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走进暖厅,三人就看到一个身着玄衣的人在屋中负手而立,那架势可一点都不像个护卫。

    听到门口传来的声音,玄衣男子转过身来,看到沈昊林、沈茶和宋其云,朝着他们笑了笑。

    “你们回来了?”澹台平川的目光扫过沈昊林和宋其云,最终落在了沈茶的身上。

    “您好!”沈茶在轩辕小院见过澹台平川一次,知道他并不是普通意义上的护卫,在轩辕靓的心中也很有分量,所以,把他和轩辕靓放在一个平等的位置上看待。“请坐!”

    在今天之前,沈昊林和宋其云只听沈茶和金苗苗说起过这个人,却从来没有见过,以为他应该跟轩辕靓给人的感觉差不多,毕竟年纪摆在这里。但今日一见却让他们大吃一惊,没想到这个人看起来如此的年轻,说他二三十岁都有人相信的。两个人同时在心中感慨,那个药还真是挺神奇的。

    “国公爷,您这个盯人的样子,我以为自己犯了什么事,要被您正法了呢!”澹台平川朝着沈昊林一挑眉,“放松一点,我这次来,既不是来找麻烦,也不是来跟您抢人的,您不用这么提防着我。”

    “在下并无此意,只是初次见面,比较好奇而已。如果有冒犯到您,我道歉。”沈昊林淡淡的看了对方一眼,伸手把沈茶拉过来,让她坐在自己的身边,“您此番前来,是轩辕老将军有什么事情要我们去做,还是有什么话要吩咐我们?如果是我们能做到的,一定会义不容辞的。”

    “国公爷多虑了,没有事情要你们去做,也没有什么话要吩咐。”澹台平川朝着给他送茶的长随点点头,“是关于那桩案子,有些疑点想要跟你们来探讨一下。马廷图的口供,我们已经看过了。我和老将军的想法是一样的,这份口供半真半假,马廷图没有跟你们说实话,哦,没有说全部的实话。”

    “这一点,我们也察觉到了。”沈茶点点头,把手炉放在一边,让梅竹拿了纸笔过来,“我们认为,他应该是想要保护什么人,所以,把所有的罪责都一力承担。”

    “我看到你们的注释了,一部分赞同,一部分不是很同意,所以要来跟你们聊聊。”澹台平川轻轻摇摇头,“你们认为想要保护的是他的弟弟妹妹,但我和老将军不赞同这个观点,或者说不全部赞同。”

    “为何?”沈茶一皱眉,“两位是认为还有别人?”

    “大将军莫急,我们来慢慢理清这个关系。首先,马廷图供称,他的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死于完颜萍所派刺客之手,但事实上,他跟他的弟弟妹妹是很顺利的离开金国,进入了大夏。这一点毋庸置疑,完全可以确认。外族进入大夏边关,是要向边关镇守申请批准的。没有镇守的准允,是不可能进入的。当然,嘉平关城例外,在沈家军常驻之前,嘉平关城鱼龙混杂,哪一国的细作都有,还有那种只认钱、不认人的江湖客混迹其中。后来先沈国公和沈家军进驻嘉平关城,下狠手整顿了一番,情况才有所好转。”

    “但他们进入大夏是十年前,如果从我们这边进来,我们会有印象的。”沈茶看向沈昊林,“我没有见过他们的申请,兄长可有印象?”

    沈昊林想了一下,轻轻的摇摇头,表示自己也没有印象。

    “不是从你们那里进来的,他们特意绕了远儿,走了当时秦副帅那边的关城。”

    “我师父?”沈茶愣住了,“那您是怎么知道的?我师父跟您说的?”

    “你们要知道,所有正常进入大夏生活,我这个指的是常居和做生意的,而不是那些不正常的,比如细作之类的,如果正常的生活,手续是非常繁琐的,边关批准之外,有的还需要西京这边批复,尤其是来自金国和辽国的。”澹台平川叹了口气,“我记得他们的申请,兵部拿过来给西京的几位老将军看过,因为年纪太小了,又没有家人跟随,本来不打算批准的。但是,后来有人给他们作保,这才准许放行。”

    “有人作保?马廷图说,马博尔骨曾经救过一个孩子,后来那个孩子被来自大夏的一对商人夫妇收养,是他们作保的?”

    “是他们。”澹台平川从怀里拿出几张纸,从里面挑出一张递给沈茶,“这是备份,你们看看。”

    “您怎么会有这个?”

    “不止我有,曾经带兵的老将军、王爷都有。”澹台平川解释了一下,“大将军可以根据这个去查一下。”

    沈茶向澹台平川道了谢,仔仔细细的浏览者那个记录,一边看,一边在自己面前的纸上誊抄了几个关键信息,抄完之后,才把那份记录还了回去。

    “他们在南边过了十年,一直都没断了要找卓鲁报仇的念想。”沈茶看着自己的誊录,“或许发现卓鲁的踪迹也是偶然,应该不超过一年的时间,马廷图和他的弟弟妹妹才来西京的。”

    “这就是我要说的第二点。”澹台平川把另外两张纸递了过来,“马廷图在青蝶的这个问题上面说了谎。”

    “青蝶不是他的弟弟妹妹下的?还有其他的内应?”

    “这就是你们的疏漏了,你们是不是觉得死者就是受害者?”看到对面三个小孩同时都是很茫然的样子,澹台平川叹了口气,“我们担心的就是这个问题,死者是死者,但不一定就是受害者,这两个你们一定要分清楚。不能因为他们死了,就不调查他们的来历、背景。”

    “您的意思是卓鲁一家、还有十二个伙计里面有马廷图的内应?”

    看到澹台平川指指自己手里的纸,沈茶赶紧低头看,等她看完了,好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

    “这……这……太不可思议了!”她长长的叹了口气,“这老卓鲁树敌的本事一点都不比马博尔骨差啊!”

    “这个很正常,他曾经是老金王的左膀右臂,在争夺王位的过程中,有仇家也是难免的。何况,马博尔骨曾经支持过那位六王爷,只不过当年他并不是主要人物,且战功赫赫,老金王登位之后并没有处置他,让他逃过了一劫。”

    “所以,他们这是一拍即合,宁可舍掉自己,也要报仇。”看完了那两纸上的内容,沈昊林的心情也不是太好,“这是金国内部的矛盾,却发生在我们大夏,也是够讽刺的。”他看了一眼澹台平川,“您来找我们,不单单是要告诉我们这个吧?毕竟这是京兆尹和刑部的差使,要是想着破案,您就会去找他们了。”

    “国公爷说的不错,这不是我来的真正目的。”澹台平川点点头,“我来找你们,是因为沐笙。”

    “沐笙?”沈茶一挑眉,“您这是自暴自弃,准备跟我们坦诚相告了?”

    “坦诚才是合作的第一步,对吗?”澹台平川笑笑,“本来阿靓是不赞同我来的,但我想了想,为了以后的事情可以顺利一点,这一步还是要迈出来的。”

    “您的决定是对的。”沈茶微微点头,“所以,沐笙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没有什么不对的,他是我的人。”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Copyright (C) 2020 笔下文学网(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笔下文学网提供网友发布的玄幻小说,武侠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历史小说,等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TXT阅读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作品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及书库评论均属作者或读者其个人观点和兴趣,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