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众人从存放尸体的厢房转移到了大理寺卿专门用来会客的厢房,大家纷纷落座,目光全部都集中在了金苗苗的身上。

    “经过再一次的勘查尸体,目前可以确认,酱菜园子老板的死因是被人用细针扎入头顶百会穴,其他十一个人,均死于一种名叫做青蝶的毒药。”金苗苗把自己的记录交给白萌,“这个叫做青蝶的毒药非常罕见,它无色无味,甚至人们服用之后,连最基本的中毒反应都不会有。”

    “中毒的基本反应就是我们平常简单的那种?”轩辕靓接过白萌递来的验尸记录,很快速的浏览了一遍,“还是指中毒者本身的那种腹中绞痛等等的反应?”

    “是中毒者的反应。”金苗苗看向轩辕靓解释道,“他们本身不会有任何的反应,老将军所说的腹中绞痛、口吐白沫,甚至是七窍流血,这样的情况都不会发生,他们会非常平静的离开这个世上。就像之前三位仵作所言,没有外伤、没有内伤、没有打斗痕迹,很自然的死亡。”

    “世上居然会有这样神奇的毒药?”宋其云好奇的看着金苗苗,“那苗苗姐怎么看出来的?”

    “几年前曾经有幸见过这个玩意,一个透明的小瓶子里装着透明的液体,就好像是白水一样清澈。”金苗苗冷笑了一声,“表面朴实无华,内里却是致命的东西,这个青蝶威力极大,一滴足以致人于死地,但……发作的时间却相当的长。服用之后,大约二十四个时辰才会发作,再过二十四个时辰,中毒的迹象才会慢慢的显露在表面,尸体会呈现蓝色的细纹,看上去仿佛是一只蓝色的蝴蝶在展翅飞翔,也正是因为这样,才给这种毒药取了青蝶这样一个好听的名字。”

    “家里的长辈经常说,越是美丽的东西越可能有毒,果然是没有错的。”白萌撇撇嘴,“三位仵作没有看出他们是中毒,因为还没有过二十四个时辰,对吧?”看到金苗苗点头,他又继续问道,“你能看出来,是因为尸体的脏腑出现了什么变化,对吗?”

    “这就是我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强调,必须要剖开的原因。”金苗苗点点头,看看脸色惨白的沈茶,又看看正在搂住她、轻声说着什么的沈昊林,微微一皱眉,“小茶怎么了?”

    沈昊林朝着金苗苗摇摇头,“没什么,只是有点不舒服。”

    沈茶不是身体上的不舒服,而是心里面非常不舒服,在金苗苗说出“青蝶”这两个字的时候,心里就翻江倒海一样的难受。金苗苗是专门研究世上各种毒物的,知道青蝶是理所当然的,而她自己也知道这个东西,不仅知道,还见过,甚至差点成为青蝶的牺牲品。

    在她很小、很小的时候,还没有被老镇国公夫妇收养,她在无意间见到那对夫妇房间最隐秘的抽屉里有一个精致的小瓶子,她被耳提面命过,不许动这个东西,否则会发生很可怕的事情。然而,就在她被提醒的第二天,就亲眼看到那对夫妇在她和沈酒喝水用的小茶盏里加入了几滴这个会发生很可怕事情的东西,还听到他们说如果这个青蝶真的管用,那么,他们就可以彻底解脱了。要不是后来她失手将茶盏打翻,可能早就不在这个世上了。

    这件事一直都埋在她的心里,跟任何人,包括父亲、母亲和兄长都没有提起过。如今,在听到青蝶这个名字,曾经看到的那幕画面再次浮现在眼前,她不自觉的脸色变得惨白,身体开始慢慢的发抖。

    沈昊林是最先发觉沈茶不对劲的,看到身边的人已经快要控制不了自己,也顾不上别的了,把人搂在自己的怀里,轻轻的安抚着,告诉她,自己在身边,什么都不用怕。

    他根本就不用开口询问沈茶想到了什么,每次她出现这样的状况,都是埋在心底最不愿意面对的那些画面、那些事被重新翻上来,又再次想起来,那个噩梦再次萦绕在她的心中。

    每每看到沈茶这个样子,沈昊林就无法冷静,恨不得立刻冲到那对夫妇面前,用他们想不到的手段来对付他们,让他们也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但沈昊林仅存的一丝理智告诉他不能这么做,这两个人对他们、对小茶还是有用的,所以,他只能怒视跟他同样是一脸担忧的轩辕靓。

    轩辕靓感受到沈昊林身上散发出来的冰冷杀气,心中一惊,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大事不妙。

    “沈国公这是何意?”

    不出轩辕靓所料,沈昊林在安抚好了沈茶,等待她的情绪慢慢平复下来,开始了兴师问罪。

    “何意?”沈昊林冷笑了一声,不仅看向轩辕靓的眼神很不善,说出来的话也是硬邦邦、冷冰冰,讥讽意味十足。“在下不知,老将军在今日之前是否听说过这个青蝶?轩辕家藏品万千,不知是否也收藏过这个青蝶?当初那对夫妇离开轩辕家的时候,不知是否随身携带这个青蝶?”

    轩辕靓被沈昊林这一连串的质问给弄懵了,他已经顾不上斥责沈昊林的无礼,当然,他也从来没有这个资格在他和沈茶的面前摆什么长辈的架子。不过,他很快回过神来,从刚才沈茶的反应,以及前因后果的联系,即使大家都没有说是怎么回事,他也猜了个七七八八。

    “老夫可以肯定,没有见过青蝶,轩辕家也没有这个东西。”轩辕靓的表情十分严肃,语气非常的坚定,“当初他们离开的时候,更不可能随身携带。”

    已经缓过劲儿的沈茶,听到两个人的对话,伸手拍了拍沈昊林。

    “兄长不要这样,你误会了。”她接过梅林递过来的茶水喝了两口,“青蝶不是他们从西京带走的,而是在边关的时候,从一个金国商人的手里买到的。”

    “金国……商人?”听到沈茶的话,屋中的人,除了金苗苗之外,都是一愣。“为什么是金国商人?”

    “因为发明这个毒药的人,是完颜萍的曾曾曾祖父。他心中挚爱的那个女人,最喜欢的就是蓝色的蝴蝶,在世的时候常常说,来世要做一只蓝色的蝴蝶。她过世之后,完颜萍的曾曾曾祖父思念成疾,就做出了这么一个东西来纪念自己最爱的女人。”金苗苗一摊手,“我也搞不清楚,是怎么纪念,反正他就做出来了。因为做青蝶所需要的所有药材都是金国独有特产,别的地方都没有,所以,想要一瓶青蝶必须要通过金人。更重要的是,有钱也买不到,因为每一瓶青蝶,都是登记在册的,都是金王室的珍藏。”

    “老将军抱歉,是在下一时糊涂,请老将军责罚。”

    沈昊林听完金苗苗的解释,一点都不含糊,放开沈茶,朝着轩辕靓深深一揖,向他道歉。

    “没有这么严重,不要道歉,我能理解你的心情。”轩辕靓站起来,赶紧过去把沈昊林扶住。“你是真心真意对她好的,不希望她受到伤害,我很放心。”

    “……”沈昊林看着轩辕靓,“多谢老将军!”

    二人重新落座,沈昊林看向金苗苗,朝着她轻轻一挑眉。

    “什么意思?”

    “暂且不说那对夫妇手里的青蝶是怎么来的,就说现在这个凶手,金王室的珍藏是怎么落到他手里的?这么珍贵的东西,为什么会用在一个普通的酱菜园子老板的身上?这不合常理。”沈昊林抬起头和沈茶、白萌交换了一个眼神,“除非,他是……”

    “梅林!”沈茶打了个响指,“去把完颜喜带过来,让他认人!”

    “不用梅林去!”白萌站起身,拦住准备离开的梅林,“我亲自去!”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Copyright (C) 2020 笔下文学网(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笔下文学网提供网友发布的玄幻小说,武侠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历史小说,等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TXT阅读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作品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及书库评论均属作者或读者其个人观点和兴趣,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