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淮阴伯跟在传旨太监的身后进宫,一路上都是胆颤心惊的。

    他回想自己的一生,进宫的次数是屈指可数的,仔细算算,除了承袭爵位那一次受到先帝的亲自接见,其他的寥寥数次都是跟兄长们混进去赴宫宴的,每一次都是远远的看一眼高阶之上的至尊帝王,冷眼旁观着朝堂上的那些重臣、权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王爷们被众星捧月。

    那个时候,他总有这样的一种感觉,这些热闹都是其他人的,跟自己没有任何的关系。

    等到从热闹的宫宴回来,自己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再次回想,说是不羡慕那样的生活,那就是假话。

    但淮阴伯很清楚自己的斤两,他没有那个脑子,也不喜欢与人争斗,并不适合朝堂上的那些勾心斗角,若有一日不小心掺合进去,必然会是粉身碎骨的下场。

    所以,也就是在心里羡慕一下,该过自己的小日子,还是过自己的小日子,并没有什么非分之想。

    可惜,事与愿违,他好不容易看上的女子,却跟来历不明的神秘势力扯上了关系,为了自己心爱的妻子,他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与那些心怀不轨的家伙合作。

    他心里很明白,这样的合作是不会有好下场的,为了东窗事发时保住自家人的性命,他留了一手。

    淮阴伯伸手摸摸自己袖中藏着的那一沓证据,稍稍松了口气,从禁军、巡防营不由分说的围了伯府,他就已经把这些年留下来的证据揣在身上了。当时他就想着,一旦被抓去大理寺,用不着严刑拷打,他会直接认罪,同时会把这些证据交出来的。

    可没想到,陛下直接派人召他进宫,淮阴伯抱有着一丝丝的希望,或许情况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差。

    走了一路,就胡思乱想了一路,直到传旨太监提醒他已经到了御书房,淮阴伯这才回过神来。

    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冠,朝着守在御书房门口的小内侍点点头。

    “启禀陛下,淮阴伯到了!”

    “让他进来。”

    小内侍轻轻推开御书房的门,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让淮阴伯自行进去。

    淮阴伯又一次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官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躬身低头走了进去。

    这是他第一次进御书房,准确一点说,是第一次在御书房参拜宋珏,心里非常的紧张,紧张到屋里还有什么其他的人,他都不知道,直接走到了指定的位置,一撩前摆,跪倒在已经准备好的蒲团上,向宋珏行了大礼。

    “臣参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淮阴伯,你可知罪?”

    “臣知罪!”淮阴伯额头上开始冒汗,“臣罪该万死!”

    “哦?那爱卿不妨说说,你何罪之有啊!”

    因为生病,宋珏的嗓子有些沙哑,语调没有平时那么清亮,显得有些低沉,带了一些平日里不常见的威严。就是这种威严,压得淮阴伯有些喘不过气来。

    “臣……臣不该……不该……”

    “淮阴伯怎么结巴了?”宋其云看看神色有些疲惫的宋珏,站起身来走到御案之前,摸摸桌上的茶壶,朝着躬身站在旁边的小内侍招招手,“金大人是不是给陛下煮了一壶草药茶,煮好了没有?赶紧让人去催催,煮好了就送过来。”

    小内侍应了一声,快步离开御书房,去给宋珏端药去了。

    看着小内侍离开,宋其云晃晃悠悠的走到淮阴伯的跟前,居高临下的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

    “淮阴伯,抬起头来说话,总是这么躬着,一会儿再厥过去,本王还要给你找太医来救治。”

    “谢殿下!”

    抬起头、直起腰的淮阴伯喘了好几口气,那种眩晕的感觉才消失了,趁机环顾四周,才看清御书房里的其他人,除了御案之后、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的宋珏,站在自己面前、一脸轻蔑的望着自己的宋其云,还有坐在旁边一声不吭、板着脸、杀气四溢的镇国公和禁军大统领。

    “下官见过王爷、见过国公爷、大统领!”淮阴伯给三人行了礼,“王爷,臣……”

    “淮阴伯,你怎么知道陛下召你入宫,是问你何事呢?”宋其云凑进淮阴伯,轻声笑道,“心里有鬼啊?”

    “回王爷,臣……的确心中有鬼,不能否认。”淮阴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臣这一生,只做了这一件亏心事,每每想起也是十分的懊悔,但……”他苦笑了一下,“如若时光倒流,臣还是会做出同样的选择的。”

    “哦?为何?”宋珏颇感兴趣的问道,“只为了一个女子?”

    “但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这是臣一生的心愿。虽然臣的妻子出身并不好,但臣喜欢的也不是她的出身,而是她这个人。”

    “出身不是问题,谁也不会因为她的出身而嘲讽你。真正能让人看不起她的是,她的存在让你陷入了不仁、不义、不忠、不孝的困局,这才是问题的真正所在。”宋其云的表情很严肃,“当然,这不排除你打着你妻子的幌子,做这种大逆不道的事。”

    “臣不敢,给臣一百个胆子,也不会做这样的事。”

    “可是你已经做了。”宋其云一摊手,“无论你的初衷是什么,事实都已经摆在眼前了,你就是向他们传递了消息。对此,你有话可说?还是要辩解什么?”

    “臣无话可说,也没有可辩解的,臣认罪。”淮阴伯从袖口抽出已经准备好的证据,双手捧着,恭恭敬敬的呈交给宋其云,“这是臣留下的存档,都是臣这两年为那个神秘家族传递的消息。”

    “哟,淮阴伯还有这一手,本王颇感意外啊,真是好手段呐!”

    宋其云看了他一眼,伸手拿过那厚厚一沓的证据,自己也不看,转身走到御案之前,放在了宋珏的面前。之前沈茶已经派人送来了言如玉的口供,两相对比一下即可。

    “王爷谬赞,臣当时没想过这些,只是觉得应该把这些留下来。臣之前所说丝毫不假,不敢背叛大夏,也不敢背叛陛下,但当时情势所迫,不得已为之。”淮阴伯再次叩首,“臣万死不能赎此大罪,只求陛下看在臣主动承担罪责,交代自己罪行的份儿上,饶过罪臣的妻女,臣死而无憾!”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Copyright (C) 2020 笔下文学网(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笔下文学网提供网友发布的玄幻小说,武侠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历史小说,等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TXT阅读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作品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及书库评论均属作者或读者其个人观点和兴趣,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