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

    “自然死亡?十二个人一起?”金苗苗把自己眼前的水煮羊肉挑了几块肥瘦相间、看上去不是很油腻的放在沈茶的碟子里,还望她的面前放了一碗蛋羹,“这样的话说出来,你自己信吗?”

    “嗯……”沈茶喝了两口汤,端起那碗蛋羹吃了一口,“如果是我,我是不会相信的。”

    “看吧?连你自己都不相信。”金苗苗看看坐在沈茶右手边的沈昊林,“那么,国公爷呢?你相信吗?”又看向坐在他们对面的宋其云和白萌,“还是你们两位相信?”

    “苗苗姐,你不要这么说我们,其实我们也知道这里面有问题,但我们找不到问题的所在。如果能找得到的话,我们就不会这么头疼了,对不对?请苗苗姐来,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的。”宋其云叹了口气,狠狠的啃了一口手上的鸡腿,“你说,既无外伤、内伤,也没有被人下毒,又不是窒息而亡,还能有什么死因呢?总不能是什么天外飞仙把他们给杀了吧?”他歪了一下脑袋,“若是真的,人家天外飞仙又图什么呢?人家都已经成仙得道了,要什么有什么,什么都不缺,对不对?”

    “你这话说的就有问题,有没有外伤,倒是从尸体表面可以看得出来,但内伤这一点,从表面上可是一点都看不出的。如果致命伤在五脏六腑,验尸的时候光是在尸体上按两下是按不出来的,明白吗?必须要把尸体给……”金苗苗用手里的筷子从左到右轻轻一划,“看到里面才能真正的确定,是不是真的没有内伤。”她看向白萌,“那三位仵作可有这样做?”

    “没有。”白萌摇摇头,“他们就像你说的那样,就是按了按,然后跟我们说没有内伤。”

    “太草率了!”金苗苗很不客气的说道,“不划开看看就轻易下了结论,是另外一种罔顾人命。”

    “说的是啊,我本来以为他们会划开的,我还问了他们,但他们……”白萌耸耸肩,“人家在这方面是内行,他们说不需要,我也不好多说什么,是不是?反正苗苗你在京里,就算是真的出现问题,还能及时的帮我们补救一下,对吧?”

    “话说的真好听。”金苗苗翻了个白眼,“同样的,也不能确认就是没有中毒。”

    “这个我也想过。”宋珏从宋其云那里抢了一根羊排,“有很多毒是我们不知道的,黑甲营手里有什么东西,会有什么样的手段,我们可是一无所知的。”

    “陛下说的没错,他们隐藏自己多年,在这个期间都收集或者招揽了什么能人异士,咱们可是一点都不知道,这么轻易就下结论……”金苗苗撇撇嘴,“就是轻敌!”

    “他们不了解真正的情况,也没想到一宗这样的案子会牵扯出这么多事情来。”沈茶拍拍金苗苗的肩膀,“他们没这个经验,也不懂得毒药的事情,容易犯错误也是正常的,不要太计较了。”

    “好,听你的。”金苗苗承认沈茶说的对,勉强扯出一个微笑,“我们常见的一些毒是可以在尸体表面看出来的,比如嘴唇发紫、七窍渗血,但也有一些不太常见、知道的比较少的毒是无法光从表面就可以判断的,这么轻易的就下结论……”她轻轻摇摇头,“容易造成误判,给破案的各位带到一个错误的方向去。剩下的那个窒息……”她用胳膊肘杵杵沈茶,朝着看过来的宋其云挑挑眉,“两年前,咱们遇到的那个案子,不也是说没有任何的伤痕,也是在睡梦中死去的吗?最后是个什么结果,你们还记得?”

    “两年前?等我想想啊!啊!”宋其云一拍自己面前的小桌子,“我想起来了,好像跟这个情况大同小异,只是人数不一样。你那次是怎么说来着?说……说……自己被自己闷死的?就是睡着了之后,自己一口气没上来,把自己给憋死了。”

    “自己把自己给憋死?居然还有这样的奇闻逸事?都没有人跟我说,明明知道我很喜欢听这样的故事。”宋珏扁着嘴,一脸委屈的咬了一口手里的红豆饼,“那这个死因到底是什么?”

    “死者看着很壮硕,其实是有一种隐疾的,闻不了松香的味道,闻了这个味道就会呼吸困难、喘不上气儿来,如果没有人发现的话,就会窒息而亡。这种事呢,不是身边的人根本就不可能知道的,也不会用这个法子来下手。所以,当时我就判断这个凶手应该就是死者身边的人,范围就缩小在了死者的妻子、同胞兄弟这两个人的身上。后来经过调查才发现,妻子和同胞兄弟都有作案的嫌疑,因为这俩原本是青梅竹马的一对,两个人互有好感。而死者呢,因为家产的问题,哦,家里有两处小院子,还有一个做面食的小铺子。家产虽然不丰厚,但在边关还算非常不错的。这个死者对他弟弟比较强势,认为他弟弟不会经营面食的铺子,所以,只把两处院子之中比较小的那一处给了他弟弟。他弟弟跟他大吵了一架,要不是周围的邻居劝着,都会上衙门去闹了。死者记恨他弟弟丢了他的脸,为了给他弟弟一点颜色瞧瞧,就下手抢了弟弟喜欢的女孩。”说到这里,她停了下来,笑眯眯的看着宋珏,“陛下请猜一猜,凶手是谁?”

    “他们两个都是凶手,弟弟给出的主意,妻子下的手。”

    “理由呢?”沈茶把羊肉骨头吐到了小碟子里面,“为什么会觉得是两个人呢?”

    “弟弟跟哥哥发生了纷争,肯定就不会住在家里,但他是知道他哥哥身体有隐疾的人,她可以把这个消息告诉自己的嫂子,由嫂子下手,神不知鬼不觉的把哥哥给干掉。”宋珏朝着沈茶和金苗苗一挑眉,“怎么样?我说的可还对?”

    “对的,全都对。”沈茶又吐了一块羊骨头,“就是小珏哥哥说的这样,而且,他们在报案之前,都已经把松香的味道散干净了,在现场的时候,根本就没闻到这个。后来还是在床下看到了一丁点儿的松香灰,这才破了案。”

    “那你们觉得这次这个……”宋珏把手边一小碗米饭倒在没动过的炒鸡丁上面,舍弃了筷子,拿起手边的勺子,很熟练的拌了拌,“跟你们遇到的是一样的?”

    “怎么可能?”沈茶和金苗苗同时摇头,“我们更倾向于中毒。”

    “为什么?”宋珏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你们刚才问我理由,那现在你们的理由呢?”

    “直觉。”金苗苗把沈茶面前的鸡丁拿走了,把自己的蒸菜放在她的面前,“防止你这几天上火,吃这个。”她看看宋珏,“如果是一个死者,或许有其他的可能,但一个晚上死了十二个,除了中毒就没别的可能了。而且,你们之前说……”她眯起眼睛,“跟黑甲营有关,所以,我更倾向于是灭口。”

    “灭口?”沈昊林喝完了碗里的汤,用帕子擦擦嘴,“恐怕没有那么简单,我心里有个疑惑。”

    “什么?”

    “我们怎么就这么确定,死的人一定就是酱菜园子老板一家呢?”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Copyright (C) 2020 笔下文学网(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笔下文学网提供网友发布的玄幻小说,武侠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历史小说,等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TXT阅读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作品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及书库评论均属作者或读者其个人观点和兴趣,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