见沈国公,商量边关演练的事,正好可以见见他的兄长秦正。

    结果,两个人见面之后,还没说几句话,就被秦正兴高采烈的拉去校场见自己的徒弟,还跟他显摆说自己的徒弟是天生的习武奇才,打算把衣钵都传给这个孩子。

    吴清若当时就很不在意,他的徒弟沈昊林可是名正言顺的沈国公继承人,再有什么奇才也赶不上自己的徒弟,所以,对秦正的话持保留的态度。

    但等他们进了沈家军的校场,吴清若就看到了一个瘦瘦弱弱的身影站在校场中间,一条鞭子舞得是虎虎生风,周围十几个兵士都无法近身。

    “这是……你徒弟?”吴清若看看一脸得意的秦正,“小小年纪练到这个程度,已经很难得了。”

    “对吧?我没说错吧?绝对是个奇才!”

    “碰上这样的可不容易,你怎么找到的?”

    “什么怎么找到的?”听到吴清若的话,秦正哭笑不得,“你这话可别让老沈听到,非得跟你玩命儿不可,这是他的掌上明珠。”

    “哦!”吴清若恍然大悟,“原来是传说中的那位大小姐,不过,还真是个好苗子。”

    秦正笑得比之前更嚣张了,如果不是碍于情面,吴清若很想揍他一拳,这个得瑟的劲儿,就好像别人家没有徒弟似的。

    只是,当沈茶听从秦正的吩咐,走到两个人跟前的时候,吴清若却被她着着实实的吓了一跳,他看到了那个代表着轩辕家子弟的印记。

    吴清若原本的计划,是跟沈国公聊完边关演练的事就回西南去,结果看到了沈茶,他特意在嘉平关城留了一个晚上,听秦正为他讲述沈茶凄惨的童年,讲述这个孩子的不容易。

    等到秦正都讲完了,吴清若更加确定了,这就是轩辕家选择的那个孩子,所谓的命运多舛,都是假的,都是被安排的。只是他们低估了这个孩子自身的承受能力,也没有料到轩辕家的小弟会失手,差点儿就要了这个可怜孩子的小命儿。

    等到秦正睡下,吴清若才去正院见了早已等候多时的沈国公和长公主殿下,三人针对沈茶的现况又做了一番周密的安排,然后当着沈国公和长公主殿下的面儿,将沈茶的情况写进了信里,派人快马飞奔入西京,将信送入了代王府和轩辕府。他们再三叮嘱送信的人,一定要见到代王爷和轩辕靓本人,才能把信交出去。

    再后来的每一年,吴清若都会找机会路过嘉平关城,打着拜访老友、关心徒弟的旗号来跟沈茶见面,看看她的状态,然后跟西京进行沟通。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沈昊林、沈茶正式接管嘉平关城和沈家军,自己卸甲归田回了西京才停止。只不过,他们之间并没有真正的断了联系,每次沈昊林、沈擦率沈家军回京述职的时候,他们总是要小聚一番的。

    看着两个孩子越来越好,越来越合拍,吴清若一直提着的心也算是放下了,不只是他,所有参与了那个计划的人都松了一口气,现在他们就等着彻底解决掉那个所谓的神秘组织,各人归各位,这两个孩子就可以履行长辈们为他们订下的亲事,成为真正的一家人了。

    “师父?师父?”看到吴清若的眼圈红了,沈昊林有些着急,“您是怎么了?”

    “没什么。”吴清若轻轻摇摇头,朝着面露忧色的两个小孩笑了笑,“人呐,年纪一大就爱回忆过去的往事,就容易被感动,不用担心,一会儿就好了。”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Copyright (C) 2020 笔下文学网(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笔下文学网提供网友发布的玄幻小说,武侠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历史小说,等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TXT阅读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作品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及书库评论均属作者或读者其个人观点和兴趣,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