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沈茶的密信送到的时候,耶律南刚刚结束一场实练,对手是他亲亲的齐公子齐志峰,双方耗费了将近一个时辰,堪堪打成平手。

    齐志峰到边关来带兵,从一开始,耶律南就是反对的,战场无情、刀剑无眼,他可舍不得自己的心尖尖受到一丁点儿的伤害。而齐大人和齐夫人原本跟他是同一阵营的,但不知道为什么,不知道这个小家伙用什么办法说服了齐大人、齐夫人,居然同意家中的独子跑到这个危机四伏的地方来。

    齐志峰不赞同耶律南的这个说法,相对边关而言,临潢府才是真正的危机四伏,各方势力的角逐,各方暗探的窥视,还有王座上那位的无端猜疑,整个临潢府的上空就像是被一张无形的大网给网住,密不透风,让人喘不过气来。久而久之,不是被同化,就是被干掉。

    何况,自己的这个决定得到了耶律尔图的赞善,甚至在朝会上都大加夸赞,说大辽男儿,尤其是临潢府重臣、贵族家的子弟,都应该有这样的魄力,有这样的志向,不躺在祖辈、父辈的功劳上享受,而是靠自己搏出一份只属于自己的功绩来。

    对于耶律尔图的这个说法,耶律南表示同意,但是他看到了更深一层的东西。

    不单单是他看到了,跟随他一起来到边关的萧凤岐同样看出来了,就算齐志峰自己不主动离开临潢府,不出三五个月,耶律尔图也会找借口让他离开的。

    “齐公子离开之后,临潢府就剩下世子一人,没有了阿南和齐公子的帮扶,没有了你们二人背后的势力,世子孤立无援,掀不起任何的风浪。”萧凤岐冷笑了一声,“这么一来,临潢府再发生什么事情,都与世子无关,这对世子来说,是一件好事。”

    耶律南和萧凤岐的想法基本上是一致的,除此之外,他还想到了另外一点,那就是杀鸡儆猴。

    对世子都可以疑心到把他身边的人调离临潢府,对于其他的人,耶律尔图会更无所顾忌。一旦某些人的某些行为超出了他的容忍,他就不会客气的。

    无论耶律尔图的目的是什么,齐志峰来边关驻守已然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他就算不乐意也没什么用。

    “对于我们这样的人来说,与其在临潢府勾心斗角,不如积攒战功,掌控兵权。等到王上反应过来,后悔自己的决定的时候,一切都晚了。”

    耶律南的话得到了萧凤岐和齐志峰的赞同,自从来到边关之后,回看自己曾经的所作所为,总觉得过去的自己有点缺心眼儿,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他们也说不太清楚。

    结束了实练,耶律南、齐志峰和萧凤岐依次进入了大帐,早已等候在帐中的密使第一时间将沈茶的密信递到了耶律南的手里。

    坐定之后,耶律南打开那一卷薄薄的纸,很认真的看着里面的内容,看完之后,整张脸比锅底都要黑。

    “阿南?”齐志峰一直注意着耶律南的表情,看到他这个样子,微微一皱眉,“出什么事了吗?”

    耶律南看看齐志峰,又看看同样一脸疑惑的萧凤岐,朝着帐中的仆从一挥手,让他们退下,并吩咐自己的亲卫守住大帐,不许任何人靠近。

    等到大帐里面只剩下他们三个人,耶律南朝着齐志峰和萧凤岐露出了一个不怀好意的坏笑。

    “脱衣服!”

    “啥?”

    二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们没想到耶律南会说出这样的一句话。

    “你再说一遍!”齐志峰站起身来,往耶律南的方向走了两步,“你让我们干嘛?”

    “脱衣服!快点!”

    齐志峰回身看向萧凤岐,两个人心里同时在想,这人是不是疯癫了?怎么看完一封信,脑子就突然坏掉了,意识也不清楚了,大冷天儿的是想要冻死他俩吗?

    看到这两个人的样子,耶律南心里明白他们是误会了,但现在他还不能解释,因为不确定这两个人是不是有嫌疑的。所以,他敲了敲椅子的扶手,示意两个人不要磨蹭,赶紧该干嘛就干嘛。

    齐志峰和萧凤岐一看这是绝对躲不过去了,倒也很干脆,都是大男人,也没什么可避嫌的,脱就脱吧。

    耶律南一直盯着他们两个人,在他们的身上打量了小一盏茶的工夫,上上下下、前前后后都看了好几遍,确实是没发现沈茶在信里面画的那个图案,这才松了一口气,让两个人重新把衣服给穿好。

    “阿南,你今天可要好好解释一下,没事……”

    齐志峰的话还没说完,耶律南就把沈茶的密信送到了两个人的面前。

    “看看吧!”

    在他们两个看密信的工夫,耶律南也不含糊,把自己的衣服脱了,很坦然的让他们两个检查。

    亲眼验证了三个人都跟澹台家、黑甲营没有任何关系,这才围坐在一起,商讨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事发突然,我们现在必须要打破原有的立场,建立一个新的联盟,来对抗这个强大的势力。”耶律南指着已经被烧成灰烬的密信,“这已经不是什么耶律家、萧家的争斗了,也不是和夏、金之间的纷争,我们要面临的这个局面要比这些更严峻。”

    “这可真是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完全没想到的事,好端端的冒出来这么一个强大的对手。”

    沈茶的密信给了他们当头一棒,没有人料到,暗中还隐藏着这样的危机,现在谁还内斗,谁就是天底下最大最大的大傻瓜,最大最大的缺心眼儿。

    “但是,如果真像小茶姐姐信上所说,他们为什么还不动手?”齐志峰很不解,他指指自己,指指耶律南,又看看萧凤岐,“平心而论,我们几家这些年可没少折腾,是不是?”

    “这难道还不够吗?”耶律南和萧凤岐异口同声的说道。

    “你俩这是什么意思?”齐志峰被他俩搞得是一头雾水,“是说,我们这些年的折腾,是他们搞的鬼?”

    “难道不是吗?”萧凤岐挑挑眉,冷哼了一声,“太后还在的时候,我们几家的关系虽然不睦,但也不至于发展成如今的这个模样,族人更不可能干出行刺使团、妄图引发夏、辽战争的蠢事。这要是没有人挑唆,是绝对不可能的。”

    “沈将军有句话说的很对,人一旦有了私心,就是有了弱点,就容易被利用、被攻击。”

    “就是这么回事,而且我们争斗了这么多年,根本用不着挑拨,只需要给我们献计献策就行。”萧凤岐点点头,一边说一边回想着自己认识的人当中,是否有人的身上有这个标记。想了好半天,也没想出来。“照密信上的这个说法,标记一般在手腕内侧或者脖颈下方,但我的印象中,是没有见过的。”

    “我们认识的人没有,不代表身边的人没有,他们的家世不一定有多显赫,地位不一定有多高。”耶律南挠挠下巴,“但越是这样,越难查。如果我们大张旗鼓的去查,很容易打草惊蛇,给对方造成一个出逃的时机。如果我们不查的话……”

    “既然我们知道了,就绝对不可能不查。”萧凤岐摆摆手,“这个祸患必须要铲除得彻彻底底,否则,不要说我们了,我们的子孙后代都要受这些人的制约。”

    “我们应该有个先后顺序,有个轻重缓急。”齐志峰轻轻敲了敲桌子,“应该先从王宫、重臣、贵族以及个边关开始查起,只要查出来有问题,就要立刻羁押,不给他们喘息的时间。”

    “还有,这个事需要提前知会王上,临潢府那边必须要得到他的支持,否则,我们想要在临潢府查验王宫、重臣、贵族府邸,那就是天方夜谭了。”萧凤岐跟着补充道,“对了,世子的身上是否有这个标记?他是否值得我们的信任?”

    “阿岚身上没有,王上也没有,这个是可以确定的。沈将军的密信送到了临潢府,直接递到了王上的面前,相信王上一定会予以重视的。”耶律南重重的叹了口气,“无论如何,这份人情我们算是欠下了,到时候应该怎么还,看的就是我们的诚意了。”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Copyright (C) 2020 笔下文学网(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笔下文学网提供网友发布的玄幻小说,武侠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历史小说,等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TXT阅读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作品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及书库评论均属作者或读者其个人观点和兴趣,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