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言如玉眼睁睁的看着沈茶的护卫离开太后娘娘的宫中,没有办法阻拦,也不能阻拦。

    她赞同沈茶说的话,能决定她、伯爷,乃至整个淮阴伯府生死的,除了陛下之外,没人有这个资格,哪怕是太后娘娘也不行。

    回想过去十多年,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虽然没有为虎作伥,但也确实是为澹台家传递了不少的消息,即使这些消息跟西京城没有多大的关系,可仅凭这一点再加上知情不报,就已经是重罪了。

    她心里非常的清楚,当她走出这座宫殿,淮阴伯府将会彻底的成为历史,消失在众人的面前。也许日后人们再次提起淮阴伯府,就只能记住末代淮阴伯娶了一位花魁,而这位花魁是个心怀不轨的人。

    到了现在的这个地步,言如玉已经没有太多的想法或者奢求,能保住一家人的性命就已经是陛下、是太后娘娘的仁慈和宽厚了,她就非常的满足了。

    沈茶看着梅竹离开,目光重新落在了陷入深思的言如玉身上,从对方的这个反应,她可以得出一个初步的结论,淮阴伯夫妇是为澹台家提供了一些消息,但他们夫妇常年不在西京,提供的这些消息是否对澹台家有用,还需要进一步的探究。

    “陛下会怎么决定是陛下的事情,夫人担心也没有用,不如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出来,看看能否为夫人减轻一些罪责,这才是最要紧的。”

    “大将军说的是。”言如玉回过神来,朝着沈茶笑笑,“大将军想要知道些什么?”

    “从夫人认识淮阴伯开始说起吧!”

    沈茶看了一眼身边的宋瑾瑜和金苗苗,心知她们两个对这个故事更感兴趣一些,况且,她也很想知道,言如玉当年为何在众多追求者之中选择了一点都不出众的淮阴伯。

    “当年我成为了凤仪台新的花魁,一夜之间就有了很多疯狂的追求者,有自诩风流的青年才子,有一掷千金的富家公子,自然也有出身官宦的那些勋贵子弟,他们把凤仪台的门槛都挤破了,只为了见我一面。每天收到的礼物、收到的金银珠宝堆满了整整一层楼,甚至为了我专门建了一座小楼,只为了放置这些礼物。”言如玉轻轻叹了口气,捋了捋自己的鬓角,“凤仪台虽为青楼,但也是很有规矩的,但凡是花魁,都是卖艺不卖身的,这也绝了不少心怀不轨之人的想法,否则的话,不要说挤破门槛了,整个凤仪台都有可能被这些狂热的人们给挤塌了。可以说,凤仪台开了这么多年,没有任何一个花魁能有这样一份所谓的荣光,以至于凤仪台上上下下都觉得特别的兴奋,走路都是飘飘然的。”

    “但夫人并不为此感到高兴或者自豪,对吗?”看到言如玉点头,沈茶又继续问道,“这又是为什么?能得到这么多人、这么狂热的追捧,应该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

    “大将军有所不知,这些所谓的追求者,虽然嘴上嚷着自己是真心的,其实他们是最没有心的。今天为了见我一面,不惜花上重金,如果明天出来一个比我更有才、更好看的新花魁,他们会毫不犹豫的抛弃我,转而投向新花魁的怀抱,就仿佛我根本从未存在过一样。”言如玉看了看坐在阶上的三个女孩,又看看太后娘娘,“谁把这些人的话当真,谁才是真正的傻子。”

    “照夫人这么说,淮阴伯跟这些人是不同的?”金苗苗托着腮帮子,很有兴致的看着言如玉,问道,“他不是你的追求者?”

    “不是。”言如玉摇摇头,“不仅不是我的追求者,甚至对我的观感特别的差,准确来说,是我们两个谁也看不上谁,两看相厌。”

    “哦,欢喜冤家的故事!”金苗苗了然的点点头,“这样的故事虽然烂俗,但经常会在现实生活里发生。”

    “伯爷当年虽然在伯府没有什么地位,但胜在他母亲的娘家有钱,手头还是很宽裕的。老伯爷是那种只要不用伯府里的银钱,他就不太管家里的孩子到底在做什么,随便他交什么朋友都可以,只要不做出格的事,不丢伯府的脸就可以了。”提起自家伯爷,言如玉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意,“伯爷有两个交情很深的朋友,是他的同窗,一个是相府的长公子,一个是大理寺少卿的二公子。”

    “老相爷和原来的刑部尚书?”

    “是,二位都已然致士,他们的这两位公子也没有当官,一个整天游山玩水,一个开了家茶楼,日子都过得非常的悠闲。不过,他们跟伯爷的关系依旧很好,即使我们离开西京去了江南,还是有来往的。”

    “身为官宦子弟,能做出这样的选择,也是很难得的。”

    “是的,这二位是淡泊名利之人,从来不掺合朝堂上的任何纷争,只凭着眼缘和喜好交朋友。”言如玉笑笑,“我家伯爷虽然在伯府不被重视,但却与这二位兴趣相投,三个人能成为莫逆之交也是挺出乎意料的。也正是因为这二位,我和伯爷才有缘认识。”

    “他们是你的追求者?”

    “不是,相府的长公子喜欢的是跟我关系很好的一个小姐妹,所以,总撺掇伯爷和二公子去凤仪台。我的小姐妹对长公子也很有好感,但比较容易害羞,每一次长公子他们来,只要我没什么事,都要拉上我去见面。”言如玉笑了笑,“一来二去,就跟伯爷认识了。只是,席间的几次聊天,聊得并不是很好,虽然不至于不欢而散吧,氛围也不是特别的好。如果不是为了给我的小姐妹一点面子,好几次都差点拍桌子走了。我们两个谁都没有想过,会有心心相印、决定携手度过一生的那一天。”

    “那么是发生了什么,让你跟淮阴伯的关系发生了这么大的转变?”

    “因为伯爷救了我。”言如玉脸上的笑意更重了,“那个时候,追求我的人已经慢慢减少了,我可以自由出入凤仪台,不会被人堵住。有一天我带着自己的小丫头上街,想要看看有什么新鲜的东西,结果,遇到了几个小混混。虽然凤仪台的女孩都是会点保命的功夫,但不到关键时刻,还是不能展现出来,这也是掌柜的对我们的要求,免得暴露凤仪台的秘密,引来官府的追查。所以,遇到小混混的调戏,我们也只能躲躲闪闪,不能反击。就在小混混把我和丫头逼到墙角的时候,伯爷恰巧路过,打跑了小混混救下了我,并亲自把我送回了凤仪台。后来,我问过他,为什么不一走了之呢?毕竟那个时候,我们两个的关系非常的差。伯爷说,关系差是关系差,但绝不会眼睁睁看着我被人欺负而不管。”

    “哦!”宋瑾瑜朝着言如玉挑挑眉,“夫人对淮阴伯开始有了好感?英雄救美,美人以身相许,倒也是很合情合理的,算不上突兀。”

    “那段时间,其实是我过的比较痛苦的,不是因为追求的人少了,而是我想离开凤仪台,不想为他们卖命了。”言如玉收起脸上的笑容,“我的那个小姐妹,就是相府长公子喜欢的那个,因为违抗了掌柜的意思,被他们打死了,而我亲眼目睹了这一切。我当时在想,如果他们知道我跟伯爷在一起了,一定也会这样要求我的,我不想为外族卖命,所以打算逃走。”

    “你把这个想法告诉淮阴伯了?”

    “是,伯爷说,他要回南边去探望外祖母,可以带我一起走。我们都以为只要离开了西京,凤仪台就找不到我们,没想到……”言如玉轻轻摇摇头,“他们背后的势力竟然如此之大。”

    “他们找到你们之后,提出了什么样的条件、让你们给他们传递了什么样的消息才同意放过你们的?”

    “南边的官员调动的情况,还有……”言如玉停顿了一下,“每年的赋税情况。”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Copyright (C) 2020 笔下文学网(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笔下文学网提供网友发布的玄幻小说,武侠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历史小说,等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TXT阅读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作品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及书库评论均属作者或读者其个人观点和兴趣,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