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最新网址:www.www.bxwx123.com    澹台平川的话说完,整个暖厅变得非常安静,没有人说话,主要是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他们不是质疑澹台平川所说的真实性,而是觉得很意外,非常的不可思议,他们曾经想过澹台家和黑甲营的势力应该不小,也料到金国和辽国可能会有一些探子,但没想到这个探子的级别居然这么高,连金国最尊贵的家族都被牵涉其中。

    一时间,整个暖厅的气氛变得很奇怪,已经没有了之前那种热闹的感觉,每个人都在盘算着应该问点什么,但无论问什么,似乎都不太合适。

    就在这个时候,梅竹带着膳房的仆从进来送上了他们的晚餐,正如沈茶之前吩咐的,看上去就非常的清淡,一点油星儿都没有。

    梅竹领着仆从在每个人的面前放了一张小桌案,把准备好的清汤羊肉、白菜炖豆腐、一小碟酱菜,还有一笼小包子放在上面,除此之外,还在沈茶的小桌子上面放了一个药盏。

    梅竹领着膳房的人摆放好了之后,向四人行了礼,默默的退了出去。

    沈茶看着自己桌上的药盏运气,这是金苗苗特意为她调配的一副新药,据说是有安神的作用。自从进了京之后,她耗神耗得厉害,没有金苗苗的调理,恐怕会饱受失眠的困扰。只是,这药比之前喝的更苦口,每每到了喝药的时候,看着那黑乎乎的药汤,总是心生胆怯。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沈茶伸手端起药盏,递到了嘴边,做了半天的心理建设,也没能喝下去。

    沈昊林看看沈茶,看看她手里的药盏,轻轻挑挑眉。

    “要我帮忙吗?”

    沈茶不自觉的抖了一下,转头看了一眼沈昊林,发现她家兄长脸上的笑容异常的和善,说话的语气也特别的亲切。

    “不……不用了。”她轻轻摇摇头,“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不用客气,我很乐意帮这个忙的。”

    “是啊,是啊,小茶姐姐,我也非常愿意为你效劳的。”

    “没有你的事,吃你的饭吧!”

    沈茶送了宋其云一个白眼,幸好这个药每天只喝一次,要不然,这一幕每天都会上演三次的。

    她再次叹了口气,抬起头,无意间对上了澹台平川的笑脸,顿时感觉到压力更大了,这位比她家兄长表现的更加直白,那意思就是说,如果不老老实实喝药,他不介意亲手灌她。

    “我喝,我喝!”

    屏住呼吸,沈茶闭上眼睛,一口气将药喝光。难以言说的苦味瞬间弥漫了整个口腔,她不自觉的把整张脸都皱巴成了一团。

    “张嘴!”沈昊林看到她这个样子,从旁边的小桌子上面拿了一块蜜饯,丢进了她的嘴里,顺手又拿过那个药盏,放到鼻子下面闻了闻,“你这段时间是得罪苗苗了?这个味道可真冲。”

    “我也在反思这一点,感觉今天的药,比起前几天更加的难以入口。”

    宋其云看到这两个人又凑到一起开始说悄悄话,朝着已经喝上羊汤的澹台平川耸耸肩。

    “前辈不要自已,习惯就好了,他们经常是这个样子。”

    “他们的感情很好,我们就安心了。”

    澹台平川是知道轩辕家和沈家的那个婚约的,订立婚约的当天,他也在场,也是见证人之一,看到这两个娃娃的关系亲厚,他心中也是高兴的。

    宋其云不知道澹台平川心中所想,只是觉得这位前辈并不像传说中的无情,也是个对小辈很和善的人。澹台家的人如果不是做了不该做的事情,犯了忌讳,相信这位前辈也不会下那么狠的手。

    “前辈,晚辈有一事不明,还请前辈赐教。”

    “你说。”澹台平川夹了一块羊肉,放入口中慢慢的嚼着,“是跟薛侯夫人有关?”

    “是!”宋其云点点头,拿起一个小包子,咬了一口,“前辈说,那位金国大王子的母亲是黑甲营的探子?”

    “算是吧,但准确来说,应该是我弟弟安排的探子的后人。”看到沈昊林、沈茶停止交谈,把目光投向自己,澹台平川又喝了一口羊汤,说道,“我们那个时候可没有什么辽,也没有什么金,但那里也确实不是梁国领地,隶属一个比较彪悍的游牧部落,应该是辽、金的前身。这个游牧部落对梁国一直都很向往,总想着打败梁国,占领梁国的土地,可惜,徒有狼子野心,从来没有成功过。不过,这也不妨碍我们在那边安排眼线。不仅仅是澹台家在那边有探子,任何一个领兵的大族在那边都安排了眼线。”

    “当时您弟弟负责那边的消息来源?”看到澹台平川点点头,宋其云一脸的佩服,“这个探子还挺有本事的,不仅在那边扎了根,还成为了金国的大贵族,家中的女儿还成为了金王的王后。探子做到这个份上,真的是太了不起了。”

    “这个话可不敢乱说,其他大族的探子有没有成功,我们一无所知,不能太武断的下定论。”澹台平川摆摆手,“薛侯夫人的外家是我的探子,大王子生母那边是我弟弟的探子,不仅仅是大夏与金之间的对立,也是我与我弟弟之间的宿仇与对立。这两个人无论多么的相爱,也不可能在一起的。”他拿起一个包子,慢慢的啃着,“还真是很可惜,这两个人情投意合,也算是郎才女貌,但却没有该有的缘分。”

    “前辈,说句不客气的话,或许您会生气,但我不得不说。”宋其云一脸的嫌弃,“这个黑甲营还真的是贻祸百年,只要是跟他们沾上关系的,似乎就不会落得一个好下场。”

    “我不生气,这是事实,我很赞同你的观点。”澹台平川朝着宋其云笑笑,看看沈茶,“想说什么?”

    “大王子曾经在西京做质子,前辈那会儿就已经发现他的身份和来历了?”吃完了蜜饯,感觉口中的口味被压制住了,沈茶又喝了两口羊汤,这才彻底的缓过来。“我记得当初看卷宗的时候,这位大王子所打出来的王旗与黑甲营的标记颇为相像,但又有区别,可以确定不是同一个。”

    “他在京中为质的时候,我跟阿靓在那边驻守,发现这位大王子有问题,也是回来之后的事情了。”

    澹台平川吃饭的速度特别快,那一大碗羊汤和小包子很快就没了,他有点意犹未尽,但也知道晚上吃太多对身体不好,只能皱着眉头,跟沈茶喝药似的,一点一点的啃着白菜炖豆腐。

    “这么说,完颜喜也是……”

    “不!”澹台平川摇摇头,“大王子的生母在生下大王子之后就过世了,你们那位小朋友的母亲是老金王后娶的。”看到对面三个人瞪圆了眼睛,他笑了,“早就说过,史料这种东西不能轻易相信的。”

    “如果不是一个母亲,他们兄弟的关系未免也太好了吧?”

    “他们不知道。”澹台平川脸上露出一抹讥讽的笑容,“那位小朋友的生母长得与过世的王后一模一样,老金王思念王后,找了个人来代替她。”

    “这……”沈昊林、沈茶和宋其云相互对看一眼,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真如前辈所言,倒是能解释探子为何查不出真正的消息。”沈茶叹了口气,看着面前的餐食,突然没了胃口,“家丑不可外扬。”

    “小茶说的不错,不过,这样一来,你也不用担心扶上位的是个仇家了。”澹台平川继续和他的白菜炖豆腐做斗争,“你们想问先薛侯夫人的案子该如何了结,你们该如何跟薛侯交待。其实,实话实说即可。我虽未见过薛侯,但也知其是深明大义的人,知晓其中的内情,必然不会再继续纠缠。”

    “愿闻其详。”

    “先薛侯夫人身上的最大罪责,就是宁王殿下的降生。宁王殿下的身世,你们应该已经很清楚了。虽说她事后才知晓老夫人的情况,但悲剧已经铸成,作为促成这段孽缘的主谋,没有让她立刻为此负责,已经是很仁慈了。否则,不等大王子的事发,她早就已经没命了。而且,黑甲营在宁王殿下的身上发现了他另外一个身世,进而引发了之前那一系列对皇室、对朝堂重臣的骚扰,这些都应由先薛侯夫人负责。”

    “老侯爷和我们的父亲、母亲是否知道宁王殿下的另一重身世?”

    “不知。”澹台平川轻轻摇头,朝着沈昊林和沈茶笑笑,“但先帝知。”

    最新网址:www.www.bxwx123.com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Copyright (C) 2020 笔下文学网(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笔下文学网提供网友发布的玄幻小说,武侠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历史小说,等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TXT阅读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作品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及书库评论均属作者或读者其个人观点和兴趣,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