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最新网址:www.www.bxwx123.com    沈茶裹着一条厚厚的毛毯,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翻看着手里的供词,表情异常的严肃。

    那个炸脆米的小贩叫余七,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因为排行第七,才取了这样一个好记的名字。

    余七还有六个姐姐,在他懂事的时候,都已经远嫁他乡,基本上没怎么见过,除了逢年过节会按照规矩送礼之外,没有再多的联系了。

    余家从他这一辈往上数五代,都是地地道道的西京本地人,之前做什么营生的,已经不清楚了,从余七祖父那一代就开始做炸脆米的营生,做到现在也是祖传的手艺了,在食街也算是站住了脚跟。

    不过,这都是明面上的身份,余家从一开始留在西京就是澹台家埋下的暗桩,每一代的男丁都肩负着同样的职责,在漫长的等待中期待着被主家的唤醒。

    “澹台家的这一手做得漂亮,像余家这种情况,既可以混迹市井、打探消息,又可以在关键的时候对自己人予以一定的援手。”

    “援手?”金苗苗不解,“他们内部不是分工很明确吗?刺杀这种事也能轮到他们头上?”

    “苗苗,你这话就说错了。分工明确也只是指在他们还风光又人手充裕的情况下,自从澹台家倒了,黑甲营散了,除了那几个关键的核心人物之外,什么等级严明早就被打破了。再加上后来梁国亡了,就更没人买他澹台家的帐了。等他们恢复了元气,外面早就已经过去好几个沧海桑田了,有谁还记得他们的荣光呢?”白萌冷笑了一声,拿起一根鸭舌啃了一口,“不过,余家这样忠心耿耿,还在等着主家的也是有的。他们算是受过澹台家恩惠最深的那一类,不是咱们在宫里抓住的那种随随便便招揽的。”他朝着沈茶扬扬下巴,“咱们发现的印记跟宫里那群手腕上的其实并不一样。”

    “原来真的是不一样的。”沈茶点点头,“我就说看着有点别扭,但说不上来是哪里不对。”

    “你的感觉是对的,确实是有差别的。据余七所说,图案的整体基本上是一样的,但仔细看还是有很细微的差别。这种差别呢,咱们这种外行人看不出来,他们自己人一看就能看明白。”

    “余七还好意思说什么他们自己人吗?照我看来,他的骨头可还没有那些随随便便招揽的人硬呢!”沈茶冷笑了一声,轻轻甩甩手里的供纸,“这么轻易就把自己人给供出来了,这是不打算领澹台家的酬劳了?”

    “这个……”白萌叹了口气,瞄了一眼沈茶,“还真的不能怪他骨头轻,你们家戴乙的杀伤力太强了!”

    “哦?哦!”沈茶了然的点点头,“戴家的武馆、镖局就在那条食街的附近,戴乙从军之前在京里也是个赫赫有名的混混,余七应该是听过他的名号,也认识他这个人。”

    “可不简单的是认识人、听过他的名号。”白萌朝着沈茶摆摆手,“而且戴乙也不是普通的混混,在禁军、巡防营和五城兵马司都挂了名儿的怎么可能普通呢?”

    “大统领,不是我护短,戴乙确实是有不少毛病,也确实有点目中无人,但说他欺行霸市、欺男霸女,我可是不相信的。”沈茶一挑眉,“所以,你这个不普通是一个什么说法?”

    “诶,小茶,你误会我了,我说的这个不普通,可不是这个意思。”白萌啃完了第一根鸭舌,又拿了一个翅膀啃了起来,“戴乙要是你说的那样,我在嘉平关城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就会告诉你这个人有问题了。”

    “别急,听大统领怎么说!”沈昊林拍拍沈茶,把人往自己的怀里搂了搂,“她刚才起得有点猛,可能不太舒服,小白,你别往心里去。”

    “咱们自己人不说这个,小茶要是不舒服,想要揍我一顿,我都没问题。”白萌用胳膊肘杵杵金苗苗,“劳驾,帮忙倒杯茶,这玩意儿也忒咸了。”他喝了两口茶,漱了漱口,跟沈茶解释道,“戴乙这小子挺义气的,他没去嘉平关城之前,就在街面上挺混得开的。因为家里是开武馆、开镖局的,身边总跟着一群能打的师兄弟,看到有什么不平的事,就冲上去管一管,无论大事小情,他都不嫌弃的。你们也知道余七一直都在食街卖炸脆米,收入还算不错,就有人眼红了,雇了几个混混上他那个摊子去捣乱。说来也是巧了,混混捣乱的那天,戴乙在食街给他爹买卤猪肘。他爹别的不好,就好这口周记的卤猪肘。”他指了指自己面前的油纸包,“就是这家的,反正我是没吃出比别家卤味好在哪里,特别的咸是真的。”

    “周记……就在余七摊子的对面,是吧?”看到白萌点点头,沈茶扯扯嘴角,“戴乙救了余七?”

    “可不是,要不是戴乙出手救了他,他就会提早一年烧成今天这个样子。”白萌叹了口气,“余七把戴乙当恩人,你说这恩人一出面,还有什么他不肯说的呢!”

    “这倒是,戴乙……从另外一个方面说可以是余家的再生父母了,要不然,别说给澹台家刺探消息了,早就家破人亡了!”金苗苗打了个哈欠,“何况,余家都是自力更生,澹台家和黑甲营也没给他们什么钱,还总使唤他们,就算是最忠心的,也会心生不满的。余七这个选择,嗯,很正确。”

    “也幸亏他说了,要不然我们也不知道,除了他之外,还有至少二十个暗桩埋在西京。他们平时相互都不联系,也不见面,即便是传递消息也有极为特殊的方法,只有在特别特别紧急的情况下,才会面谈。”白萌重重的叹了口气,“这名单上的人,我已经派人去抓了,免得他们收到什么消息就跑了。”

    “做得好,管他是不是真的,先抓了再说,宁可抓错了,也坚决不能放过。”沈茶在沈昊林的肩膀上蹭了两下,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窝着,“这些人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西京,他们的任务就是打探消息,由此可以得出,西京最近……嗯,至少五十年以内发生的事情都跟他们这些人以及还没有露面、跟他们肩负同样责任的探子有关,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澹台家的人和黑甲营对京中的任何事都知道的很清楚。”

    “不得不承认,这澹台家的人,脑子是挺好用的。”白萌苦笑了一下,“看看人家安排暗桩多有水平,衣食住行都照顾到了,这里面有好几家都是西京的老字号,跟京中的大小府邸都有很密切的关系和来往。”

    “这样就更容易被人接受,探听消息也更加方便了。”沈茶拿起那几张供纸,翻来覆去的又看了几遍,然后抬起头看看沈昊林、又看看金苗苗,脸上露出了一抹坏笑。“你们说,把这个供词送到轩辕老将军府上怎么样?好不容易有点进展了,让他老人家也高兴高兴。”

    沈昊林伸手捏捏她的脸,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你这是让他高兴高兴,还是打算试探试探呢?”

    “小茶,我不觉得你的那个想法是对的,那样的话就太……”

    “我也不觉得,但我还是想要试试,想要看看他的反应。”

    最新网址:www.www.bxwx123.com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Copyright (C) 2020 笔下文学网(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笔下文学网提供网友发布的玄幻小说,武侠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历史小说,等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TXT阅读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作品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及书库评论均属作者或读者其个人观点和兴趣,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