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把新供出来的名单单独挑出来放在一边,沈茶又继续翻看这份口供,他们的供词很多,基本都是这些年在西京的所作所为,让她比较关注的有三件事,而这三件事相互之间又是有极大的关系的。

    “泄露宁王叔身世的,不单单是宁王府,还有老夫人身边的丫头,以及宫中的那位贵妃娘娘。”

    “我娘的丫头?贵妃娘娘?”宁王殿下微微一皱眉,“小茶,仔细说说。”

    “是,根据口供所述,老夫人身边的丫头只是澹台家买通的眼线,并不属于澹台家,也不属于黑甲营。”

    “卖主求荣的东西?”看到沈茶点头,宁王殿下冷笑了一声,“母亲身边总是会有这样的人出现,不稀奇。”

    “为何?”沈茶和金苗苗都很好奇,“这不是一次两次了?”

    “因为跟父皇的这段情,母亲的处境比较尴尬,在她身边安排眼线的人也多。母亲心里很清楚,但又不能说什么,因为她没有那个立场,同时又担心会给我惹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宁王殿下叹了口气,“母亲身边的丫头,包括贴身的那几个,都早就被人买通了,没想到,居然是澹台家的人。”

    “除了澹台家的人,应该还有别人。”代王爷看了一眼宁王殿下,“当初辰辰在朝堂上意气风发的时候,被不少人当成眼中钉、肉中刺,想要打击他的人非常的多。因为父皇、皇兄护着他,想要往宁王府派人不太容易,自然会动了歪心思。”他看看沈茶,“贵妃娘娘那边是怎么回事?”

    “贵妃娘娘本身没有问题,是她宫中的几个宫女,还有负责洒扫的小内侍都是黑甲营的人,跟老夫人身边的人不同,他们是黑甲营的死忠。当年宫里那场大火,他们也被烧死了。”沈茶轻轻叹了口气,“当年老夫人生产之时,被这几个人给瞧见了,但他们没看个真切,也不敢确定是怎么回事,后来还是老夫人那边的人先传出了消息,又被宁王府的人证实,这才坐实了宁王叔的身世。”

    “坐实了我的身世之后,他们才准备开始报复?”

    “是。”沈茶点点头,“但老夫人的过世打乱了他们的计划,不得已,他们把目标从老夫人转移到了薛伯母的身上。他们的理由跟先帝是一样的,认为宁王叔的出生,薛伯母才是罪魁。”

    “都这么说,但他们没有想过父亲、母亲是真心相爱,是……”宁王无力的摆摆手,“算了,现在再说这个也没什么用了,说说他们报复长姐的事,金国的那位大王子,应该就是最好的人选。”

    “说起来,我一直都很奇怪,老金王和大王子的生母,应该算是伉俪情深,老金王甚至在大王子的生母过世之后找一个跟她很相像的女人来以解自己的思念之情,可他如何舍得将自己和王后唯一的儿子送来帝国做质子呢?”沈茶放下手里的口供,伸手摸摸下巴,“现在这个疑问终于有了答案。”

    “老金王身边也有澹台家的人?”宋其云一惊,“这帮家伙还真是阴魂不散。”

    “这位大王子在西京的时候,我尚未出生,但后来知道这段故事的时候,也觉得很纳闷,当初老金王可就这么一个儿子,按理说应该是宝贝得不得了,怎么会送来西京呢?难道是派来做眼线的?”

    “辰辰,不单单是这么想,当时那位大王子留在西京的时候,朝堂上下不少人都是这样的想法,认为这是老金王的阴谋,表面上示好,私底下要做见不得人的事。”代王爷耸耸肩,“大王子确实是留下了一批暗探在西京,但这些年也清理得所剩无几,尤其是在金国易主之后,都被完颜萍的人取代了。”

    “根据口供上所说,大王子之所以会被留在西京,是因为他在宜青府捅了一个大篓子,彻底惹怒了老金王。”沈茶翻看了一下口供,“老金王亲眼目睹大王子辱骂他找的那个替身,而那个替身,当时已然怀有身孕,有了完颜喜。”

    “小茶姐姐,说不通啊!”宋其云轻轻摇摇头,“替身就是替身,老金王再糊涂,也不会因为一个替身对自己的亲儿子生气,更不可能把人丢到这里不闻不问,对吧?”

    “也不能说是不闻不问,否则,完颜喜出生的时候,也不可能急急忙忙的把人弄回去。”沈茶叹了口气,“大概老金王是在不知不觉当中,喜欢上了那个替身吧!”她轻轻耸耸肩,“但可以确认的是,撺掇大王子去针对那个替身的,就是黑甲营的人。何况,那个替身也不无辜,她是算准了会被老金王撞见,才会有那样的举动的。”

    “我就弄不明白了,这澹台家也好,黑甲营也好,怎么就这么厉害,算计人是一算计一准儿,被算计的人难道是猪吗?难道没有脑子吗?就这么着上钩了?”

    沈昊林和沈茶同时叹了口气,“因为软肋。”

    “软肋?”宋其云轻轻摇摇头,“什么意思?”

    “有了在意的人,就有了软肋,然后关心则乱,就会被有心人利用。”沈昊林解释了一下,“那些上钩的人,基本上都是这个样子的。”

    他一边说,一边站起身来,让梅竹把沈茶平时用的那个板子搬过来,在上面写了几行字。

    “在大夏,先帝和薛伯母的软肋是宁王叔,反过来亦然。”他轻轻敲了敲板子,“不管是用宁王叔来要挟先帝、薛伯母,还是用薛伯母、先帝来要挟宁王叔,大家都会有所顾忌,在反击的时候,会投鼠忌器。”

    “是这么回事。”宁王殿下点点头,“一旦涉及了我关心的人,我就容易犹豫不决。”

    “而薛伯母还有另外的软肋,就是武定侯府,她的丈夫和她的儿子。”沈昊林在薛侯夫人的名字下面写上了老武定侯和薛瑞天的名字,然后又画出一条线,写上了大王子的名字,“大王子不是软肋,而是不想提及的过去,想要埋葬的一段感情。”

    沈茶点点头,跟着补充道,“还有想要埋葬的,就是宁王叔的身世。”

    “澹台家搞清楚了这里面的关窍,逐个击破,也不是什么难事。他们心里很清楚,为了掩盖宁王叔的身世,先帝一定会除掉当年的知情人,薛伯母自然不会例外。但他们也知道,罪名绝对不能是跟皇室有关,所以,她与大王子之间的那段情就成了最好的借口。再加上完颜萍的插手,几方面的势力作用下,薛伯母的死就成为了定局。这样一来,澹台家的报复计划实施了,大夏皇室的丑闻暂时掩盖住了,而被他们推到明面上的完颜萍也如了愿,为她自己和她的父亲抢到了金国的王位。”

    “死一个长姐,让各方都非常满意。”宁王殿下冷笑,“真是一本万利的好买卖!”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Copyright (C) 2020 笔下文学网(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笔下文学网提供网友发布的玄幻小说,武侠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历史小说,等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TXT阅读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作品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及书库评论均属作者或读者其个人观点和兴趣,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