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林雨潇潇 > 第四一九章 石壁草亭

第四一九章 石壁草亭


    董七郎没有将眼睛随着老人的进屋而进屋,而是朝房子四周打量,感觉这小屋所处的位置真不错,就建在这大山脚下,坐南朝北。

    这里正好较平缓,还有山林草地,真是一处养老基地,假如自己以后老了,什么都做不了了,能够有这样一个地方养老,那真是过神仙的日子。

    正想着,听身后老人说道:

    “小伙子,甑子里还有昨天蒸熟的几个馍,你看喜欢不喜欢,我锅里还有半截腊猪蹄,也给你。出门在外,谁还顶个锅一路。”

    董七郎回头,见老人一手拿了三个黄色馍馍,一手用筷子穿了一段猪蹄,正在对他说话。

    董七郎没想到老人如此大方,也不好意思白白享用老人的东西,将自己身上的几张钞票掏出,裹成一卷,悄悄塞进老人的衣兜。

    老人耳聋眼花,也没看见,双手还在寒风中递送着三只馍和那段香喷喷的猪蹄。董七郎赶紧双手将那馍和滴着猪油的猪蹄接过手,连连点头道谢。然后走了回来。

    这是在远山之中,董七郎见四周无人,便施展他的踏雪无痕的天山轻功,赶到和鸽子分开的地方。

    那鸽子一见他到来,便在那里咕咕地欢叫。他将馍给了那鸽子一个,又将猪蹄上的精瘦肉撕一些下来,放在掌心,那鸽子一口口全都啄食干净。

    董七郎和鸽子都吃饱了,便继续赶路,他见无人的地方,便施展轻功,如有人的地方,便装作迷路人或上山采药的采药人。

    这样也好,他和鸽子都得到了休息。到得傍晚,鸽子引他来到一个地方,只见此处水声潺潺,鸟鸣幽幽,好一处仙境所在。

    循水声鸟叫声往前走,这时,那鸽子也不再飞行,就停在董七郎手掌。

    走约二三里,眼前兀立着一高逾百丈的陡峭石壁,在石壁下方有一方圆几丈的巨石,这巨石平整光滑,犹有人精心打磨过一般。

    更让人惊奇的是,那巨石上还有几行字,每一字都深入巨石逾五寸。看那字的结构和行笔走势和圆润程度,不像是雕刻工匠所为,每字都挺率性。

    董七郎是上过初中的人,粗通文墨,见那几行字好像一首诗,是否是诗,他也说不上来,见那几行字的内容是:

    “酒中捞明月,壶里有乾坤,为何不醉?众人笑我昏,我笑世人昧,皆是昏醉;品酒不喝酒,想醉不醉;懂酒不懂醉,越懂越装;懂我来,懂我去,留得全副身心喝酒去。”

    下边还有一个像题款的几个字:

    “新悟八大山人,酒色财气。”

    等董七郎看完这内容,不知何时,这手中的鸽子已经飞走了,不知去向。

    董七郎抬头向石壁上望,突然发现那石壁间还挂有一草亭,这草亭离石壁脚有二十多丈,好像是用几根木桩从石壁中伸出,用几块木板还是石板作底,上只几蓬衰草,在寒风中瑟瑟而立。

    在草亭处仿佛有一个山洞,由于距离高且远,董七郎看不太清楚,

    正在这时,他听到了几声“咕咕”声,这不是刚才手中的鸽子发出的声音吗?什么时候飞到草亭上去了,董七郎感觉这鸽子在向自己发出邀请,他准备上草亭一探究竟。

    正欲动身,董七郎心中一凛,难道这就是江湖中传说的新悟八大山人所居之处。只听说此处外人都不得,但凡来此处的人,几乎没听说有人能全身而退,能够少一只耳朵,缺一只胳膊出去,就算不幸中的万幸。

    这是个什么地方,为何大家的传言如此恐怖,这里住的是些什么人,他们为何如此残忍,是真残忍,还是江湖武林人士有意抹黑。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既来之,则安之。还为了那一张神秘的纸条,也便要来闯一闯。董七郎打定主意,今天这里就是龙潭虎穴,也要去看看。

    他再次检查身上的装备是否带好,便施展武林人士常用的壁虎游墙功,从石壁脚向上攀登。这壁虎游墙功,得看个人的轻功高低,而轻功高低很大的程度又要看你内力的高低。

    董七郎的内力自从他喝了天山白蛇的血,又得到天山武林绝顶高手詹天龙的传授,苦练天山纯正内功,现在董七郎的内力已跻身武林一流顶尖高手之行列,岂可同日而语。

    董七郎如一只壁虎,双手双脚就像贴在了石壁是,“嗖嗖嗖”几下,便蹿到了那草亭之上。

    未到草亭,便闻见一股酒香。到得草亭,亭上衰草没有几根,露出了几根粗大的木头,一根横木上吊着三个字:

    “醉卧亭”。

    见一个胖大和尚正在亭上睡觉。这和尚的睡姿也很特别。

    你看他不用枕头不用席,身下是几块木板,起先董七郎 在下方往上看,猜测不是木板便是石板,那是他所看的角度,刚好看不清是啥材质。现在到了近处,才认出来这是用木板铺就的草亭底。

    这和尚翘着二郎腿,下面一只脚脚尖着地,还用了一只手撑在后脑勺。这只手手肘支木板,半曲着,手掌托着他的圆如西瓜的大脑袋。

    那庞大的身躯,少说也有二百多斤,就只有左脚脚尖和右手手肘支撑,真是匪夷所思。这和尚看上去年龄也不是很大,也就五十岁左右,奇怪的是头上没有香疤,自然不知道他是哪里出家的和尚,更不知道他的级别高低。

    更让人惊讶的是,这和尚没穿僧衣,裸露上身,如弥勒佛般睡着了。

    这可是寒冬腊月,还在石壁之上,一般人连衣服都不敢少穿,他居然就这样睡着了。怪,真是奇怪!董七郎知道遇上了奇异之人。

    这时,他看见了一路给他带路的鸽子就停歇在和尚的大肚子上,见到董七郎到了草亭,那鸽子又欢叫两声,好像在说:

    “不错,不错,这么高的地方都上来了。”

    在和尚庞大的身躯之后,有一个一人高的山洞,宽度却不宽,只能让一人通过,如是眼前这登上胖大和尚进出,还得小心,最好得侧身。

    山洞顶上三个字:杜康源,没用油漆也没用其他涂料,虽有四五指深,且写得苍劲有力,但在石壁下方几乎看不见。

    没见有酒坛之类盛装美酒的容器,难道这酒香是从和尚的身体发出的,还是他打呼噜打出来的,董七郎在猜想。

    董七郎不敢随便惊动这和尚,但既然来了,也不可能不问个清楚,他对那睡得正香打着呼噜的和尚说道:

    “大师,请问你是这鸽子的主人吗?”

    没见和尚睁眼,也听到他说话,董七郎又说了第二次。没见有任何反应,董七郎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他想干脆先下石壁,看这胖和尚有啥反应。于是他不卑不亢说道:

    “既然不欢迎,那晚辈先行告退。”

    他正要下草亭,这时一个沉闷粗大的声音说道:

    “既来之,则试之。是酒友,是朋友请先进去吟诗,是初逢,还是敌人,请先参观。晚辈想走,会有人送,不走,会有人留。能到醉卧亭,不进杜康源,定是人生憾事。”

    那声音突然提高了:

    “留要有资格,走要有凭证。小子,先试试有留的资格吧。谁让你是财迷老儿引来的,我酒山翁可看不上,不愿管闲事。”

    “什么,这便是酒山翁?”董七郎心中一怔,“以前听师傅说过,在江湖中有不少奇人异士,如几乎不涉足江湖的新悟八大山人,便是极厉害的角色,每人都有一套特殊本领,以后在江湖上闯荡遇到八大山人要格外小心。”

    这些人亦正亦有邪,心里想杀人,谁也拦不住。其中师傅就说到了酒山翁,还有其他七人的名字。

    据说这八人按照酒色财气各在四个地方,平时不在一起,但这八人的关系是性格各异,又是志趣相投,是生死之交,反正是八个怪人。

    愈是强敌,年轻的董七郎愈是有斗志,他双手一拱,对未睁眼的大和尚说道:

    “敢问大师,你这杜康源要何人才来得,要留下又要何资格?我董七郎想看看。”

    “好,小子勇气可嘉。酒童先带他参观了解。”

    那胖和尚打着呼噜说道。

    董七郎还在想,刚才这和尚叫什么酒童参观了解,是让人带我参观吗,怎么没有见人到来。

    这时,一个童音在里面传来:

    “什么人要进来送死?请往里走五十米,往左拐走三十米,先到绝望潭,再到天灯廊参观。”

    董七郎想,这里的人真奇怪,听这声音,应该是个小孩,怎么说话都这样不客气,如此霸道。但先到里面再说,看这绝望潭,有多绝望,这天灯廊是如何点的天灯。

    他双手一拱,对向前的胖和尚说道:

    “那晚辈恭敬不职从命,就斗胆进去了。”

    “想吃我的肥肉肉,可没那么容易,这财迷老儿,尽想算计我,还不快飞回去,向你的主人报告?”

    董七郎正往里小心翼翼走的时候,那个胖和尚在说话。听这内容,应该是对肚子上的鸽子说的。董七郎心想,难道这鸽子的主人不是这胖和尚,还另有其人?

    董七郎没时间去多想,继续往里走。这时,他又听到那个童声响起:

    “任逍遥居士,仙翁说,你吟诗的速度与深度还有所欠缺;空智先生,你酒量有些许进步,可以到吟诗壁了,但这一次有重要客人来访,请见谅,都请下次再来。”

    这一次,这个声音比上次还尖细,但还是能听出是同一个人在说话。

    “任逍遥,空智,这是逍遥派的掌门任逍遥和武当派的二当家空智大师吗?他们怎么到这里来了?说什么吟诗,什么酒量,难道这二人也要有资格才能到此?”

    董七郎在心里揣测。他继续往里走得几米,便见到一个岔道,左边石壁上三字“绝望潭”,右边石壁上三字“浅醉厅”。 (http://www.bxwx123.com/novel/y3T24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xwx123.com。笔下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bxwx123.com/