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沈茶带着护卫回到国公府的时候,沈昊林和刚从宫里回来的金苗苗坐在书房里谈论着太后娘娘的情况。

    看到沈茶进门,金苗苗赶紧站起来,把自己手里的暖炉递了过去。

    “这大夜里的,有什么事不能交给下面的人去做,非得亲自走一趟?”金苗苗又递给她一碗热热的姜汤,看着她皱着眉喝下,这才松了口气,“这要是着了凉,又得在床上躺个几天,到时候想干什么都干不成了。”

    “我要是不亲自跑一趟,是绝对不会安心的。”沈茶喝完了姜汤,把汤碗递给金苗苗,走到沈昊霖的身边坐下,把现场的情况复述了一遍,最后说道,“大统领在油锅架子的腿儿上发现了那个标记,同时,在摊主手腕的内侧也看到了同样的印记。目前可以判定,这个摊主跟那个神秘的组织是有关系的。但这个人是那个组织闲置不用的,还是一直都有联系的,这个还需要进一步的调查。”

    “这可真是意外之喜。”沈昊林把沈茶的手握住,“派人去查他的具体情况了?”

    “嗯,看看能不能从他身边的人入手,查处点什么来,也看看是不是可以把他当作一个突破口,撕开那个神秘组织的外皮。”

    “这是一个很好的想法,不过,不要抱有太大的希望,十有八九会什么都查不到。”沈昊林伸出一只手,摸摸沈茶的额头,“这个摊主是靠炸脆米过活,说明他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人物。”

    “兄长跟大统领还真是兄弟,说的话都是一样一样的。”

    “白萌也是这么说的?”

    “可不是嘛,一来就跟我说,这个人最大可能就是小鱼小虾,但我告诉他,我们现在没有这个资格嫌弃别人不重要,因为我们连那个组织的外围都没有摸到。这话啊,我再转送给你。”

    “小茶说的很有道理。”金苗苗也赞同沈茶的观点,“现在就算一点点线索,我们都要抓住。”

    沈茶笑眯眯的点点头,感到自己的手慢慢变得温暖,她轻轻挣脱开沈昊林的手,拿起笔,在一张空白的纸上把在现场看到的那个标记画了出来。

    “那个油锅架子上的标记,看着年头不短了,不像是新画上去的,看样子总得有个五六年了。”

    “嗯……”沈昊林摸摸下巴,“其实……”

    “什么?”沈茶亭下了手里的笔,好奇的看着沈昊林,“兄长是想到了什么?”

    “其实,在王府的时候,我就有这种感觉,觉得这个图案非常的熟悉。现在这种感觉就更明显了,越看越熟悉,但在哪儿看到的,我是完全想不起来了。”沈昊林拿起另外一支笔,在另外的纸上讲这个图案拆分开来,分别画了几个组成部分,一边画还一边说,“诶,你这一回来,打断了我们两个的聊天。”

    “嗯?”沈茶好奇的看看沈昊林,又看看金苗苗,“聊什么来着?”

    “也没聊什么,苗苗跟你前后脚的进门,正跟我说太后娘娘的情况呢!”

    “哦,对!”沈茶的头转向了跟他们隔桌对坐的金苗苗,“太后娘娘怎么样了?应该不要紧吧?”

    “确实是不要紧,昨天晚上寝殿的炭火太足了,所以,太后娘娘感觉有点热,睡到半夜的时候踹了被子,结果……”金苗苗一摊手,“着凉了。”

    “娘娘……”沈茶微微一皱眉,“她身边的侍女是怎么回事?晚上值夜的人呢?怎么也不知道看着一点?看到娘娘的被子踹了,难道不给重新盖上吗?这样的疏忽,实在是太不应该了,该罚!”

    “陛下和公主殿下也是这样说的,昨天值夜的是太后娘娘身边的另外一个大宫女喜翠,但她这两天也是不怎么舒服,太医给开了药,吃了之后就昏昏欲睡。结果……”金苗苗耸耸肩,很无奈的说道,“她自己也特别后悔,一个劲儿的认错,陛下和公主殿下觉得事出有因,她也不是故意的,再加上太后娘娘给她求情,就饶了她这一次。”

    “娘娘身边的两个大宫女都挺不容易的,很多事情她们都亲力亲为,下面那几个小的也不顶用,弄得她们就算是生了病也不敢休息,只能硬扛着。”沈茶轻轻叹了口气,“真是太不容易了。”

    “你这话跟公主殿下说的一样。”金苗苗朝着两个人挑挑眉,“你们放心吧,太后娘娘吃了药就歇下了,今天晚上好好的睡一觉,明天就没事了。”

    “没什么大事就是好事。”沈茶稍微松了口气,“这几天我们都忙,肯定没时间进宫,就算是进了宫,也是跟陛下讨论辽、金以及其他的一些事情,估计也抽不出来时间去看太后娘娘。苗苗你要是有空的话,就多替我们看看,有你在我们也是安心的。”

    “没问题,交给我吧,这也算是我的分内之事。”金苗苗朝着沈茶笑笑,看看她,又看看认真画图的沈昊林,神色间有些犹豫,“昊林、小茶,我……”

    “怎么了?”沈茶放下手里的笔,很认真的看着金苗苗,“你是不是有什么事?遇到难题了?还是有人欺负你了?你告诉我,我给你出气去!”

    “诶诶诶,别动不动就打打杀杀的。”金苗苗被沈茶的话给逗笑了,“整个西京城谁不知道我是镇国公府的人?谁敢动不动的就招惹我?不是我自己的事,其实……”

    “其实什么?”沈昊林微微一皱眉,“你下午跟宁王叔是不是聊了什么?跟小天有关的?”

    “诶,昊林哥哥也是神了,你怎么猜到的?”

    “看你这个表情就知道了,根本就不用猜。”沈昊林也放下了手里的笔,“说吧,怎么回事?你们都聊什么了?能让你这么上心、能让你这么纠结,肯定不一般。”

    “是这么回事。”金苗苗把跟宁王的聊天内容说了一遍,说完,她看看重新又拿起笔的两个人,“诶,你们两个怎么一点都不惊讶?”

    “早就已经猜到了,有什么可惊讶的。”沈昊林画完了最后一笔,盯着纸上的图案,轻轻地叹了口气,“小的时候,就觉得薛伯父、薛伯母之间和父亲、母亲之间的相处好像不太一样,至于怎么不一样,我那个时候年纪比较小,不太明白,也说不清楚,反正就是觉得薛伯母、薛伯父不像表面上看着的关系那么好。同理,母亲跟薛伯母之间的关系也没有传说中的那么亲密。如果她们关系那么的好,不至于每次薛伯母一来,她、父亲和薛伯父就不聊天了,立马转换了话题。”

    “我也有这种感觉,只是那个时候什么都不懂,有疑问也不敢说,现在听你这么一说,就全通了。”沈茶朝着金苗苗一笑,“宁王殿下是想让你把这些话告诉小天哥,劝他不要那么的激进,是不是?”

    “对!”金苗苗点点头,“但是,我有点担心。”

    “怕他不相信你的话,是不是?”看到金苗苗一脸嫌弃的撇撇嘴,沈茶坏笑了一下,“小天哥不是那种人,他还是个能听得进去劝的,但会不会收手,我就不敢保证了。这么说吧,如今的这个局面,我很希望他更激进一点。”

    “障眼法。”沈昊林看了一眼沈茶,“你是想用小天吸引对方的注意力,我们的调查就显得不那么打眼了,对不对?”

    “知我者,兄长也!”沈茶点点头,“有小天哥顶在最前面,我们就可以心安理得的窝在他的身后。”

    “你呀!”沈昊林伸出手指头绰绰沈茶的额头,“真是个小机灵鬼!”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Copyright (C) 2020 笔下文学网(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笔下文学网提供网友发布的玄幻小说,武侠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历史小说,等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TXT阅读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作品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及书库评论均属作者或读者其个人观点和兴趣,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